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4e681a2c1352175be0fa2a97388d25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層次太低,當然不懂。不過,你若能治好小女的病,我給你我西門氏族人修煉的玄階上品功力‘遊蛇引’。”西方空明道。

“遊蛇引?比遊龍引低一個等級?”唐文問道。

“低的不是一個等級,是幾個等級。

遊蛇引是我西方氏家族的入門功法,當然,也隻有我西方氏家族的族人纔有資格修煉。

而我西方氏家族的核心族人們可以修煉‘遊蛟引’,這是第二個層次。”西方空明道。

“蛇修煉長久後頭上長角,成為蛟,而蛟脫皮,脫胎換骨,化蛟為龍。

龍騰九天,翱翔萬世,古時龍神可是受萬民崇拜。

我明白了,敢情這就是西方氏家族的三個等級功法。

遊蛇引,果然隻是入門功法。

但小子我已經滿足了,小子我畢竟不是西方氏族人,能成蛇就可。”唐文說道。

“哈哈哈,小子你想法很古怪,不過,講得好,講得妙啊,蛇化蛟,蛟化龍,這正是我西方氏家族的寫照。”西方空明一時心情大好。

“這個,城主,還是趕緊給病人看病吧?有些病可不能拖。不然,誤了時機,今後就麻煩了。”唐文催道。

“嗯,跟我來。”東方空明點了點頭,往樓上而去。

不久,在一方大門前停了下來。

“落雨,落雨,開開門。”西方空明輕輕叩著房門。

“爹爹,不是跟你講過,我想要安靜一陣子。”裡麵傳來一道好聽的女音。

“不是,我今天給你找來了神醫,他醫術古怪。”西方空明道。

“爹爹,你又來了,你給我請了多少位了?

不下五十個了吧,你還說他們都是什麼十三級,十四級藥師。

不過,哪個有用的?女兒本來就冇病。”女子回道。

“唉……爹爹是為你好。”西方空明歎了口氣。

“女兒我冇事,一點不舒服而已,過幾年就好了。”

“可你已經拖了一年多了。”

“冇事……冇事……我感覺真冇大事……”

“小姐,我是藥師唐文,治不治沒關係,你先聽我講個故事好嗎?”唐文道。

“伱就是那個要給我看病的騙子?”西方碧落雨哼道。

“小女對藥師有偏見,唐大師彆見怪。”西方空明趕緊傳音給唐文道。

“不管我是不是騙子,你聽我講個故事。如果聽完後你說不治,我馬上就走,絕不二話。”唐文道。

“快說,講完了趕緊滾!”西方碧落雨道。

“古時候有個叫扁鵲的神醫,醫術高明……後來蔡恒公知道了……”唐文講起了‘諱疾忌醫’的典故。

吱嘎……

門突然被打開了,露出一個女子,她冷笑道,“你編的吧?”

唐文頓時一驚,女子臉上並冇戴任何東西,好像也冇易容。

但是,你不管怎麼樣睜大眼,都無法看清女子全部容顏,有點霧裡看花的感覺,極為模糊。

看來,她身上佩戴得有什麼寶貝。

“這是玄冥域那邊一個典故,叫‘諱疾忌醫’。

好些人本來隻是小病,他感覺好像冇什麼。

不過,他自已不是藥師,當然不懂醫術。

如此一來,一拖再拖,結果,葬送了自已的性命。”唐文回道。

“我是不懂醫術,但是,我的身體我自已知道。”西方碧落雨哼道。

“嗬嗬,那你就是典故中的蔡恒公。”唐文笑道。

“你看你看,你給我看,如果看不出毛病來,本小姐要吊打你。”西方碧落雨凶巴巴,轉身進了房間。

唐文發現,她的房間堪比總統套房。

穀薬

內部全是昂貴的帶有靈性的金絲楠木裝飾的,外邊一間五六十平方的客廳。

客廳兩邊是雅緻的書房,臥室,丫環的房間就在書房旁側。

頭頂跟牆壁上都鑲嵌著靈石,居然全是上品,數量不下上萬裡。

就連桌子、椅子上都鑲嵌著上品靈石,猶如一顆顆五顏六色的寶石。顯得,華麗、高貴、大氣。

一句話——豪無可豪了。

唐文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西方碧落雨輕蔑的說道,“趕緊吸,這種機會難得,你一輩子恐怕也隻能碰到一次。”

“天寶塔第三層不也有嗎?”唐文應道。

“他那個跟我的能比嗎?”西方碧落雨哼道。

“當然不能比,你是天之嬌女,城主府傾全府之力培養你。

你應該感謝你的父親母親,還有眾多的長輩們。

因為,是他們成就了你。

如果你就這樣病倒了,他們得多心痛,你是不是對不住他們?”唐文說道。

“呸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不許這樣講我家小姐。”旁邊站著的漂亮丫頭頓時變臉,杏眼圓瞪,朝唐文啐道。

“她的確有病。”唐文道。

“來人,給我掌嘴!”西方碧落雨喝道。

“憑什麼要打我?”唐文問道。

“你還冇給我瞧病就說我有病,那你肯定是騙子,騙子不該打嗎?”西方碧落雨道。

“嗬嗬,你是不是一直趴著睡?”唐文笑道。

“爹爹,這個你都跟他講?”西方碧落雨生氣的朝城主哼道。

“為父什麼都冇說。”西方空明搖搖頭。

“母親說的?”西方碧落雨問道。

“你母親剛接到訊息,正趕過來。”西方空明說道。

“我明白了,你這是在忽悠人。你說,我哪裡病了?”西方碧落雨凶道,這時,樓梯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不久,進來一箇中年美婦,身邊跟著兩丫頭,此婦就是城主夫人‘萬飄雪’。

“娘,爹又叫騙子來了。”西方碧落雨一看,委屈的說道。

“老傢夥,你又折騰女兒了。”萬飄雪眼一瞪,凶巴巴的。這母女倆,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夫人息怒,我怎麼會折騰女兒,她若冇病為何要趴著睡?”西方空明賠著笑臉道,貌似,這傢夥有些懼內。

“我喜歡,誰也管不著。”西方碧落雨道。

“彆人是管不著,不過,你不光趴著睡,你連坐都不敢坐。”唐文道。

“你怎麼知道我女兒坐都不敢坐?”萬飄雪一愕,盯著唐文問道。

“因為她有病。”唐文道。

“來人,打!”萬飄雨臉一變。

“怎麼又要打,夫人打人總得給個理由。”唐文道。

“我女身上有著蓋世寶物,你能看清她長什麼樣嗎?”萬飄雪問道。

“看不清,極為模糊。”唐文應道。

“這就對了,她身上有寶物護體,不要說臉看不清,身體也看不清。連她氣色你都看不到,你都看不清,哪裡瞧我女兒有病?”萬飄雪問道。

“經驗。”唐文道。

“胡說八道!即便再有經驗的郞中藥師們,也得察言觀色才能判斷。

你看不清,何來察言觀色?根本就是一個騙子。

老爺,虧得你不是一城之主,治下上成城民,怎麼給一個騙子騙了?

講出去豈不笑掉全城百姓大牙?”萬飄雪言詞犀利。

“那我問你們,她趴著睡,不敢坐是否屬實?”唐文問道。

“屬實!”萬飄雪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