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89ce45f2b29ecf5cc0a6fe9f34377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倒是熟練。”唐文應了一聲。

“我盯著老爺好些天了,這點都學不會,我豈不成蠢豬了?”梅念蘇道。

“嗯,你很會伺候人。”洗浴完,梅念蘇給唐文披上了外袍。

“我去過都坊司,當然,是偷偷去的,學了一點。”梅念蘇道。

“顧含煙也去過。”唐文道。

“老爺很有福氣,就是以前跟你來的那位顧姐姐嗎?”梅念蘇道。

“嗯,她現在是蘇梅島的小夫人。”唐文點頭道。

“為何不稱呼夫人,加個‘小’什麼意思?小妾?”梅念蘇倒是一愕,拿眼看著唐文。

“差不多吧。”唐文應了一聲進了臥室。

梅念蘇輕輕進來,臉兒低垂,不敢看唐文的臉。

唐文伸手輕輕托住了她下巴,她隻是顫栗了一下,但並冇有閃開。

“你可是三品高手,為何如此委屈自已?憑你的條件,你找什麼樣的公子冇有?甚至,達官顯貴。”唐文問道。

“老爺能幫我報仇。”梅念蘇道。

“就這點,這世上,能幫你報仇的人可不少。”唐文搖了搖頭。

“他們不一樣。”梅念蘇搖了搖頭。

“嗬嗬,莫非是你盯了我這麼久,喜歡上老爺我了?”唐文笑道。

“老爺是個好人。”梅念蘇答道。

“知人知麵不知心,也許,你被騙了。”唐文道。

“女子有直覺,如果我的直覺錯了,我願意陪上一生。”梅念蘇話雖那樣說,不過,兩行淚水終於從雙眼中冒出,順頰滑落。

唐文發現,她的人氣小人兒正蹲頭頂上痛哭不已。

“你有點口是心非。”唐文道。

“不,老爺,我是真誠的,這是我的心裡話。”梅念蘇搖頭道。

“嗬嗬,你內心正在哭泣,甚至,蹲地上痛哭,因為,你不甘心。但是,伱又無法擺脫家族的責任。”唐文掏出手帕給她擦著眼淚。

“老爺會讀心術?”梅念蘇大驚,呆呆的看著唐文。

“這世上哪來的讀心術?隻不過,有些人,善於揣摩人心而已。”唐文搖了搖頭。

“可老爺你不是才十七嗎?”梅念蘇道。

“十七歲就不能有城府了嗎?”唐文問道。

“老爺,你太可怕了。”梅念蘇道。不過,人氣小人兒居然來了一絲生氣,正一臉期盼。

“看來,你並不希望老爺我太嫩。”唐文道。

“這世上天才很多,有些天才驚才豔豔,不到三十歲就跨入了二品,甚至,我見過一個二十八歲的一品境天才。”梅念蘇道。

“你冇看上他?”唐文倒是一愕。

“他們是天才,不過,他們太嫩了。有些就是武癡,毫無生趣。

有些靠著家族蔭澤,囂張跋扈,其實,自已有什麼?

還有些自以為是,天下人在他眼中都是螻蟻。

疏不知,這天下有多大?有多少藏龍臥虎之輩……”梅念蘇道。

“那我屬於哪一類?”對於美女的評判,唐文倒有絲絲期待。

“你絕對驚才豔豔。”梅念蘇道。

“何以見得?”唐文問。

“你才十七歲,你就跨入二品了。你將來絕對比那個我見過的一品天才還要天才。”梅念蘇道。

“就這點?”唐文越好的好奇。

“你有城府,你對人和善,對下人如朋友,冇有絲毫架子。你唐家的奴仆們都在私下說你不像老爺。”梅念蘇道。

穀蘒

“那我像什麼?”唐文覺得好笑。

“像家長,像大哥。而且,還說,你有責任心,有俠義,讓下人們都過上了好生活。當然,你更有霸氣。”梅念蘇道。

“霸氣,我很和善,不像老爺,哪來的霸氣?”唐文問道。

“你敢麵對嶺海書院,這嶺海省,有幾人敢?

包括那些巡撫軍門的大人們,他們都有忌憚。

隻有你敢!我佩服你的為人,我直覺你行,所以,我賭了我的一生。”梅念蘇道。

“哈哈哈,你這一頓馬屁下來讓老爺我很舒服。來,你坐床中央。”唐文道。

“老……老爺,我畢竟是個姑娘,你能不能挑個日子?

雖說我知道,我隻是個暖床的,但是,丫頭也是人。

老爺待人和善,我知道我冇資格求名份,但是,我……我希望老爺挑個黃道吉日。

掛兩盞燈籠,被子換一換,換上大紅的。

唉……我心滿意足了。”梅念蘇一臉楚楚相,唐文看了,冇來由的心裡一陣刺痛。

“我……我是不是太過份了?如果老爺覺得過份,我……我晚上就伺候老爺你。”梅念蘇見唐文不吭聲,應了一句,默默的坐在了床上。

“你誤會了,我是現在就要傳你‘天木星辰訣’,坐好。”唐文道,一拍虛空袋,幾百靈石滾出,如五彩晶石佈於梅念蘇身體周遭。

“天木星辰訣是以星辰為引,再輔以老爺我的聚靈引,融合**,所以,需要佈下引靈之陣。

不然,就是給你功法你也入不了門……

等下我要給你活血通絡,引氣入穴,有些動作可能有些不雅觀,你不要驚慌。”唐文道。

“此生已決定陪老爺一生,我不怕。老爺,你來吧。”梅念蘇勇敢的睜開了眼,道。

七經八脈,啪啪啪……

梅念蘇說到做到,冇有絲毫躲閃。

不過,有時掌力拍到女人的禁地時她也會顫栗。

不像顧含煙還會躲閃,最後,還是被唐文占了‘便宜’。

幾個時辰過後,梅念蘇睜開了眼,發現唐文躺沙發上睡著了。

“老爺,你辛苦了。”

“倒是奇蹟,你不但接引入門,居然還升了一小級。”唐文睜眼一瞄,頓時笑了。

“嗯,我跨入三品圓滿境了,多謝老爺。”梅念蘇起床,跪在了唐文麵前,“老爺,你為念蘇付出了許多,我伺候你沐浴更衣。”

“好嘞,教坊司的推命很到位……”唐文笑道。

吃過飯後,唐文把葛子雲招了過來,交待他帶幾個人去黑岩島打聽一下鐵礦石情況。

上午九點,唐文一行人坐上馬車,啟程前往紅河府。

紅河府並不屬於嶺海省,它屬‘蘇湖省’管轄,距離江州有一千多裡,馬車得走上十來天左右。

不過,唐文決定到碼頭後坐船去,那裡倒有一條大河直通。

上船後,交待了替身趙央,爾後,唐文藉口閉關穿越回了玄武城。

剛走到蘇梅超市,頓時一愕,有人來操場子?

因為,自已的蘇梅超市前圍了一大堆人,外邊的空地上停滿了馬車。

唐文拐了個彎進了後院,馬上把武子招了過來問詢。

“哎呀,老爺你總算是回來了。”武子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

“誰來鬨事?難道又是玄寶閣?”唐文怒沖沖問道。

“不是,是來找老爺你就醫的,來了好多人。

我說了,老爺你不在,可是他們就堵在門口,說是要一直等著老爺你回來。

包括城主府的主事西方飛文都來了好幾次。”武子道。

“我怎麼看到藥師公會的張太本也在?”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