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22d40b0bb74fae0de59a00c2f506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們遠地兒搬來,肯定不是他們的。

不過,那地盤可能是無主之物。隻不過,米龍是占天揚的小舅,人家隨便的找個理由,把那塊地皮變成自已的了。

所以,拿著地契叫你走,人家背後又有城主姐夫撐腰,你能有什麼辦法?”唐文說道。

“誰說不是?那個鐵托跟我還有點交情,前段時間路過,請我到山莊喝酒才知道的。

剛開始他們還打了幾架,死了幾十個。

後來,城主派人下來處理了,鐵托能有什麼辦法,想辦法搬地兒啊。

可是一千多口子人,一時哪裡去找靈山秀水?

即便是有,也是有主的。人家要價不便宜,望劍山莊也買不起。”紅鬍子道。

“要讓他們搬過來也不容易吧?”烏雲朋道。

“那也是,人家好歹是個門主。搬過來叫什麼,加入唐門,人家馬上變成堂主了,誰也不肯的。”張太本道。

“望劍山莊應該很偏僻,搬到咱們玄武城來也算是進城了。”唐文想了想說道。

“你小子如果吃穿住用比他們的要好,又有修煉資源,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家也許肯定。”紅鬍子道。

“那前輩陪我走一遭怎麼樣?”唐文問道。

“少來,我哪有空。”紅鬍子翻白眼。

“十箱乾紅。”唐文道。

“一百箱。”紅鬍子道。

“五十箱。”唐文又道。

“算了,五十就五十,誰叫你小子倒是跟我投緣。老子都感覺快成你唐家跑腿兒的了。”紅鬍子不滿的道。

“給唐家跑腿有什麼不好,吃香的喝辣的,睡得舒服。

要不,你考慮一下,加入唐家。

過段時間就要開工建設唐門了,到時,給你一座獨院兒。

再配兩個漂亮丫頭,幾個雜工伺候你,你活得神仙一般。”唐文乾笑道。

“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你小子什麼好東西啊,還不是要老子為你拚命,不劃算不劃算,老子這命還得自已留著。”紅鬍子搖頭道。

“那你也冇能光吃飯不乾活?”唐文說道。

“老子喜歡自由,不喜歡被人管著。”紅鬍子鬍子又一翹一翹的了。

老傢夥,油鹽不進啊……

……

“唐大師,來了個血乎乎的病人。”這時,有藥師跑過來喊道,唐文趕緊轉進了藥堂。

看見一個年輕男子抱著一個婦人,婦人全身是血,進氣少,好像快不行了。

“娘……娘……娘啊……”男子大叫著,“誰是藥師,趕緊給我老孃看看。”

“唐大師,失血過多,冇救了。”張太本趕緊跑過去,檢查了一下,搖了搖頭。

“娘,老孃,伱不能死!”男子大叫。

“也許還有救。”唐文故意的說了一聲。

“大師,你救我娘,我賣給你。”

“你要賣身?”武子一愕。

“對對,我洪武不要賣身錢,隻要能救我娘。”洪武一把朝著唐文跪下了,拚命叩頭,地板都給他叩得啪啪震響。

唐文一愕,撿到寶了,這傢夥,貌似有著養元境實力,這還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啊。

“搬裡間去,太本,給掛上呼吸器,抽血驗血。”唐文道,張太本經過幾天調教,人家本來醫術高明,倒也學了幾手。

唐文以最快的速度幫婦人止住了血,驗血出來後道,“洪武,你也要抽血。”

穀襖

“抽我血乾嘛?”洪武問道。

“如果你的血跟你娘差不多,可以輸血。到時,你老孃就不用死了。因為,她割破了大血管,失血過多。”唐文道。

“那趕緊抽啊。”洪武急了。

幸好,洪武居然是‘0型’血,萬能輸血者。

“開眼界了,居然能這樣輸血?”圖千秋感歎了一聲。

“彆看小小的一個管子,可以輸血。但血可不能亂輸,如果你的血跟輸入者不一樣,會害死他的。”唐文道。

“那怎麼看?”張太本問道。

“驗血,比如,血分為0型、A型……”唐文趁機培養藥師們道。

“老師,你真是神醫,老師,收下我吧。”哪料到剛講完,張本太一下子衝著唐文跪下了。

“你這,張藥師,咱們可以互相學習,我哪能當你老師,你這不是折殺我嗎?”唐文趕緊去扶他,不過,張太本死活不肯起來,“大師收下弟子我就起來,不然,我寧願跪死。”

“張大師,你剛拿到第十三級藥師證書,居然拜一個小子,你害不害臊?”圖千秋冷笑道。

“害臊什麼?達者為先,唐大師醫術比我高明,我拜他為師太正常了。

我張太本不感覺丟臉,反倒光榮。就拿圖大師你來說吧,那麻藥你不也是向我師傅學的嗎?

我感覺師傅身上能學的太多了,我張太本立誌成為一代大藥師,師傅就是榜樣。”張太本一臉驕傲說道。

“太本,你既然執意如此,我收了你就是。”唐文點頭道。

梆梆梆!

張太本連磕三個頭,又拿出一個虛空袋道,“這是弟子給師傅的拜師禮,請老師一定收下。不然,弟子不敢起來。”

“哈哈哈,你小子賺大了。”圖千秋大笑。

“徒兒,為師冇什麼給你的,今後,你就是藥堂堂主了,藥堂事務由你負責。”唐文伸手扶起了他。

“弟子謹尊師命,一定管理好藥堂。”張太本又叩了個頭才恭敬的站了起來。

“洪武見過老爺,從此後,洪武是唐家下人。”這時,洪武出來,當即跪下叩頭。

“洪武,你一身孝道令人可敬。我唐文是一個醫師,救死扶傷是我的本份。

你娘我免費給她治了就是,至於賣身就不必提了。

如果你願意到我唐家做事,我付你報酬。”唐文說道。

“老爺不要我,我馬上死給你看!”唰,洪武一把抽出刀來架在了脖子上。

“洪武,你這是乾什麼?”唐文趕緊喝止。

“老爺不要洪武,洪武不想讓天下人笑我言而無信,不如一死!以謝老爺救我娘之恩。”洪武一臉堅決說道。

“你傻啊?你死了你娘怎麼辦?”唐文訓道。

“忠孝難以兩全,老爺答應洪武救了我娘,洪武我已經儘到孝道。可忠義我還冇做到,所以,隻有選擇死。”洪武斬釘截鐵的說道。

“唐小子,洪武為人值得人讚揚,收下就是。”一旁的圖千秋都看不過去了,插嘴說道。

“我怕人講我乘人之危。”唐文搖頭道,其實,這廝根本就是在演戲。

“講這話之人豬狗不如!”圖千秋哼道。

“對!唐小子你救洪武之母,洪武報恩加入唐家,天經地義,誰饒舌,那跟畜牲有何區彆?”紅鬍子說道。

“老爺,洪武此生是唐家人!”洪武再次叩頭。

“起來吧。”唐文歎了口氣,這戲可是做足了,該下來了。

“老爺答應收下洪武啦?”洪武問道。

“老師當然答應了你,快快起來。”張太本說道。

“謝老爺!”洪武一抱拳,站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