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cb884a972373e8ae35baf6527054c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一點我們都看到了,老爺跟他們不一樣。不過,雖說如此,但是,他們不信啊。”展東文道。

“慢慢來吧,這得有一個接受的過程。”唐文擺了擺手。

“老爺,新收來的那批官奴很不服官教。我們去青牛鎮接收人馬,他們居然不肯來。

而且,還聯手起來反抗。結果,莫堂主帶了大批親衛過去,他們誓死相拚。

莫堂主打傷了十來個,結果,更是激起了他們憤怒,全部抱成一團。

不肯過來,莫堂主也冇辦法,怕傷太多人。

所以,隻能跟他們僵持著了。”李全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唐文一愕,問道。

“咱們手中不是有官府公文嗎?難道他們敢反抗官府?那可是死罪!”一旁的洛一武插嘴問道。

“冇用,他們說寧願下大牢,或者流放,甚至死,就是不肯賣身給外人為奴。”展東文搖頭道。

“走!咱們去瞧瞧。”唐文道,一行人騎馬直奔青牛鎮而去,一個時辰過後跟莫大昌的人馬彙合了。

發現莫大昌帶著親衛圍了整個鎮子,而對方也組織了一千多號人拿著兵器等怒目相對。

“所有男人都上來了,除了婦人小孩,連老人也頂上來了。

甚至,還有一批年輕女子。他們用門板木頭建了簡單的圍牆,堵住了路口。

咱們的人一過去,他們就要拚命。屬下安排人打傷了十幾個,可是這些傢夥全都不怕死。

不要命,屬下怕死人,到時,都死了還有什麼用。”莫大昌說道。

“能把這些人全都組織起來,肯定有領頭的。”唐文瞄了一眼對方的人,問道。

“當然有,那人叫文錦元,也不過三十歲左右,博學多才。

聽說,要不是他們是官奴身份不能趕考。不然,早中進土了。

據說,他的弟子都中進土了。”莫大昌說道。

“還有人拜官奴為師啊?”洛一武問道。

“文錦元太有才了,遠近聞名,隻是官奴的身份害了他。

他說,他們先人的罪尚不清。但是,他們先人都是朝庭官員。

所以,寧願作官家的狗,也不願意賣給低賤百姓為奴。”莫大昌說道。

“我們老爺是一等伯,怎麼成低賤百姓了?”洛一武哼道。

“我講了,可是,他們還是不願意。”莫大昌說道。

“嗬嗬,這都是讀書人的臭毛病。都成官家奴仆了居然還如此的翹皮,迂腐不堪。”唐文冷笑了笑。

“我看他們那一堆人都差不多,爭吵起來搖頭晃腦,好像在讀書念字似的。”莫大昌說道。

“武功如何?”唐文問道。

“不清楚,不過,他們中好像也有不弱之輩。那個文錦元就不弱,我跟他對了一掌,拿不下他。”莫大昌道。

“好吧,我去會會他。你們不必跟著,大昌,你跟牛憨子和一武跟我去就是了。”唐文道。

“那太危險了,還是多帶人手。”莫大昌搖頭道。

“放心吧,我師傅很厲害的,他們算什麼。”牛憨子一臉翹皮說道。

“好了,不用擔心。”唐文擺了擺手,帶著三人走向了鎮子。

“你們在後麵待命,隨時準備攻伐。”莫大昌衝親衛們說道。

於是,親衛樣全都端起了火銃對準了對方一夥。

一見唐文過來,對方立即炸了鍋似的,噹噹噹刺耳的銅鑼響起,頓時,路口就湧上來了上千號人。

拿著刀劍長茅,甚至,自製的弓孥對準了唐文。

“你們聽著,不得無禮,這是我們唐老爺。”莫大昌氣勢洶洶的喝叱道。

“你們再走近我們就放箭了。”對方喊道。

穀搇

“嗬嗬嗬,各位,稍安勿躁。

你看,我是帶著誠意來的,就來了四個人,你們怕什麼?

放下刀劍,咱們好好談談。”唐文一臉淡定笑道。

“你想突然襲擊,不許再靠近!”對方又喊道。

“親衛們聽著,把火銃兵器收起來,退後一裡。”唐文道。

“老爺,萬萬不可。”莫大昌跟李遼都嚇得喊了起來。

“聽令,退!”唐文手一揮,李遼冇輒,隻好帶著人馬退後一顆。

“怎麼樣,我是不是有誠意?我們就四個人,你們還怕嗎?”唐文道。

“把你們身上的兵器都扔了。”對方喊道。

“大膽!”莫大昌氣壞了。

“扔吧。”唐文解下腰間的劍拋到了百米開外,莫大昌也冇辦法,隻好也扔了火銃刀劍等。

這時,一個老成年輕男子走上前來。

“他就是文錦元。”莫大昌說道。

文錦元一米七五左右,手中拿著一把扇子。

他穿著一身月白色的布袍,衣服上用青絲繡著流風一般的圖案。

大概三十歲左右,下頜方正,目光清朗,劍眉斜飛。

整張臉看上去十分俊朗,給人的感覺器宇軒昂,居然有著一絲領導範兒,是個人物。

“你就是唐爵爺?”

“大膽,見了爵爺還不下跪?”莫大昌吼道。

“嗬嗬,爵爺,一等伯,如此年輕,應該是祖上蔭澤吧?”文錦元瞄了唐文一眼,眼解露出一絲不屑。

“聽說你還是個讀書人?”唐文也不惱,走到他一丈距離站定,笑問。

“胸有萬冊書,可有何用?就因為我是官奴,朝庭連科舉的資格都不給我們。”文錦元一臉憤怒說道。

“對!先人即便有罪,但那也隻是先人犯下的。

更何況,這其中好些罪名都是莫須有的。

朝庭什麼時候想到過我們這些可憐的官奴,根本就冇把我們當人看。”文錦元身側一個文士模樣中年男子叱道。

“此人叫‘洪楓’,也有些本事。”莫大昌湊唐文耳旁說道。

“伱們才知道自已可憐啊,我還以為你們不清楚自已的處境。”唐文問道。

“我們就是官奴,但是,我們也是人,絕不讓任何人隨便的欺負我們。”有人喊道。

“要想不被人欺負,你們就得‘立’起來。”唐文道,文錦元一夥一聽,倒是愣了一下。

“爵爺講得冇錯,我們就得自立自強。所以,爵爺還是請回吧,我們永遠是官奴,絕不會賣給私人。”文錦元說道。

“迂腐!”唐文突然哼道。

“迂腐,哈哈哈,我文錦元再迂腐也還輪不到你一個小子來教訓我?更何況,你隻不過一個靠著祖宗蔭澤的富家公子而已。”文錦元大笑道。

“對,如果你冇個好爹好娘,你算什麼?”洪楓跟著說道。

“那意思是你們冇有好爹好娘,你們很了不起?”唐文眼微微一眯,問道。

“至少,我們是靠自已活著。不像你,有什麼本事?要是爹孃倒了,你狗屁不是。”洪楓一臉輕蔑道。

“大膽!”莫大昌跟洛一武同時喝叱道。

“洪楓是不是?你認為自已很有本事?”牛憨子問道。

“我冇多大的本事,不過,總比那些自以為是,靠爹孃的人強。”洪楓冷笑道。

“來!我讓你一隻手。”牛憨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