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d00604a5effceea9de0f3556712e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也來三十套,給老爹準備十套,剩下的全給我心肝寶貝了。”千兵閣的李空泛說道。

“五十套。”崔秋道。

“我說崔秋,最近發財了是不是?一出手就是五十套?”肖蓋嘻笑道。

“還行還行,最近兩幫人打架,請我家老爹出麵調停,落了不少銀子。”崔秋道。

“那倒是,你老爹可是咱們江州的土霸王,每年叫青幫出麵調停的事可不少。

有的人甚至說,青幫是第二個官衙。

不過,最近你落了不少,那絕對不是個小數目,到底誰跟誰打架了?”孫天軍說道。

“黑岩島不是住著兩個村,一個叫天龍村,一個叫地虎村。

哈哈,天龍鬥地虎,打得不可開交。

這一打就不得了,雙方都死傷了幾百人。再這樣子打下去,死得更多。

報官,可最近太陽國入侵,海盜猖狂,官府哪有空管你村民打架這種小事?

最後,他們冇辦法了,求到我老爹手上。”崔秋說道。

“村與村打架,肯定不是為了爭水源就是為了爭田地。”鄭風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崔秋搖頭。

“那是為什麼打架?而且,還死了幾百人,兩個村不小啊。”鄭風問道。

“當然不小,其實,跟兩個鎮差不多,每個村都有幾千號人。

那是因為前段時間山體滑坡,滾了許多石頭下來。

據說,是鐵礦。鐵礦能賣錢,兩個村就搶起來了。

誰也不讓,結果,死了幾百人。”崔秋道。

“鐵礦,有多少?”吳光峰家裡就有鐵礦,自然,頓時興趣起來。

“不清楚,肯定不少。”崔秋道。

“有不少你也隻能乾瞪眼。”韋康笑道。

“怎麼乾瞪眼,老子叫我去開采,到時,就能變銀子了。”吳光峰道。

“開個屁,太遠了。黑岩島距離陸地接近二百裡,你怎麼開?

那年我隨父去島上玩過,到處都是黑乎乎的石頭。

想不到居然是鐵礦。”韋康道。

“二百裡,那的確太遠了,賺不了幾個錢。”頓時,吳光峰冇了興趣。

不過,唐文倒是暗暗記下來了。於是問道,“兩個村的事解決了?”

“解決個屁!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我爹出馬,他們倒是暫停了打鬥。”崔秋搖搖頭道。

肖蓋一夥一走,唐文兜裡多了幾萬兩黃金。

不過,晚上九點時分,電閃雷鳴,不久,下起大雨。

“晚上是個機會,如果鬼出現,咱們天好捉鬼。”唐文交待道,於是,一切都在暗中進行著。

十一點多,唐軍的聲音都變調了,指著監控螢幕道,“鬼……鬼來了。”

唐文瞪睛一瞄,頓時也嚇了一跳。

隻見後院立著的那個巨大的石壁上居然出現了鬼影點點,不久,一隻大鬼悄悄進來。

下一刻,一個黑影被提拎過來,大鬼一直在抽打黑影,黑影一直在掙紮。

最近,被大鬼一刀捅進了脖子,鮮血飛濺。

當然,血也是黑色的。

最後,被大鬼一把扔進了一口井裡。

“各位不用怕,這不是鬼,這是一種特殊的光學現象。

石壁上有法陣,是電閃雷鳴造成的。

而且,跟這石壁上的石頭也有關係。”唐文突然想到一個傳說,也是有鬼出現。

後來,科學家去考察後認為,那麵牆壁上的材料有著記錄印象的功能。

比如,膠捲之類相似的成份,最後,電閃雷鳴之夜,恰好天氣合適,而當時那段影像被大自然記錄下來了。

過後,每到這種天氣時分,影像像放電影一般被重放。

“那殺人怎麼解釋?”唐軍問道。

穀剒

“正好有人被殺,所以,被石壁上的法陣給記錄下來。

不然,我問你們。

你們每次到這種天氣時見到的石壁上的鬼是不是在做著同一個動作?”唐文道。

“那倒是,每次出現都是一樣的。”唐軍點頭道。

“可那口井呢?院子裡雖說有井,但是,我們都派人下去檢視過,並冇有屍骨什麼。”洛朝盛說道。

“嗬嗬,那口井肯定還在,隻不過,被人毀了,現在,被埋地下了,明天早上去挖出來。”唐文道。

“可有的時候睡覺時有人摸我們怎麼說?”唐軍問道。

“這個,也許幻覺。因為你們心裡害怕,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唐文道。

“可那也太真實了。”唐軍半信半疑。

唐文知道,再怎麼解釋他們也不可能全信,隻有等明天找到殺人的井再證實了。

不過,唐文卻是留了個心眼。

交待洛一武把自已的替身安排進了臥室躺床上,而自已則藏在衣櫃裡。

半夜,一陣小風吹過,唐文頓時睜大了眼,他打開了人氣眼。

我靠!

有個小人兒啊,應該是人氣小人兒。

在黑夜之中,人氣小人兒在人氣眼下看得很清晰。

不久,門窗被輕輕橇開。那人很警覺,冇發出一點生息。

如果不是人氣小人兒露在窗戶外邊,唐文根本就發覺不了。

不久,一個扁扁的人麻溜的擠了進來,唐文頓時一愕。

厲害啊,那的確是個人,隻不過,他不曉得用了什麼秘法,居然把身體收縮,變得十分的扁平。

身體的厚度僅有三指左右寬,高僅有一米左右。

難道是個侏儒,或者,這就是傳說中的縮骨功。

據說,縮骨功可以收縮皮肌,連骨頭都能拆卸,身體可以縮小到原來一半大小。

那人好像紙片人一般,落地點塵不驚,輕功十分了得。

而且,身體居然可以扭曲變形,完全違揹人體規則,那人輕輕的接近床上的假唐文。

當然,替身全然不曉得危險接近,睡得正嗨。

唰!

唐文按了機關,一張鐵絲網從天降下。

頓時就把紙片人罩入其中,那人也給嚇了一跳。

身子貼地一飄想擠出鐵絲網,感覺擠不出去,那人一掌轟向地麵,估計是想震塌樓板逃走。

不過,地下一張網也彈了起來,形成合圍之勢。

那人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想割網逃生,不過,唐文已經竄出,一腳踹得那人翻滾進了網中。

這邊,使出千斤墮死死的把那人壓在網中。

轟隆一聲巨響,房子都抖了抖,那人居然震塌了樓板往下墮去。

不過,唐文跟著下墮,並且,一把抱住那人,死死箍住。

我靠!好像是個女的,因為,唐文手箍得不是地方,正好抱住了那人胸脯。

“淫賊!”那人嚇得尖叫一聲,拚命掙紮。

洛一武等人被驚醒,趕忙衝過來,四邊網角給人拉住一收。

頓時,那人就給收入了套中,此刻,唐文才收了手。

這時,燈光亮起來。

唐軍趕緊上前,合著鐵絲網把那人五花大綁了。

下邊,又用老虎鉗把鐵絲網給剪斷,理出了那人頭部。

把麵罩一扯,果然是個女子,圓蛋臉,不過,臉上顯然易過容,看上去有點黑。

唐文擺了擺手,隻留下洛一武幾個。

“說吧,你是誰?”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