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99a314694dff2790e5f22d2d9073f1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來,這個便宜師傅很劃算啊。

回到雲衣坊,發現超市的貨通了一半了。

晚上的時候,天淚老人的仆人項烏來了,遞給唐文一個虛空袋。

“不是說好兩個嗎?怎麼少了一個?”唐文有些滿的問道。

“你滴血認主,先看看再跟我說。”項烏一臉吊吊的說道。

唐文一臉狐疑的照辦,認主之後一瞄,頓時號了一驚。

“怎麼樣,冇虧你吧?”項烏哼道。

“不虧不虧,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極品虛空袋?”唐文問道,因為,這個虛空袋更大了,長寬高足有十丈,能裝下十層高樓。

“老爺說這是個奇蹟,他從冇煉製出過這麼大的虛空袋。不過,既然答應給你,他並冇有私留下來。”項烏道。

“嗯,把這個給他,算是補償。”唐文當即掏出幾顆手雷塞給了項烏。

“我能留兩個嗎?”項烏問道。

“我給你就是,這個給他。”唐文又掏出了三個給了項烏。

“多謝!”項烏那千年不變的臉此刻也露出了感激之情,朝著唐文抱了抱拳,大步而去。

嗬嗬,隻要能拿出你需要的,你就是塊石頭也會流淚……

睡了一覺,到醫堂,發現張太本滿頭大汗,忙得不可開交,而藥堂的大廳裡坐滿了候診的病人。

“師傅,你可是回來了,再不回來弟子得累死了。”張太本說道。

“唐大師,你走的這段時間張藥師成功動了十八台手術。”十二級藥師李廣勝笑道。

“不錯啊,過段時間你都可以出師了。”唐文笑道。

“老師這是哪裡的話,還遠著呢。我隻是動動小手術而已,大的就不行了,還得老師你來。”張本太難掩得瑟的笑道。

“還有誰要動手術,報上來。”唐文道。

“弟子我已經檢查了一批,有十幾個等著手術。”張本太拿出了一個個檔案袋。

唐文檢驗了一番後,再給病人檢查了一番,立馬開始手術。

並且,對所有藥師開放手術室,讓他們觀摩學習。

張太本等第一批加入藥堂的藥師們已經稱得上是一個合格的助手了。

這些傢夥功力高,眼力準,下刀更快更精準。

所以,手術的效率比現代社會那些普通的醫生們高得多。

他們隻是缺乏現代醫學知識和藥品器材而已。現在經過唐文強化培養後,馬馬虎虎算是一個醫生了吧。

十天時間,唐文動了一百多台手術,當然,都是些小手術,不會危及到要害部位。

而烏雲朋已經把幾千畝地皮重新整合,劃出了超市擴建項目。

當然,唐文的商業城暫時無法動工,一來冇設計圖紙,二來也冇水泥鋼筋等。

目前建設重點還是在蘇梅三島,這邊隻能先擴大超市跟醫院了。

等今後有人有時間了,得在玄武城建水泥鋼筋廠,到時,有了原材料才能動工。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望劍山莊’的事也得暫緩。

唐文帶著五十萬顆靈石,二百萬兩黃金穿越回到楚國。

這其中有上品靈石三萬多顆,中品十萬顆,剩下的全是下品。

其中還帶了兩千噸穀子,上百噸藥材。

因為,玄武域的米有靈氣,比楚國的要好吃得多,藥材更好。

打開門後,發現還在船上。

穀霺

於是,唐文叫船靠岸,自已快馬加鞭趕回了蘇梅島把稻穀跟藥材卸了下來。

顧含煙跟藍雲兒居然都突破跨入了三品初期,不過,最令唐文驚喜的是牛憨子這個飯桶出關了。

神魔之體果然不同凡響,那傢夥一出關,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功力居然一舉跨入了半步二品之境。

顧含煙都傻眼了,當初說人家是飯桶,還埋怨唐文虧大了,這下子看來,是賺大了。

“多謝師傅!”牛憨子朝著唐文低頭就拜。

“嗬嗬,不錯,不虧我日廢千兩。”唐文笑道。

“千兩?”牛憨子一臉慒的看著唐文,冇懂。

“你個飯桶,老爺每天給你多少靈石靈丹,還有伱的飯,你每天花了老爺一千兩懂嗎?到現在,花在你身上的銀子好幾萬兩啦。”顧含煙哼哼道。

“師傅!你對弟子恩重如山,比俺親孃還要親。”梆梆梆……牛憨子連叩了十幾個響頭,震得地板呯呯直響。

“好了,你再叩下去老子的山洞得給你震圬了不可。”唐文笑道,伸手一吸,牛憨子一震,立即鼓足力氣跟師傅較起勁來。

不過,唐文微微一笑,力氣加大到七成。

牛憨子臉漲得通紅,最後,還是被唐文硬扯將起來。畢竟,兩人差距太大了。

不過,牛憨子雖說纔剛跨入半步二品,但是,唐文感覺他的力氣足可以媲美二品中期,不虧是天生神力。

“哈哈哈,你以為你一個半步二品很牛啊,你師傅早就二品了。”顧含煙大笑道。

“師傅神人啊。”牛憨了一臉傻笑的摸著腦殼。

“含煙,馬上把咱們洞府中的靈石全部換成上品,還有,修煉塔中再裝修幾層出來,供弟子修煉。”唐文把靈石倒了出來。

頓時,彩光閃動,看得牛憨子一臉犯傻,“師傅,這麼多啊,得多少錢?”

“多是多,不過,咱們現在人也多,有武功的不下八千了,每人一顆就是八千顆,加上修煉塔,一個月下來就得耗費十幾萬顆。”唐文說道。

“家大人多,老爺你太辛苦了。”顧含煙一臉心疼。

“老爺,據大長老傳來訊息,千裡之外的海上已經開始漲潮了。

不過,漲得很慢,到咱們這裡估計還得兩三個月左右。

咱們三座大橋的橋墩已經完工,就等著鋪上麵的橫梁了。

老爺,橫梁什麼時候運回來?”展東文問道。

“還得十來天吧,不過,你跟他們講一聲,得加快買人的步伐。”唐文道。

因為,橫梁早就預訂好了,而土地指標也達到了,就差人氣這個指標了。

“咱們又新買到了一千人。”展東文答道。

“不夠,要儘快湊足兩千人。”唐文道。

“雖說現在到處災民,但是,大楚國前幾個朝代執行了幾千年的奴仆製,大批奴仆當豬狗一樣被主人宰殺。

那個時候,奴仆根本就不是人,跟豬狗一樣被圈養著。

甚至,有些東家老爺喜歡吃人肉,奴仆就當豬一樣被宰殺。

所以,大楚朝建立後,廢除了這種**的奴仆製。

但是,幾千年下來的奴仆思想影響下,絕大多數災民難民寧願餓死也不願意賣身為奴。

所以,戰狐組招人也相當的困難。

那些災民們除萬不得已,還是不願意賣身,就怕到時遭到前朝一樣的命運。”展東文說道。

“這的確是個問題,這是舊製度造成的後遺症。

現在已經大大改觀了,但是,虐待、甚至致死奴仆的事還是時有發生。

不過,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唐文能力有限,拯救不了世界。

但是,至少,能讓我唐家下人過上好的生活。”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