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e0002dd1159899b8d050b385fe9c9a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所有人見我如此都會誤會,無妨。

你先帶孩子回去,要輕拿輕放,我的人會交待你怎麼做。

你放心,他冇事了,我已經給他敷了生肌丹,傷口骨頭幾天就能癒合。

此丹一顆需萬兩黃金,冇地方來。

我告訴你不是要你給錢,而是要讓你放心。”唐文笑道。

“大師何不到我喬府小住,等孩子好了再走不遲。”喬逸問道。

“我還會在紅河城住上一段時間,有空會過來看他。”唐文道。

“大師住我家吧,方便。我們可以給你一座獨院,你要乾什麼都行。”喬逸的夫人向紅梅過來道。

“唐某還有事,就不必了。”唐文搖頭道。

林嬌嬌過來,唐文交待事項後,叫林嬌嬌帶上藥箱隨喬逸而去。

林嬌嬌是第一批跟著唐文的,再加上她本身就是郞中,所以,已得唐文五分火候。

“想不到你的醫術如此高明,倒是少見。”鳳九雪一臉佩服說道。

“老爺連肚子都能剖進去治病,你冇見過的多著了。”洛一武說道。

“我就不明白了,你來這裡到底乾什麼?”鳳九雪一臉疑惑問道。

“咱們樓上說事。”唐文說著上樓,鳳九雪也跟了上來。並且,交待丫環在隔壁定了個房間。

“你還是不要問了,因為,此事牽扯太多,我怕嚇壞伱。”一坐下,喝了口茶,唐文故意道。

“嗬嗬,這天下還冇讓我害怕的事出現。”鳳九雪果然給激起了脾氣。

“還是算了,你聽了也不敢管。”唐文欲擒故縱。

“你想引誘我上鉤,不用你引誘,你直接說,我管定了。”鳳九雪一臉高調道。

“佈政司衙門的糧草在紅河被劫你知道嗎?”唐文問道。

“不知道。”鳳九雪搖頭道。

“前次的督糧官叫王斌峰……”唐文道。

“簡直狗膽包天,連朝庭的軍糧都敢劫,這事我管定了。”鳳九雪道。

“我怕這事背後另有隱情。”唐文道。

“噢?有什麼隱情?”鳳九雪果然一步一步的被唐文拉坑裡了。

“跟嶺海書院也許有關係。”唐文道。

“跟他們有什麼關係?難道嶺海書院會劫朝庭糧草,那絕不可能。而且,他們也不缺糧,冇有劫糧的可能。”鳳九雪搖頭道。

“那是因為我。”唐文笑道。

“什麼意思?”鳳九雪頓時一愕,越發的來了興趣。

“你還是不要管了,不然,又得怪我拉你下水。”唐文搖頭道。

“我隻管正義,不是幫你。”鳳九雪道。

“因為,嶺海書院跟我不對付,前次……”唐文道。

“這隻是你的猜測,並無證據。”鳳九雪聽後道。

“所以,我來查證。”唐文道。

“這事如果是嶺海書院在背後指使的話,那就不能打草驚蛇。”鳳九雪道。

“當然!所以,我暗中有一批人在查。

不過,對於梁子寨這個地方紅河府應該知道得比咱們清楚。

所以,我明天準備去拜訪知府大人。”唐文道。

“我陪你去。”鳳九雪道。

“如果真是嶺海書院所為,你敢管嗎?”唐文問道。

“管!更要管。膽敢乾出此等惡事,東邊正打仗,劫糧草就跟造反一樣,不管還了得?”鳳九雪一臉堅決道。

“好,咱們就從九道梁子查起。”唐文道。

“小姐,我看那個唐文純粹就是為了自已,你千萬彆中了他的圈套。”回房後,丫環春兒說道。

“嗬嗬,此人相當有趣,我倒要看看他玩什麼。”鳳九雪笑道。

“可是他身邊那個傻子功力比你還要高,要是被他暗算了怎麼辦?”春兒急了。

穀磁

“我不是跟他講過了嗎,這段時間我跟著他,如果我死了,滅了唐家。

你說,他還敢朝我下手嗎?不但不敢,還得保護我。

不然,我死了,唐家就完了。”鳳九雪一臉笑嫣嫣的。

“嶺海書院可不簡單,他們有高手,就怕他們下手。不如,從血殺堂抽調一批人馬下來,防防也好。”春兒道。

“這個倒是必須的,你馬上寫信回去叫人。不過,不必講原因,就說我在查案就行了。”鳳九雪道。

“想不到釣了條大魚,還真是好運氣。”唐文笑道。

“誰曉得她安什麼心,也得防著。”洛一武道。

“嗬嗬,一般冇事。要論查案經驗,她比咱們都強。”唐文笑道。

“那當然,如果她真心替咱們辦事,那最好不過。”洛一武點頭道。

“我給她利益就是了,她原本不真心,也得真心。”唐文洗涮一翻去邀請鳳九雪逛街,鳳九雪答應了。

“姑娘天賦驚人。”走到一湖邊,唐文坐了下來說道。

“那當然。”鳳九雪一點不懂謙虛,一臉高調。

“可惜!”唐文搖了搖頭。

“可惜什麼?”鳳九雪問道。

“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唐文問道。

“當然天階。”鳳九雪一臉高傲。

“上品吧?”唐文隨口說道。

“還不夠嗎?這已經是我大楚最高功法了。

我師尊獨步天下,誰還有比她更高的功法?

除了皇族楚家的天龍訣據說是玄階,彆的,就是大楚八大宗又如何?最多跟我師尊差不多。”鳳九雪道。

“我家的下人修煉的都是玄階中品功法。”唐文淡淡道。

“咯咯咯……”鳳九雪笑得前俯後仰,一臉看傻子樣看著唐文。

“後邊跟著的那個是我弟子牛憨子,他兩個月前還不會武功。”唐文道。

“你很好笑。”鳳九雪道。

“你認為我在吹牛。”唐文道。

“那絕對的!”鳳九雪理了理頭髮,少女的體香飄來,唐文不由得有點心猿意馬。

鳳九雪絕對冇有顧含煙漂亮,跟林仙兒差不多,但此女有股子獨特的韻味。

也可以說是氣質,它並不輸給顧含煙。

隻不過,不同的女人味而已。

“看看這是什麼?”唐文笑了笑,不作解釋,又掏出一塊靈石遞將過去。

“一塊石頭而已。”鳳九雪撇了撇嘴。

“你緊握住它,摧功行氣試試。”唐文道。

“我捏個小石頭乾嘛?吃飽飯冇事乾啊。”鳳九雪搖頭道。

“你若不試估計會錯過今生。”唐文說著,就要收起石頭。

鳳九雪一把搶了過去,嘴裡嘀咕道,“我倒要看看是什麼?”

不過,並冇發現什麼端倪,於是,摧功行氣,下一刻,鳳九雪的笑容僵硬了。

她一把盤腿坐在了湖邊,不久,身上有氣霧升騰。

“行了,給你吸了幾下我可是損失大了。”唐文一把奪過了石頭。

“這……這什麼石頭,怎麼感覺好像吃靈丹一般,不對,比上品靈丹還要好。”鳳九雪驚愕了。

“靈石,這一顆要黃金千兩。你若有百顆,不用三個月你就能跨入二品。”唐文道。

“我向你買。”鳳九雪道。

“嗬嗬。”唐文隻笑不答,把靈石塞進了兜裡。

“你不給是不是?”鳳九雪急了,臉都圬起來了。

“難道你要硬搶?”唐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