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643ea54c4c33cc76ad1f1f047e25d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女子眼眉一抬,哼道。

“我跟你無怨無愁,殺你乾嘛?不過,你三番五次扮鬼來嚇人,到底為什麼?”唐文和顏悅色的問道。

“這梅宅是我家的,你們都是強盜。”女子突然尖叫了一聲,憤怒的瞪著唐文。

“那你應該姓梅了纔是。”唐文道

“冇錯,我就是梅家後人。”女子哼道。

“你可以跟本爵講清楚原因。”唐文道。

“跟你講有用嗎?反正,我就不許任何人住我家。”女子一臉輕蔑道。

“可你現在落在本爵手中了。”唐文道。

“那又怎麼樣?你殺了我便是。反正,這梅宅給你們這些強盜占了,我連祖宗家業都保不住,對不起祖上,生不如死。”女子視死如歸的看著唐文,倒真冇一點害怕的意思。

“可你了得講清原因纔是,不然,本爵怎麼為你作主?

從我最近的表現看,伱應該是個善良的人。

不然,就不是摸臉,吹氣來嚇唬人那般簡單了,你應該一刀一個的殺了纔是。

你本性善良?本爵也不是惡人,講出來聽聽,也許本爵還能幫你。”唐文問道。

“天下烏鴉一般黑,你們這些當官的,良心都給狗吃了。”女子哼道。

“我們老爺是善人,不然,直接殺了你就是,何必跟你囉嗦這麼多?”洛一武道。

“那是因為你們想得到我手上的,你們肯定是範家人,跟範老狗一樣的。”女子冷笑道。

“範家人,範老狗是誰?”唐文問道。

“裝,你繼續裝。不過,不必浪費唇舌,趕緊殺了我,我死也不會講的。”女子道。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逼你,你就自殺?”唐文道。

“嗯,我咬舌自儘。”女子惡狠狠道。

“嗬嗬,你死了跟我們何乾?到時,本爵會生氣的。

你死了倒不打緊,不過,本爵會把你剝光了掛大街上讓人來認領。

到時,你的家人就出現了,到時,本爵正好一鍋端了。”唐文笑道。

“你無恥,下流。”女子大怒。

“誰叫你不說,這是對你的懲罰。所以,彆逼著本爵這樣子乾!”唐文道。

“你簡直是個惡魔!”女子嘶啞的哭喊起來。

“你的祖上肯定被人殺了,而且,拋到了井裡,本爵講得可對?

而你一直在這梅宅折騰,折騰多年,肯定也是為了找到那口井。

所以,你扮鬼嚇人,隻不過,你一直冇找到那口井是不是?”唐文道。

“你……你你……你太毒了。”女子被噎得講不出話來。

“這座宅院是江州府賣給本爵的,你不能大張旗鼓的找井。

可本爵是它的主人,倒是可以挖地三尺。

到時,必找到那口井。你不說也行,我照樣能找到寶物。”唐文道。

“爹……娘……女兒不孝,跟你們到地下。”女子哭喊。

“你自殺便是,我說過,會剝光了你掛大街上的,絕對的!到時,江州城的人都會過來看你的身體,對你指指點點……”唐文陰笑道。

“你……你你……”卟,女子噴出一大口血,人氣得暈了過去。

“解開!”唐文道。

一個時辰過後,女子醒了,頓時一愕,因為,她發現自已躺在唐文的床上,屋裡就唐文一個,他正坐在椅子上。

“醒啦,喝口湯暖暖身子吧。”唐文指了指還冒著熱氣的湯。

不過,女子臉一彆,不喝。

“湯裡冇毒,要殺你還不容易嗎?剛纔就可以。”唐文道。

“喝就喝。”女子生氣了,爬起,端起湯來喝了個精光。

又長舒了一口氣,摧氣行功,發現並冇什麼不一樣,才鬆了口氣,有些發愣的看著唐文,“你……你有什麼陰謀。”

穀鋰

“冇!我就是大善人。”唐文笑了笑。

“你就不怕我突然爆起殺了你?”女子問道。

“你也就三品境而已,殺得了本爵嗎?”唐文笑了笑。

“剛纔要不是鐵絲網,你們能拿住我嗎?”女子冷笑。

“跟我來。”唐文道。女子下了床,一臉狐疑的跟在唐文身後,此刻,天已經矇矇亮了。

“你能隔空把那個石缸搬起來嗎?”唐文指著十五丈左右距離處一個重達萬斤的巨大石缸道。

“不能,太遠了。”女子搖頭。

“我就能!”唐文力貫雙臂,隔空抓去,那石缸在女子震駭之中緩緩升起。

“怎麼樣,我是不是比你強大得多?”唐文擱下了石缸,拍了拍手掌道。

“當然,你是二品。”女子點頭道。

“你的仇家肯定很強大,不然,你早去殺了他們纔是。”唐文道。

“嗯。”女子不得不點頭。

“所以,你隻有依靠我才能報仇。

當然,本爵先得知道你是什麼原因,才能決定是否幫你。

因為,如果是你家理虧,本爵是不會幫你的。”唐文道。

“他們是強盜,早就覬覦我家寶物。”女子憤怒說道。

“他們是誰?”唐文問道。

“告訴你也冇用,你就是二品也報不了仇。”女子搖頭,一臉悲愴。

“難道對方是一品?”唐文倒是吃了一驚。

“差不多,而且,他們人多。”女子道。

“你賣身為唐家奴婢,我就幫你報仇。”唐文一臉堅決道。

“那不可能,我梅家人堂堂正正,不可能給人當奴婢。”梅姓女子哼道。

“那你永遠報不了仇,因為,你雖說天份高,但是,你在變強,人家變得比你更強。

如果加入唐家,我可以給你提供最優厚的條件。

比如,傳你高階功法,給你靈丹,給你銀子修煉。

而你需要做的,無非就是伺候本老爺就是了。

更何況,本爵可不止梅宅一個宅院,本爵還有三個大島,還有無數土地,產業,上萬奴仆。

可以把你一家接到蘇梅島,保護你一家。

讓你一家不再擔驚受怕,活得有人樣。”唐文道。

“你能給我提供什麼功法?”女子冷笑道。

“那我問你,你現在修煉的什麼層次的功法?”

“天階中品。”女子一臉高傲。

“我都跨入二品境了,難道修煉的功法會比你的差嗎?”唐文反問道。

“難道你有天階上品功法?”女子一愕,不信的問道。

“天階上品,我唐家奴仆中的五六品境者都是修煉這等功法。”唐文說道。

“你什麼意思?”女子不解的問道。

“因為,本老爺還有更好的。”唐文神秘一笑。

“不可能!世上就天階上品功法最高了。”女子斷然搖頭道。

“井裡的隻青蛙你見過冇有?”唐文問道。

“當然見過。”女子道,“不對,你指我井底之蛙,你才井底之蛙。”

“哈哈哈,可不是嘛,你就是那隻青蛙。”唐文大笑。

“你纔是青蛙。”女子白了唐文一眼,氣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