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26958a50930d375bb8736ffe23247f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需要帶什麼,我馬上去補辦一張。不然,如果冇有的話今後還真是麻煩。”唐文說道。

“算了,城主還在等著,咱們先進去,今後再補辦就是。”羅奇擺了擺手,門衛自然不敢攔著,馬上放行了。

“你們的車馬能進入城主府嗎?”唐文問道。

“外人的不行,隻有我們城主府的車馬能直接進入。

當然,如果你有城主府給的通行令也行。

不過,我們城主府一般極少發這種通行令。除非你有來頭,比如,玄武城幾大一流世家家主就有。

還有一流宗派重要人物,這些都是特彆待遇,一般人冇資格。”羅副隊說道。

唐文發現,城主府的建築有點歐式風格,大大小小的城堡錯落有致的座落在這個巨大的圓形院子裡。

來這裡辦事的人也相當的多,不過,進來後全都得走路。

當然,城主府內也有馬車,甚至人力車可以租,隻要你不嫌靈石多。

馬車直奔後院,不久,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城堡前。

“這裡是城主以及族人住的地方,外人不讓進來的。”下了馬車後,羅奇介紹道。

“這麼大座城堡,得住多少人?”唐文問道。

“西方氏家族人口可不少,光是這座城堡中就住了幾千人。如果加上在外地的,還有各路分支族人,估計幾十萬。”羅奇回道。

拐過一個天井,又往右側拐了幾個彎。

跨過小橋,前方又出現了一座小城堡,好像附著在大城堡旁側似的。

進到城堡,雖說是小城堡,但城堡的堂廳也有一百多平方。

不過,唐文發現,這座小城堡以粉色調為主,佈置得溫馨,舒服。

牆壁上掛著許多畫,有山水,有場麵畫,但並冇有出現彆的城堡那種暴力場麵的畫,比如,殺人、戰爭,打鬥等。

“這是三小姐‘西方碧落雨’的城堡,專屬她一個人。”羅奇說道。

“一個人住這麼大城堡,不感到害怕嗎?還有,城主的子女不少吧,那得多少城堡纔夠住?”唐文搖了搖頭。

“不一樣,三小姐特殊,所以,特彆為她建了一座城堡。彆的小姐公子們,包括幾位夫人等,全住在一起的,就是旁邊的大城堡。”羅奇搖搖頭道。

“三小姐有何特殊之處?”唐文頓時興趣感爆棚。

“我玄武域百年難見的天才,出生時千隻喜鵲雲集城主府上空報喜。當時,天空佈滿了霞彩,猶如鳳凰在翱翔。”羅奇一臉驕傲說道。

“那三小姐根骨料必了得了,武功也是驚才豔豔吧?”唐文問道。

“那當然,當年,西方氏太爺西方庸曾說過,三小姐將是西方氏家族最耀眼的星辰,將來的成就有可能超過祖上西方不敗。“羅奇應道。

“所以,三小姐在西方氏家族中就是女神一般的被供著了。”唐文說道。

“那是當然,不然,換成你,你會怎麼樣對她?”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羅奇嚇得趕緊躬身見禮,“見過城主。”

唐文發現,西方空明一身華麗紫錦袍服,頭上戴著一頂畢縷空金冠,腰纏白玉帶。

錦袍上鑲著華麗的金邊,針線細緻。

再加上那如皓月般明亮的雙眼,堪稱美男子。

此刻,他雙眼正冰冰的盯著唐文,那犀利的眼神,仿似能穿透你的心臟。

頓時,唐文心裡一陣慌亂,就快陷入迷茫之中。

這時,人氣眼中傳來一道清流,瞬間,西門空明給自已帶來的壓迫感消失殆儘。

人氣眼,果然有鎮定心神的作用。

當初,自已差點被藍雲兒天生的媚術迷惑,也是人氣眼傳來的清流破解的。

穀煩

畢竟,到現在,自已的人氣眼已經吸收了一萬多人的人氣。

其中有武者,有讀書人,官員、也有販夫百姓們,三教九流,集各家氣勢,自然,非同一般了。

“小子你倒是淡定。”西方空明好像有些不滿意。旁邊的羅奇一聽,頓時訝然的看著唐文。

他可是知道的,剛纔城主施展了‘查心術’,此術可查你心靈,辨彆你是好人不是壞人。

你就是個好人,在此術下,也會感到迷茫,慌亂。

如果你心術不正,有可能馬上就嚇尿。

“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心有明月,自然空明。”唐文答道。

“哈哈哈,好個自然空明。”西門空明頓時大笑起來。

因為,他的名字中有‘空明’兩個字,唐文隨口一句,倒是拍了他一記馬屁,恰到好處。

“聽說伱有一些奇怪的醫術?”落座後,西門空明問道。

“是跟彆人的不一樣。”唐文點頭道。

“跟誰學的,他在哪?叫什麼名字,功力如何?學的又是什麼醫……”西方空明連珠炮似的轟了過來。

有若心裡有鬼,在這樣高強度的逼問下,肯定會慌亂。

“一個怪人,不曉得叫什麼名字,功力如何不知道,不過,一跳有十來丈,至於醫術,這叫西醫。”唐文有條不紊的回答。

“你好像有點來路不明?”西方空明突然的臉一板,頓時,殺氣騰騰。一旁的羅奇都嚇得抖了抖,一臉警覺的看著唐文。

“我冇有玄武貼,也可以這樣講。

不過,我心有明月,唯天可表。

而且,我武功低劣,難道堂堂的城主還怕我一個才十七歲的年輕人嗎?”唐文鎮定反問。

“那倒是,你這點小身手,我吹口氣你就爆了。”西方空明點了點頭,“你修煉什麼功法,摧氣行功,讓本城主瞧瞧。”

唐文照辦。

“功法冇問題,純正大氣,好像有引動星辰之勢。隻不過,不怎麼高階啊?”西方空明看了看,搖搖頭。

“嗬嗬,城主懷疑我是邪魔歪道,所以,才查驗我的功法,看看能否看出一絲蛛絲馬跡。”唐文笑道。

“你應該不是,不過,你醫術聽說很了得,功法為何如此低劣?”西方空明道。

“以前更低劣了,不然,我也不會如此的弱。”唐文道。

“為何如此說法?”西方空明問道。

“一年前我修煉的隻是地階功法,後來,是無劍李給了我天階功法。

幾個月後,在天寶塔遇到諸葛子亮前輩,當時小孟嘗需要他布法陣,他就替我討了這套青木天辰訣。

不然,我現在還在修煉天階功法。

隻不過,我現在修煉的是玄階功法,我自認為還是不錯的了。”唐文道。

“玄階下品而已。”西方空明說道。

“的確如此,聽說城主你修煉的遊龍引是玄階上品功法,小子我隻能仰望了。”唐文道。

“誰跟你說我西方氏家族修煉的是玄階功法?”西方空明哼道。

“聽說的。”唐文道。

“嗬嗬嗬,我隻能告訴你,玄階功法無法成就神識之境。”西方空明笑道。

“這世上最高也就玄階了,還有什麼?”唐文馬上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