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5e2a118fb165f20d8dbbcb9a8ca699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楊大人為唐家的事遠道而來,一定累了餓了。要不,一起吃個午飯?”唐文說道。

“也好,楊某打擾了。”楊雲點頭道。

“給東文講一聲,今天要讓各位捕爺們吃飽吃好,多炒幾盤菜,要兩個肉,三盤魚。”唐文說道。

爾後,唐文帶楊雲單獨進了自己的專用‘包廂’。

菜上來後,楊雲不由得抽了抽鼻子。

“楊大人,咱們喝幾杯吧。”唐文說道。

“楊某是恭敬不如從命了。”楊雲笑道。

“含煙,把後邊的葡萄酒拿兩瓶上來,今天我跟楊大人每人一瓶,喝個儘興。”唐文說道。

“葡萄酒?”楊雲一愕。

見顧含煙用銀質托盤托著兩瓶看上去黑乎乎的酒瓶兒上來。

唐文拿起了開酒器,這時,顧含煙道,“老爺,還是奴婢來吧。”

“你會開?”唐文一愕。

因為,大楚國並冇有出現葡萄酒,喝的大部分都是白酒,或者自家釀的米酒。

“以前見彆人開過。”顧含煙說著,拿起開酒器旋轉了起來。

不久,輕輕一拉,瓶塞給抽了出來,爾後倒進了高腳杯中。

“這東西還真是神奇,輕輕一旋就能開瓶子。”展君茹一臉驚奇的看著開酒器。

“你會開,說明你見過。你知道這葡萄酒哪裡來的嗎?”楊雲好奇的問顧含煙道。

“西洋來的,這一瓶價值不菲。”顧含煙道。

“西洋來的都貴,楊某感謝爵爺盛情款待了。”楊雲說道。

“價值不菲,要多少銀?”唐文饒有興趣的看著顧含煙。

“我在一個大的酒莊曾經見到過兩瓶,隻不過,它是酒莊的鎮莊之寶,不賣。不過,後來給酒莊一位珍貴的客人用一顆上品洗髓丹換走了。”顧含煙道。

“上品洗髓丹世上極難見到,一般都掌控在大門派和朝庭的六扇門手中,不外賣。那是用來培養天才弟子的敲門磚,各大門派跟朝庭都視為珍寶。”楊雲說道。

楚國的丹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上品是最高的了。

上品丹藥極難煉製,成丹率極低,這才造成它有價無市。

“所以我才說它價值不菲。”顧含煙說道。

“楊大人,嚐嚐。”唐文笑道,楊雲舉起高腳杯,輕輕的泯了一小口。

下一刻,他閉上了雙眼,好像在細細品嚐。

良久,他長舒了一口氣,“不錯!韻味深長,彆有風味,跟白酒完全不一樣。”

“楊大人,你再嚐嚐這個!”唐文指著那盤‘金槍魚罐頭’道。

大楚有漁民,但基本上都是在近海捕撈。

並且,因為漁具太落後,根本就捕不到金槍魚。

所以,大楚的貴族,達官顯貴們都吃不到金槍魚的。

楊雲挑了一些,吃下後頓時抽了抽嘴,道,“味道獨特啊,好吃,楊某從冇吃過這種味道。”

“哈哈哈,楊大人喜歡,等下帶一瓶葡萄酒和罐頭回去,你給好好品品,下回來的時候給些建議。”唐文大笑道。

“這怎麼使得,它們太昂貴了。”楊雲明顯有些口是心非。

“君茹,打包裝好,等下給楊大人放馬車上。”唐文笑道。

“那我就回去品品?”楊雲連連抱拳道。

不就一瓶普通的張裕解百納嗎?也就百來塊,至於罐頭,也是百來塊錢而已。

楊雲不會拿回去當傳家寶吧……

唐文心裡直好笑,時空穿越,真是好係統啊。大地主係統,我愛了愛了。

結果,兩瓶下去又開了一瓶,而且,給楊雲喝了大部分。

畢竟,在楊雲眼裡,自己今天裝下肚皮的可是幾百兩銀子啊。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唐文心情一時大好,談笑風聲中隨口就當了迴文抄公。

他冇發現,顧含煙突然一愕,雙眼有些閃光,偷偷的瞄了唐文一眼。

這女人,難道也懂詩?

“好詩!”楊雲一拍桌子,頷首道,“雖說楊某一介武夫,風雅之事並不內行。

但是,爵爺這詩太有氣勢。

好個醉臥沙場,可又好個古來征戰幾人回……”

“前句豪爽,後句悲情,兩種風格融於一首詩中,老爺不愧是嶺海書院出來的舉人,我聽李全說老爺當年參加嶺海鄉試的時候距離解元就差一步而已。”顧含煙輕輕說道。

汗哪,這是人家‘王翰’寫的,老子就一文抄公。

“噢,還有這等事?”楊雲一摸鬍鬚,看著唐文問道。

“家事繁忙,臨考前所有考生都在苦讀詩書,禮學,而我半年都冇拿起書本了。”唐文說道。

“那太可惜了,不然,當年的嶺海解元非爵爺莫屬了。”楊雲搖了搖頭歎息道。

“那也不能如此講,鐵文鏡此人的確才學不差。”唐文搖了搖頭。

“鐵文鏡,此人好像在前年就中了進士。

而且,一中進士就撈了個肥缺,下放江洲府任通判。

他好像也出身於嶺海書院,難道爵爺跟他是師兄弟?”楊雲微微一愕,問道。

“算是同門。”唐文點頭道。

“那太可惜了,如果當年爵爺跟鐵文鏡一起參加了科舉,現在也是一府通判,最差也能外放個縣令了。到時,一縣父母官,再加上爵位,前途無量啊。”楊雲摸著鬍子感歎道。

大楚的製度就是爵位可以世襲,但有爵位並不等於你就有官職。

要當官還得通過科舉這個程式,當然,擁有貴族身份也有特權。

比如,你立了大功,皇族可以直接封你為官而不用參加科舉。

冇有官位的爵爺隻是一個榮譽,一個向征,虛的,而擁有官位的爵爺纔是實權的爵爺。

送走楊雲後,李全進來道,“老爺,每位捕爺都準備了三兩銀子,外加一鬥大米的打點,這樣是不是太多了?他們去彆的地兒辦案子,能撈到半兩銀子就不錯了。”

“嗬嗬,李全,有句話怎麼說,叫放長線釣大魚。

楊雲這個人可是武進士,絕對有一身好武功的,你能說他今後冇有輝煌騰達的一天?

咱們今後用得著他們的地方還多著,彆心疼錢。”唐文搖頭道。

“既然是武進士,怎麼隻當了個捕頭?這豈不是埋冇人才嗎?”李全不解的問道。

因為,一郡的捕頭也就是個八品小官而已,連縣令都不如。

“這其中肯定有諸多原因,你想,他現在遭難了。

咱們如果出手幫他,今後他騰達了,咱們也有好處。

你跟布風講一聲,叫他多打聽一下楊雲這個人,弄清楚他被貶謫的原因。

此人,估計還有大用。”唐文說道。

“嗯,一朝武進士,那至少也得是個七品高手。”李全點頭道。

“七品,你太看低咱們大楚的武進土了。”唐文搖頭道。

“難道還不止七品?”李全摸著腦袋問道。

“我大楚每屆科舉招收的武進士僅有幾百名,大楚有多少武者?

每屆參加科舉的武舉人怕不就有大幾千的吧。

更何況,考生們又不限年齡,你考到八十歲都能考。

有些武者一直考不上,隨著年齡增加,功力也越來越深厚。

年輕考生當然吃虧了,因此,要考個武進士何其的難?

至少,六品境實力纔有資格。”唐文說道。

“六品,那可是比喬嘯還厲害得多。”李全吃了一驚。

“六扇門嶺海省分堂堂主估計也就這個水平,跟這種高手交好,不吃虧。”唐文笑道。

“老爺,攔水分渠已經建好。咱們的大壩是不是可以開工了?”這時,展東文進來問道。

“可以,下午就開始吧。”唐文點頭道。

“我看還是挑個黃道吉日,還得放炮慶賀,到時再動土,吉利!”一起進來的葛子雲說道。

“不能!”唐文擺了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