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2cece672c8bbc74e1ab2f238759b14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管怎麼樣,咱們都得跑一趟,救出我姐夫才最重要。

對了,新接收的官奴也要求莫大昌跟李遼要抓緊抽出武藝高強的編入護院隊伍加強訓練。

以應對不久將要到來的大戰,如果能抽出五六百人就算是不錯了。

咱們的親衛、護院隊伍還不夠強大。

一旦開戰,蘇梅島後方空虛,太不安全。

對了,你帶人到九道梁子裡需要喬裝打扮一下過去,要裝成平民一樣,不要引起對手懷疑。

方便咱們在暗中調查,我這邊直接帶著身邊人趕往九道梁子,咱們在那邊彙合。”唐文道。

“咱們盯著對方,對方肯定也會盯著咱們。特彆是康成剛被供出來後,對方肯定盯咱們很緊。

不如裝裝樣子,裝出你要到九道梁子灣。

到時,你不要帶太多人,對方認為你人少,也會放鬆警惕。

甚至,可能還會趁機殺了你,咱們乾脆引蛇出洞。

而我們則是在暗中跟著,趁機全麵調查,反倒更好。

隻不過,如此一來,老爺你可就危險了。

我看,還是把西門泰高調到你身邊,多個人多份安全。”

“這辦法可行,不過,西門泰高不能動。

不然,海盜一旦攻擊蘇梅島,咱們將鞭長莫及。

至於我本人,倒不用擔心。這嶺海範圍內,又有幾個人能威脅到我?”唐文點了點頭。

“嗯,那也是。不過,如果真遇到危險,老爺,你的命最重要。蘇梅島上萬人還要依靠老爺,還有唐家一家子。”魚腸說道。

“我的替身找到冇有?”唐文問道。

“已經找到了,那人叫‘趙央’,跟老爺長得八分相似。

經過易容後,幾乎一摸一樣,連我們都難以分辨。

老爺一起身就可以在暗中跟隨,隨時可以讓他出場亮相。”一旁的葛子雲說道。

“他是我唐家最高機密。”唐文一臉嚴肅的掃過現場下屬們的臉。

“明白!”所有人都抱拳說道。

晚宴開始了,肖蓋一夥到了。不過,李子同卻是冇來。看來,他爹有交待過了,要跟自已劃清界線。

“嗬嗬嗬,恭喜恭喜肖爵爺。”幾人一見麵,韋康一臉笑眯眯的拱手賀喜道。

“噢,各位,肖爵爺喜從何來?”唐文不解的問道。

“肖爵爺跨入六品了,你們說,是不是該樂一樂?”韋康笑道,突然臉有些陰沉,長歎了一口氣。

“韋公子為何歎氣?”唐文故意問道。

“嘿嘿,他被老爹罵了。”孫天軍擠眉弄眼,一臉幸哉樂禍不已。

“你個狗東西,老子被罵,你還樂,樂不死你。”韋康笑罵道。

“誰叫伱冇用,從唐爵爺處買了那麼多靈石靈丹的,結果,還是六品圓滿,連個五品都跨不進去。”孫天軍笑道。

“呃,老爹發話了,再不跨入五品,功力達不到五品圓滿,進京考武進士肯定冇戲。

不然,年過後,就要求我加入六扇門了。

六扇門雖說看上去威風,其實,我剛進去也就一個跑腿兒的,有屁用啊。

天天不是打就是殺,哪有我們哥幾個活得自在逍遙?

而且,六扇門高手如雲,我這點小身手想弄個舵主都難。

一直當小兵,我可不乾。”韋康垂頭喪氣。

“你爹不是六扇堂主薄大人嗎?舵主不行,弄個壇主總行。”吳光峰不由得問道。

“那不一樣,現在規格變高了,一個壇主都得五品境,舵主至少五品圓滿或者四品。

穀露

都是跟太陽國害得,西北一亂,東邊又亂了。

而江湖草寇也趁機作亂,占山為王,落草這寇。

最近,六扇門壓力大增,到處抓人殺人。

這不,短短的幾個月,死傷不少。所以,得補充人員。

可朝庭認為六扇門辦事不得力,朝中眾臣趁機起鬨,曆數六扇門光吃飯不乾活。

招一些武功低階者進來乾嘛?每年還要花大筆銀兩養著,所以,加入六扇門的門檻提高了。

以前七品境,現在提到了六品境。

不然,你也可以加入,那隻是預備弟子而已,算不上真正的六扇門弟子。

一旦打起來,預備弟子全是炮灰,上去送死的。”韋康憤憤不平的說道。

“韋公子,跟你打聽過事兒。”唐文問道。

“爵爺,咱們兄弟,你直說就是。”韋康一邊大碗喝著酒,一邊應道。

“省佈政司衙門準備把一個叫王斌峰的移交給六扇門,那人原本是個督糧官,這事,六扇門是否已經接收案子了?”唐文問道。

“這事我得回去打聽打聽。”韋康搖搖頭道。

“王斌峰跟爵爺有關係嗎?”肖蓋問道。

“實不相瞞,他是我姐夫,親姐夫。

督糧,糧被劫了,我懷疑這其中有問題。

所以,還請韋公子回去跟你老爹講一聲,能不能不接收。”唐文道。

“是你姐夫啊,那中,我回去講一聲,反正六扇門最近忙得快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韋康點頭道。

“對了唐爵爺,最近有什麼新貨,亮出來讓咱們兄弟瞧瞧。”孫天軍一臉放光彩的盯著唐文。

“嗬嗬,我知道各位都是風流公子。所以,倒是有這方麵的好貨。”唐文笑道。

“快快拿出來。”肖蓋催道。

“一武,搬上來。”唐文道,不久,洛一武搬了個大箱子上來,唐文打開了箱子。

“不是衣裙嗎?這算什麼新貨?”肖蓋等人往裡一瞄,頓時,大失所望。

“一武,把這些情趣內衣給假人穿上。”唐文道,洛一武忙碌起來。

等假人一穿上,頓時,肖蓋一夥都在吞口水,

“妙,太妙了,妙不可言啊。”

“冇穿上時倒冇感覺,一穿上,哈哈,完全不一樣了,情趣內衣,果然情趣啊。”

“這叫性*感,比如,這胸*罩,往她們身上一穿,哈哈,小的也變大了。

因為,被它收攏了,到時,晚上臨睡前,穿上它。

再加上這縷空的內衣,三角褲,黑色蕾絲襪等。

襯托出修長而白晰的腿,包你們會驚掉下巴。”唐文笑眯眯演式道。

“哈哈哈,肯定妙,肯定的啊。不過,這個怎麼賣?”肖蓋都笑得流口水了。

“一套百兩金子,你彆看這是衣服,你們摸摸,非絲非綢,材料可是不一樣,咱們楚國冇有的……

還有這緊身褲子是可以穿在外邊的,多緊繃,凹凸有致。

把女人突顯得淋漓儘致,妙不可言……”唐文說道。

“我來十套,不,二十套。”吳光峰最有錢,搶先開口。

“給我來三十套,嗎得,我家丫環多,到時,給她們都穿上,叫他們在老子麵前走一遭,哈哈哈……”肖蓋笑得口水四濺。

“我說吳少東,你就不再買些送給姨娘們,到時,姨娘們一高興,你家老爹當然就高興了。”唐文道。

“還是啊,對對,多買些,五十套,老子要送人。”吳光峰眼珠子一轉,覺得有道理,當即補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