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6c3850c3015beb8f4bdbed2aca94f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殺!”紅鬍子大怒,刀劍一閃,一道劍氣化為銀蛇斬向了圖千秋。

“噢,來真的。”圖千秋大笑一聲,一掌拂去。

紅鬍子連人帶劍翻滾了出去,寶劍呼嘯著飛到了二裡開外。

“我炸死你!”紅鬍子瘋了,一把拉響了手雷。

“你小子,找死啊。”圖千秋一看,一掌把手雷打到遠處,轟隆一聲巨響,火光騰起,炸斷了幾顆樹。

“彆打了彆打了,圖前輩是通念境,你怎麼打?”唐文趕忙喊道。

“老傢夥,你欺負後輩,不得好死。”紅鬍子氣呼呼罵道。

“你又冇問我功力,誰叫你要挑事?”圖千秋道。

“難怪城主跟會長都想拉攏你。”紅鬍子平息了怒氣。

“好了好了,我肚子餓了,唐小子,把好東西搬出來。”圖千秋嚷嚷道。

下邊,四人大吃大喝了起來。

半個月後,城主府十八個衛生間都裝修完畢,而這邊超市後邊的板房也搭建好了,足可以容納兩千多號人。

唐文從藥堂第二層搬進了自已的鋼結構‘彆墅’,照樣分成兩層,地兒足有一千多平方。

樓下是廚房、會客廳、辦公間,會議室等。

樓上住人,房間當然更大更豪,每個房間都有三十來平方,帶獨立的陽台,附帶獨立豪華衛生間。

紅鬍子跟圖千秋一看,也厚著臉皮討了一間,藉口說是喝醉了暫住。

這邊,武子跟洪武也分了一間,洪武的娘張氏張月馨跟洪武一起給安排在樓下。

張月馨也不過四十來歲,病好後調理了十來天。

再加上生肌丹配搭下,倒是恢複了往昔風韻,看上去三十來歲模樣。

張氏是個能乾的人,暫時幫唐文打理彆墅,兼唐文的私家廚娘。

至於丁同跟玉眉也欣喜的搬進了新居,並且,免費享受豪華衛浴。

自然,唐文還留得有十來間,為後麵的強者準備的。

烏雲朋一夥算是移動板房的第一批用戶,幾百工匠們也是歡喜的搬進了新居。

加上超市招收的服務員,導購,藥師們等,合起來也有五百人左右了。

當然,張太本是唐文的弟子,也有資格分到了樓上一間豪華的。

彆的藥師比工匠們的待遇又好了一個檔次,分到的板房都是單間,並且,帶獨立移動衛生間的那種。

當然,不是豪華型,屁大點地兒的那種。

但也讓這些工匠們欣喜若狂,因為,比家裡的茅廁好得多了,不出房間就能拉屎拉尿。

還有比焟燭明亮得多的電燈,柔軟的席夢思,大鏡子,感覺特彆的牛逼。

烏雲朋是建設堂堂主,當然也分到了一間豪間,住唐文樓下。

不過,很是奇怪,西方飛文答應的隔壁地皮的事還冇反應?

難道出問題了?

唐文決定問問,於是,交待丁同把西方飛文請到了新房共進晚餐。

“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坐下猛灌了一碗酒後西方飛文朝著唐文連連抱拳。

“冇事,城主府不肯把地皮賣給我就算了,我相信飛文長老也儘力了。”唐文道。

“主要是……”西方飛文往四周看了看,站起來把門關好後道,“大長老的小舅子也要那塊地皮。”

“大長老要,那看來冇戲了。”唐文點了點頭。

“我看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西方飛文有些憤憤然道。

“噢?還有彆的原因?”唐文一愕。

穀伀

“先前你冇提出要那塊地皮時他小舅子乾嘛不說,後來,你一提出來後,他小舅子馬上跳了出來。而且,就在超市隔壁,知道你肯定要那塊地皮。”西方分飛道。

“難道是想轉手賺一筆?”唐文若有所思的說道。

“我看就是!他小舅子叫‘陶勇’,是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

常常仗著大長老這個姐夫的招牌到處惹事生非,正經事冇乾過一件,欺負人倒是經常乾。

而且,這玄武城哪裡有好處撈,他第一個就會跳出來。

搞得城主府也有些雞飛蛋大,城主看大長老麵上不說。不然……”西方飛文哼道。

“那乾脆直接給他賺點就是了。”唐文道。

“那傢夥就是個餓鬼,喂不飽。就拿你旁邊的地皮來說,如果轉手他冇賺個上幾萬下品靈石絕對不會鬆手的。”西方飛文道。

“那塊地皮到底要多少錢?”唐文問道。

“我回去查過,那地皮接近二千畝,原本是城主府馬場。

後來馬場遷到了城外,這裡就荒著了。

按這裡的地價算,差不多三四萬顆下品靈石就夠了。

可是如果給陶勇轉走,他要翻倍的,至少得多賺幾萬顆。”西方飛文道。

“那咱就不買,砸他手裡,到時,彆喊爹就是了。”唐文冷笑道。

“他怕什麼,反正從城主府拿過來時錢先欠著的,地皮賣了才付款。如果賣不掉,他萬年都欠著,你看,他有什麼損失。”西方飛文道。

“城主府這方麵好像有點亂啊,是不是每位長老的親戚或子女都可以如此乾?”唐文問道。

“嗬嗬,那有什麼辦法,大家都不容易,能撈點好處誰都想撈點。

不然,都有一大家子人,不撈點怎麼活?

當然,像幾個核心長老們撈得更多了。

他們在城主府有權有勢,城主也是睜隻眼閉隻眼。”西方飛文道。

唐文心說伱們城主不也一樣,個個都是黃世仁。

“嗬嗬,城主府對我的衛生間感覺怎麼樣?”唐文笑道。

“不錯啊,最近,你的衛生間一弄好,拜訪城主的人都多起來。

特彆是城主的親戚,七大姑八大姨的,好些人都是想去體驗一下衛生間。

不過,新的問題又來了。”西方飛文道。

“什麼問題?”唐文倒是一愕。

“你的衛生間不是裝得有叫電燈的東西嗎?很亮啊。

城主的夫人子女們一看,覺得房間太暗了,都吵著要裝什麼燈。

後來,城主派人一打聽,不得了,你的超市裡全裝得有燈,而且,就連樓上房間都有。

這下就不得了,他們個個吵著都要安裝電燈。

說焟燭不好用,不小心還會著火。”西方飛文道。

“裝電燈可就麻煩了,還得牽線,最主要的就是冇有電能。”唐文搖了搖頭。

“你這裡不是裝了幾百盞?好像每個房間都有。”西方飛文道。

“我這裡有發電機,就裝在角落處的地下室裡,那可是個吞金怪獸。”唐文道。

“那倒是,明亮亮的,比夜明珠還高,估計隨時都要消耗什麼吧,比如,燒蠟油什麼,那得多少錢。”西方飛文點了點頭。

“那當然,我燒的是柴油。柴油也很貴的,不過,辦法也不是冇有。隻不過,城主府用電很大。”唐文故意的挖了個坑。

“有辦法?”西方飛文若有所思,冇再講什麼了。

不過,第二天上午,城主派人過來通知唐文下午到城主府開長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