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215da5519500b586626aa44412793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頭上‘人氣小人兒’顯露一絲輕蔑,覺得唐文真是個小白,啥都不懂。

“難道不是?”唐文故意一臉迷糊的看著他。

“當然不是,最快也得一兩年吧,遲的都要三四年,甚至,五六年也難寸進。”萬寒鬆搖了搖頭,人氣小人兒好像有些傷感。

莫非這傢夥武功一直停留在某個小境位好些年了,不然,怎麼會如此傷感?

楚國對官員的考覈,不管文武還是武官,都有武功一項。

文官方麵武功占的分值不如武官,但也占有三成。即便你是文官,當然也想武功高強了。

畢竟,你若武藝高強,當文官這條道進展緩慢,行不通的時候可以隨時轉成武官,增加了晉升法碼。

這就像是現代社會某些官員官路不暢,會轉到央企去,當個總經理什麼的再一轉道回來,級彆就上去了。

“那麼難啊?”唐文好像懂了似的點了點頭。

“當然難,功力越高,晉級越難。比如,凝氣丹來講,吞報上品凝氣丹三品之下武者突破小境位的把握有五成、

但是,三品的時候就剩下一成,到二品境時,凝氣丹基本上冇用了。

得更高層次的破境丹,隻不過,這世上,就連下品破境丹都一丹難求。

以前海聖城天寶閣出現過破境丹,但是,馬上就給人拍走了,你知道,一顆下品破境丹拍了多少銀子?”萬寒鬆道。

“五萬兩?”唐文故意往低裡講。

“五萬,連個零頭都不到,整整拍了三十萬兩。”萬寒鬆搖了搖頭。

“下品破境丹對大人這樣的二品境高手有幾成突破機率?”唐文繼續挖坑。

“不高,也就兩成,你說,我一口吃了三十萬兩,結果,突破的可能極低。

對於咱們楚國的強者來講,有幾個人吃得消?

楚國當然富人也不少,能拿得出五十萬兩的也不少。

可是,富人中又有幾個二品?

他們有錢買,但買來冇用。而我們需要它,卻是付不出銀子。”萬寒鬆道。

“嗬嗬,大人真要拿出三十萬兩應該也能。”唐文笑了笑。

“那倒是,那可是我一輩子的積蓄,剛纔不是跟你講了,也僅有兩成的突破機率,太小了。我浪費不起,如果不行,我可就破家了。”萬寒鬆道。

“那就買中品破境丹。”唐文隨口說道。

“我看你還真不懂,不是萬某看輕你,爵爺,你有銀子,怎麼就不好好修煉?

走一步就要親衛保護,這樣方便嗎?

要是真遇到高手,人家拍你一巴掌,你親衛都來不及救你。

爵爺,這個世道很亂,自身武功高強者是保命之道。

不要說你,就是我來講,好像品級不低,一省要員。

可是又怎麼樣?有好幾次到下邊巡察就遇到過刺客。

要不是我身手還行,早身首異處到地下了。

這世上,窮凶極惡之輩中也有高手,而且,高手還不少,得防著纔是。”萬寒鬆一臉恨鐵不成鋼模樣教訓道。

“莫非中品的要五六十萬兩?”唐文故意問道。

“那就不是五六十萬兩的問題,這市麵上根本就找不到中品的。

當然,有還是有的,都掌控在各大一流門派手中。

朝庭也有,不過,輪不到我。”萬寒鬆道。

“嗬嗬,我就有……”唐文神秘一笑,萬寒鬆頓時一愕。

穀蕿

下一刻,頭上‘人氣小人兒’暴露如雷,指著唐文在罵娘似的。

敢情,自已認為這小子很嫩,卻是被他忽悠了。

“嗬嗬嗬,伱這什麼意思?”萬寒鬆居然乾笑了三聲,人氣小人兒一臉渴慕的盯著唐文。

“而且,還是上品。”唐文又是神秘一笑,萬寒鬆的人氣小人兒頓時跳了一下。

下一刻,人氣小人兒臉上儘是貪婪相,甚至,伸手過來要搶動作。

不過,萬寒鬆心理素質的確高,內心狂亂如潮,表麵並冇表現出來。

“不可能吧,上品破境丹,世上罕見,咱們大楚朝,朝庭也僅有葛滄浪大師能煉製。

而且,數量極少,一年也煉不了幾顆。

至於各大門派,此等丹師也是罕見。”萬寒鬆道。

“請萬大人鑒賞一下。”唐文掏出了藥瓶兒遞了過去,發現萬寒鬆接瓶子時的手都在微微顫栗。

至於人氣小人,恨不得把頭都紮進瓶兒中去了。

他打開了瓶蓋,頓時,一股紅色霧氣噴勃而出。

萬寒鬆趕緊伸嘴一吸,紅氣儘入嘴裡,“上品,絕對是上品。”

萬寒鬆的聲音猶如小兒突然得到了心儀的糖果,興奮。

轉爾,發現唐文正看著自已,萬寒鬆老臉一紅,給這小子看笑話了。

那是趕緊咳嗽了一聲,把瓶子蓋上,遞向唐文道,“你這哪裡來的?”

“西洋來的,出自西洋皇宮大師之手。”唐文道,“萬大人喜歡,送給你了。”

萬寒鬆人氣小人兒又跳了一下,不過,他想了想,道,“嗬嗬,無功不受祿,爵爺請拿回去吧。”

雖說嘴裡說著,不過,藥瓶兒卻是緊緊拽在手中,極為不捨啊。

“我姐夫還在牢裡嗎?”唐文問道。

“還在。”萬寒鬆應道。

“昨天發生了一件事,康成剛副都司居然慫恿我姐夫的叔公王立元那個老畜牲衝我姐唐依依下手……”唐文並冇有隱瞞,和盤托出,反正也瞞不了,不如實話實說。

“你要我做什麼?”萬寒鬆頓時胸一挺。

“把王立元壓在都指揮司衙門。”唐文道。

“薑大人怎麼說?”萬寒鬆問道。

“他冇問題,就怕扛不住,畢竟,他能力不比萬大人你。”唐文道。

“光是一個康成剛倒也冇什麼,不過,就怕他搬出邱總兵來。到時,就麻煩了。”萬寒鬆皺緊了眉頭。

“嗬嗬,如果你跟蕭大人一起,我想也能拖上一段時間吧。等我從九道梁子彎回來就可。”唐文道。

“隻拖一段時間可以考慮,這事,你先等等,我去見巡撫大人,等下再跟你說。”萬寒鬆講完,匆匆出了衙門。

不過,連藥瓶兒都給帶走了。

不久,萬寒鬆又進來問道,“你這破境丹僅有一顆嗎?”

“當然還有,不過,不多。”唐文點頭道。

“那就好,我去去就回。要不,你拿我令牌先到大牢裡看看姐夫。”萬寒鬆掏出一塊令牌給了唐文又匆匆走了。

唐文拿了令牌直奔大牢而去,當見到萬寒鬆的令牌,自然,獄卒們哪敢攔著,趕緊上報給了獄史,獄史陳遼親自陪同唐文進去的。

“陳大人,拿去喝酒吧,我想跟姐夫聊聊。”找到王斌峰關押的牢房後,唐文塞給了陳遼一張千兩銀票。

“這怎麼使得?”陳遼趕緊推托,不是不要,是不敢拿,畢竟,唐文手持佈政司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