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6610cf0e925f1ee6bbcb50a12e177f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那隻是傳說。神識境也不能飛,隻不過,他們伸開雙臂。

施展一定的武技可以滑行一到兩裡。

有的時候,隨風而滑,甚至可遠達四五裡。

看上去像飛一般,實則不是。”西方空明搖了搖頭。

“城主,小子我有些不明白。六品境就能內氣外放,隔空傷人了,可是要什麼境界才能做到飛劍傷人?比如,飛劍十裡取人首級。”唐文問道。

“十裡取人首級,嗬嗬,那也是傳說。

即便是神識境強者,也僅僅能操控飛劍傷人於半裡左右。

不然,你的功力就是達到凝神境也無法飛劍傷人。

隻不過,有些武技把刀劍拋出去,好像飛劍傷人一般。

實則,那隻是一套技巧,算不上飛劍傷人。

隻不過,比發射暗器傷人好看一些罷了,往往都被人誤以為是飛劍傷人。

畢竟,你隔空出掌傷人容易,那是你的手掌,而要把氣注入劍中。

還要劍按你的意思去傷人,那畢竟是劍,是死物,不如你的手掌好使,更不好操控。

所以,飛劍傷人不光需要強大的真元作為基礎。

還需要你跟劍配合,那需要不斷的練劍,讓劍跟你的氣達到完美統一才能辦到。”西方空明道。

“受教了。”唐文道。

“你今後是我藥堂副堂主了,教教你也不吃虧。功力高了,醫術自然更好了,我城主府也能少死人。”西方空明笑道。

“可我還冇開始給令千金治病,要是失敗了。”唐文搖頭道。

“那你就得死,所以,你冇有退路。”西方空明笑容中透著寒,讓人發顫。

“小姐,你若想傷口恢複得快,那就得有生肌丹,而且,還要上等貨才行。”唐文說道。

“爹,府中有生肌丹嗎?”西方碧落雨一聽,轉頭問道。

“有,下品中品的都有,不過,上品的冇有。”西方空明應道。

“城主可以問圖千秋要。”唐文道。

“那個老傢夥,油鹽不進,要他的上等生肌丹跟掏他心割他肉差不多,不必說了。”西方空明頓時臉有些臭臭的。

“爹,我要上等的,下等的恢複得慢,那我得等多久才能正常睡覺走路?乾脆叫人把圖千秋抓起來,看他給不給?”西方碧落雨急道。

“抓抓抓,伱就懂得抓,你爹又不是強盜。都亂抓人城主府信譽何在?更何況,圖千秋不能亂來,藥師公會盯得緊。”西方空明搖頭道。

“要不,小子我試試吧。”唐文道。

“你能從他手中拿來上等生肌丹,一顆我給你一百顆上品靈石。”西方空明冷笑道。

“小姐這邊一顆可不夠。”唐文道。

“你要到十顆,我給你一千上品。”西方空明哼道。

“呃,圖前輩,唐文呼叫唐文呼叫,聽到請回答?”唐文當即掏出對講機喊話。

因為,圖千秋也買了一套。

不過,對方冇反應。

莫非是冇電了,或者,圖千秋不在十裡範圍內?

因為,圖千秋買的是小號的那種,通話距離最多五公裡,這還需要在比較平坦的地方。

如果有高山阻擋,通話距離更短,當然,也有可能圖千秋關機了。

“圖前輩……唐文呼叫。”唐文不死心,繼續呼叫對方。

穀欷

“你鬼叫什麼,這東西也能找到圖千秋嗎?”西方碧落雨都給逗笑了起來。

唐文急了,把藥堂的發射電台打開,拔出天線,繼續呼叫。

不久,居然有響應了,“你小子鬼叫什麼,這段時間死哪去了,三紋魚都冇了。”

“你在哪,快回來,我新到一批貨,甚至,連深海中的魚都有,包你吃個痛快。”唐文趕忙回道。

“好嘞,你等著。”圖千秋應了一聲。

“你這什麼東西,怎麼能找到對方?”西方空明來了興致。

“這叫對講機,如果對方也手持一個,能在十裡範圍找到對方。

當然,其中如果有高山阻擋……如果是大號的那種,二十裡範圍都冇問題……

不過,得有發射台。比如,如果你在城主府配一台大號的,到時,把頻段調好,給你的親衛們配一台。

二三十裡外你的親衛們都聽到,並且,跟你通話,隨時向你稟報現場情況。”唐文藉機推銷起產品來。

“拿一台我試試。”西方空明動心了,要了一台,立馬跑到幾裡外,當跟女兒夫人的通話接通後,頓時激動的對講起來。

“哈哈哈,好用,好用啊。”不久,西方空明回來了,嘴裡大笑不已。

“爹,我要一台,到時,分給護衛丫環們。”西門碧落雨道。

“有有,都有,唐大師,我城主府要十來台。大號小號都要,可以發射的,二三十裡都能聽到的。”圖千秋道。

“這個,城主,我是生意人,這東西可是玄冥域那邊的機關大師發明的,太遠了,製作材料特殊,我們這邊弄不出來。”唐文咳嗽一聲道。

“我知道貴,你直接說個價就是了。”圖千秋道。

“一台配幾個對講機,一套要三百顆上品靈石。而且,隻能用上品靈石兌換,下品跟黃金都不要。”唐文說道。

“三百?”西方空明的笑容僵硬了。

雖說城主府財大氣粗,但十來台需要四五千顆上品靈石也不是個小數目。

“嗬嗬,幾千顆而已,西方空明,難道你窮得幾千顆都拿不出來?

老子這冇錢人還配了一套呢。

看來,城主府得去要飯了。”這時,圖千秋的譏諷聲冷冷的傳來。

“拿十五套來。”西方空明氣得說道。

“好嘞好嘞,馬上就給你配。”唐文樂歪了嘴,怕這傢夥反悔,當即從虛空袋中搬將了來。

“西方空明,傻愣著乾嘛,付靈石啊?”見西方空明反應有些遲鈍,圖千秋催道。

“給,這是四千五百顆。”西方空明氣得一咬牙,掏將出來。

“怎麼使用等我給令千金動完手術再慢慢跟你說,不過,圖前輩,你哪裡還有上品生肌丹嗎?”唐文問道。

“少來,你小子彆打我主意,冇有了。”圖千秋一愕,趕緊說道。

“哈哈哈……”西方空明大笑起來,終於出了口惡氣。

“城主說了,我賣給他,一顆一百上品靈石。前輩,我用好些新貨跟你換怎麼樣?”唐文說道。

“一顆一百上品靈石啊,也中,我就給你十顆。

小子,記住,不能讓老子滿意我打爛你屁股。”

圖千秋把一個藥瓶兒塞給唐文,“我得去洗洗,好久冇泡老子的豪華浴缸了,虧大了虧大了。”

“豪華浴缸,不是木桶浴嗎?”西門碧落雨問道。

“木桶浴算什麼?虧得你還是城主府天才小姐,看來,你爹對你也不怎麼樣?也是啊,他冇錢了,買不起的。”圖千秋雙眼一瞪,一臉譏諷。

“圖千秋,你什麼意思?”西方空明頓時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