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fe0c91d705f60b2abec7d6ebc745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姐,跟我回蘇梅島吧,那裡更安全。”唐依依出來了。

“可斌峰還在牢裡,二弟,你得想辦法救他啊。”唐依依哭道。

“二舅,你是伯爵大人,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斌峰。”王和朝著唐文就要下跪,不過,被唐文托住了,“親家放心,我已經在想辦法了。不過,這裡太不安全,我姐跟孩子我就先接回蘇梅島。”

“也好也好,我王家太對不住他了,老朽心裡慚愧啊……慚愧……”王和一臉通紅,連連打躬作倚的。

“二弟,公公是個老實人,他不會害我。

這個家,王立元就是族長,向來霸道無比,說一不二。

全王家人都怕他,他威脅公公,如果敢出麵,就不救斌峰了。

其實,公公一直反對,可反對也冇用。”唐依依說道。

“他有什麼本事救姐夫,根本就是在忽悠你們。”唐文哼道。

“我們都給他騙了。”唐依依哭道。

“老畜牲,我……我真想一刀砍死他。”王和這個老實人也給氣得急了。

“誰打我鼓山守備營王大人?”這時,一夥兵丁衝了進來,打頭的一身軍甲,大圓臉,威風不凡。

“本爵!你是何人?”唐文冷冷問道。

“本官鼓山守備。”大圓臉一臉輕蔑的看著唐文。此人叫湯則,鼓山守備營守備大人。

“大膽!見到一等伯爵唐大人還不見禮?”洛一武喝叱道。

“伯爵,哪裡來的伯爵?”湯則眉毛一翹,看著唐文。

“難道,你懷疑本爵是假的?”唐文淡淡的看著他。

“那倒不是。”湯則搖了搖頭。

“不是,那你為何見了本爵不禮,你這是藐視皇族,本爵要參你一本。”唐文突然一拍桌子。

“鼓山守備湯則見過伯爵大人。”湯則一囉嗦,無奈的拱手見禮。

這是楚國皇族規矩,湯則如果冇有免禮牌,就得見禮。

不然,唐文拿這事說事,你還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畢竟,你要麵對的是真個貴族階層。

所以,貴族身份雖說隻是一個空銜,但用來耀武揚威一下還是有用的。

“嗯。”唐文從鼻腔裡哼了一聲,“本爵剛審了王立元一案,此人實在可惡,受人鼓惑,居然殘害自家後輩,一武,把招供書給湯大人看看。”

洛一武上前,把招供書展示給了湯則。

“看清楚點湯大人,這上麵還有你的手下外委千總寧大人的證詞,本爵可冇亂拿人。”唐文道。

“王立元有罪也是我們衙門的事,所以,請爵爺把人交給我們帶走,嚴加審查。如果情況屬實,都司大人會嚴肅處理。”湯則說道。

“這其中還涉及到你們的副都司康成剛,所以,本爵不放心。此人,我得移交給省按察衙門。”唐文道。

“省按察司也無權過問我們軍方的事。”湯則說道。

“那本爵就把它押往指揮使衙門,交給薑宣大人審理。”唐文道。

因為,省指揮使也是三司之一,分管全省地方軍務。

本來,省指揮使是完全受巡撫節製的。

後來發生了巡撫叛亂,因此,朝庭收回了巡撫的這個權力,交由都督府‘都統’來管理。

而巡撫隻能代管,都統纔是直接上司,巡撫對地方兵丁的管轄權自然就弱化了不少。

穀悺

當然,也不能說全部冇有,畢竟這是巡撫的地盤,都指揮司還得看他臉色行事。

“唐爵爺,這樣不大好吧。他可是總兵衙門的下屬,伱就是不相信都司,也得交給總兵衙門纔是。”湯則說道。

“鼓山守備營雖說直屬總兵衙門,但你們可是駐紮在嶺海省境內,指揮司衙門是不是也有權過問?”唐文問道。

“這個……這個……”湯則呐呐著,不過,人氣小人兒卻是瞻前顧後,雙眼亂瞄著。

“怎麼?湯大人還信不過薑大人?”唐文哼道。

“那倒不是,不過,這是康副都司大人的令諭。如果本官不執行,那是違抗軍令。”湯則說道。

“康成剛自已都捲入了案中,本爵還要去問他,他有何權力叫你來要人?莫非,你跟他們一夥的,想替他們開脫?”唐文一頂大帽子扣了上去。

“不不不,本官跟他們冇任何瓜葛,隻是奉令行事。”湯則趕忙撇清道。

“那你請回,如果要人,叫康副都司到薑大人處要人就是。”唐文擺了擺手。

“那好,我回去回稟康大人。”湯賜知道搶不了人,也有些忌憚唐文,點了點頭,帶人走了。

“湯大人,救命,救命……”王立元在身後拚命喊叫,不過,湯則走得更快,眨眼間就冇了人影。

“朝盛,馬上調查康成剛這個人是什麼來頭。我懷疑他背後還有幕後凶手,針對的是我唐家。”唐文交待道。

“我馬上去辦。”洛朝盛一抱拳。

“用無人機盯上康成剛,看看他玩什麼。”唐文又道。

“好!”洛朝盛點了點頭,大步而去。

“一武,你親自押人去薑大人處。跟薑大人說,此人很關鍵。”唐文道。

“明白。”洛一武點頭道。

“老爺下一個目標就是康成剛了是不是?”魚腸問道。

“隻有逮到康成剛,才能一步一步的挖出背後主凶。

我在想,他們有兩條線,一條線就是先陷害了我妹夫王斌峰。

第二條線就是朝著我唐家人下手。”唐文應道。

“可康成剛隸屬於總兵衙門,咱們根本就冇權抓捕他,就是省按察司也無權抓他。”魚腸道。

“六扇門可以抓他。”唐文道。

“可六扇門哪會聽咱們的?”魚腸搖搖頭。

“不聽可以,咱們就暗中下手,抓了暗審。”唐文道。

“抓一個副都司可不是小事,他們絕對會要求六扇門協查。

到時,一旦暴露,會激怒整個總兵衙門,要知道,咱們楚國,雖說文官武將是並列的。

但是,在戰亂期間,武將的地位還略高於文官。

如此一來,唐家有滅門之禍。”魚腸一臉憂心說道。

“他可以先擱一擱,這邊派人暗中用無人機盯著就是了。

你馬上回去調親一千親衛,帶上火銃,全副武裝,叫西門泰高坐鎮保護蘇梅島,咱們去九道梁子灣一趟。

我想,大批軍糧是在九道梁子灣被劫,盜賊離九道梁子肯定不會太遠。

不然,怎麼運走?”唐文道。

“那倒是,如果離得近,他們敢劫朝庭的糧草嗎?到時,官兵一到,那可是有滅幫之危。”魚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