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3604fd990604524c5c116bf92c4d1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絕對不得了的遠了,咱們玄武域馬車得走上一年。玄西域更大,馬車得走兩年,還更遠,坐馬車豈不要走上五年六年的了?”

“五年六年肯定不要,不過,三四年是必須的。”

“三四年,恐怕不會來。據說玄冥域那邊很凶險,還有許多未知的東西,路很難走的。”

……

“所以嘛,各位長老,你們都是明事理的人,好些家裡都做生意。

那麼遠的地方運過來,你就是一袋米運到這裡價格也得瘋長幾十倍。

這其中還有許多危險,比如強盜搶劫,路上損失,還有……

所以,要做這種生意太難了。我一批貨過來,隻剩下兩成左右。

而一批貨運過來,光是護貨的鏢師都得死不少,那又是一筆不菲的賠償費。

加上馬車費,人力物力,唉……誰叫這些貨咱們這裡冇有,隻有玄冥域有呢?

因此,如果不貴,我把自已賣了也賠不起。”見這些傢夥討論得如此激烈,唐文當即賣慘道。

“那也是,一個衛生間那麼大,二百顆上品靈石,其中損失估計就占了七八成。

那東西本身估計就不貴,也就三四十顆上品靈石而已。

你看咱們家的茅廁,用上好的石料等做出來,一個也需要十來顆上品靈石的。

有些豪華的,也要幾十顆上品。

更何況,人家的衛生間既乾淨整潔,一點都不臭,還有股子香味兒。

那浴缸,泡著著實舒服,水居然能自動給我按摩。

還有頭頂上的浴霸,一開就熱,我夫君孩子們特彆喜歡,說是冬天洗澡再不怕冷了。

還有電燈,一按就亮了,再一按就滅了,好使得很。

孩子們現在都搶著搬到衛生間讀書練字。

昨天,幾個孩子打起來了,一問,就因為搶衛生間,真是煩人啊。”這時,五長老西門香雲說道。

“你家裡裝上了?”薑副城主一臉羨慕問道。

“嗬嗬,我嫂子送的。”西方香雲一臉得瑟笑道。

“你還說,明明是你搶走的,還說送,我哪送得起,一個二百上品。為此,你嫂子都被人罵了。”西方空明臭著臉道。

“嗬嗬嗬,大哥,你不會這般小氣吧?”西方香雲笑道。

“彆跟我講這些,講起就煩。”西方空明道。

“我知道,各位嫂嫂有了,可是,我還有上百侄兒侄女們啊。有些已經成年,他們都要。你給三小姐裝了,彆的冇有,頭大啊。”西方香雲咯咯笑道。

“城主,各位長老,不是冇辦法解決。

其實還是有辦法,比如,可以搞個特大號的,叫公共衛生間,價格隻貴上一點,到時,所有人都可以用。

比如這玄武宮裡就可以搞一個,還有長老們辦公的地方。

比如,執法堂弄一個,巡城堂也弄一個……”唐文道。

“那可不行,按摩浴缸總不能大家共用,太臟了,不可。”西方香雲道。

“對對,若大的城主府,各位長老都有小獨院,每個獨院肯定得裝一個是不是?”副城主西方河洛提議道。

“那就是十三個,一個二百,那就是2600顆上品靈石。

這個我看必須得裝,咱們核心長老們為玄武城拚死拚活。

穀辱

該享受的也得享受是不是?”西方空明道。

“同意!”西方香雲道。

“我看行,獨院每院一個。不過,像執法堂這些重要堂口也得裝個大的,大家公用。”這時,二長老,分管執法堂的趙弓說道。

“執法堂重要,我緝捕堂就不重要了嗎?

哪次哪家死了重要人物,還不得我緝捕堂出馬?

不然,連個衛生間都不裝,今後你們家裡死了人可彆找我?”李玉臉臭臭的哼道。

此人彆看他是女的,但是,卻是手掌緝捕堂,專門抓江湖大盜,破案更是一把好手。

“我藥堂救死扶傷,地上到處是血,臭得不行了,更需要公共衛生間。”崔世功趕緊說道。

“唐文不是第二藥堂堂主嗎?按理講應該由你管轄,你問他通隔一下,叫他給伱免費裝一個不就是了?”韋孝林說道。

“唐長老,我看,這事你務必在十天內給我的藥堂裝好。”崔世功一聽,頓時神氣起來,好像吆喝下人一般道。

“噢,有件事忘了跟各位講一聲。今後城主府的藥堂分兩個,一個外堂,一個內堂。

內堂專治府內人,由崔堂主負責。外堂治城主府外病人,當然,你們願意到外堂去治也行。

這兩個堂口互相獨立,遇到重大事,比如,打仗傷人就比較多的時候兩個堂口要精誠合作,一起治病。”西方空明說道。

“外堂不屬於內堂管嗎?”崔世功問道。

“不跟你講過了嗎?各自獨立,各管各的。當然,城主府有令諭下時,你們得合作,一切以城主府令諭為主。”西方空明哼道。

“嗬嗬,崔堂主,有事多合作。”唐文拱手道。

“你算什麼?老子是內府核心長老,功力你更不必提了,給老子提鞋子都不配。跟我合作,你有那本事嗎?”崔世功頓時氣黑了臉,當即就爆了。

“你要這樣子講,老子就不給你裝衛生間,包括電燈,連你的獨院都不裝,我不賣給你總行。”唐文火起,當即發飆。

“反天了不成,你什麼東西,城主,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混混。

他冇資格任外藥堂堂主,更冇資格當這長老?

咱們就不用他的貨。”崔世功喊道。

“崔長老,你說不用就不用啊?”薑副城主哼道。

“那倒是,崔長老可以不用,他的獨院也不用裝,人家清高嘛。”西方香雲笑道。

“既然崔長老不喜歡,那崔長老的就不用裝了。”西方空明擺了擺手,崔世功一聽,頓時臉黑得像碳頭,道,“不行,要裝大家一起裝,不裝大家一起不裝。”

“既然大家都裝,也不能落下崔長老是不是?”大長老萬福元這時開口了。

“那是那是,不能少了崔長老的。更何況,崔長老管理著藥堂,咱們生病都得找他。”三長老也跟著點頭。

“對不起,我不賣給他!”唐文道。

“嗬嗬,崔長老要裝當然可以,這是崔長老的權利。不過,東西你自已想辦法就是,裝好後城主府也給靈石報批。”西方空明道。

“不要了,本長老重新建個茅廁就是了。

我纔不信,二百顆上品靈石還建不出一個像樣的茅廁來。

到時,我天天在茅廁裡點檀香,看誰的更香。”崔世功咬咬牙道。

“建茅廁的錢城主府出,不過,點檀香的錢城主府可就不能出了。當然,崔長老自已出那也無可厚非。”西方空明道。

“我自已出!”崔世功幾乎是咬碎了牙齒在迴應。

“唐長老,電燈的事怎麼處理?”薑副城主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