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c5732c8fbb8e7cd9eef0f415c1c4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姐,有你弟在,哪個敢動,腳來腳斷,手來手碎!一武,叫幾個丫頭過來,幫我姐洗浴更衣。”唐文大吼道。

“朝盛,你馬上趕回去。”洛一武衝他兒子道,洛朝盛著頭,衝了出去。

“你是何人,膽敢在我王家撒野,馬上報官,抓進大牢!”這時,一直坐著冇講話的紫衣老者氣勢洶洶指著唐文吼道。

“去你嗎的!”唐文氣壞了,一掌抓去,老者被隔空抓過,叭叭叭……

唐文纔不管你誰,先賞了他幾巴掌,打得老頭滿嘴是血。

“彆……彆打了,這是夫君的叔公。”唐依依一看,趕緊說道。

“狗屁的叔公,就是他叫人打你的是不是?”唐文問道。

“你……你,膽大包天,膽大包天,敢打本大人。”王家叔公王立元顫抖著在人扶著下站起,指著唐文道。

“小子!你完了,你居然敢打千戶大人。”這時,從外邊衝進來幾個兵士。看那身穿著,打頭的還是個外委千總。

“把他抓起來,抓起來,抓回營裡,往死裡打。”王立元一看,氣急敗壞的指著唐文大喊。

“叔公,你彆抓我弟,他是斌峰的小舅子,小舅子啊。”唐依依一看,嚇壞了,趕忙求情道。

“你個掃把星,給我王家帶來了災難。連她一起抓,抓回軍營打。”王立元大叫道。

“小叔,不能抓她啊,她是斌峰的妻子。”唐依依的公公王和一聽,趕緊求情道。

“都是伱一家害的,你還有臉說,抓起來,打,往死裡打!”王立元大罵道。

“老傢夥,看來,抽得還不夠是不是?”唐文臉一板。

“老爺,我幫你抽。”唐軍喊了一聲,衝過去,一把推開扶著的王家族人。

又是一巴掌過去,王立元被抽得摔趴在地,大哭起來。

“殺!”那個外委千總一看,拔出刀來帶人衝將上來。

“嶺海一等伯唐文大人在此,誰敢亂動,殺無赦!”魚大俠大吼一聲,身子一挺,攔住路。

“伯爵?”頓時,外委千總縮了縮脖子。王家族人也愕了一下,看向了唐文。

“二弟,你什麼時候成伯爵了?”唐依依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這事以後跟你說。”唐文道。

“姐姐,咱們先回去,這裡,不要也罷。”唐文道。

“不……不,公婆他們人不錯,隻是叔公要打我,他們也冇辦法,我還有孩子。”唐依依不捨得離開。

“老爺,我帶了人回來了。”這時,洛朝盛衝了進來,把丫環從馬背上抱了下來。

“先把我姐清理乾淨,換上衣裙。”唐文道。兩個丫環趕緊上前,扶著唐依依進去了。

王家族人,自然冇人敢動。

“來人,把這個神棍給我押進來,本爵要親審!”唐文袍服一撩,往堂廳裡去。

王立元想偷溜,不過,被唐軍等人逮了回來。

“威!”唐文的親衛站兩排,一聲吼,道士嚇得一囉嗦,一把跪下了。

“報上名來!”洛一武一聲喊。

“我……小人叫張道全,是天雲寺道士。”道士慌得趕忙說道。

“你說我姐是掃把星?”唐文冷冷的盯著他。

“我……我冇……”張道全嚇得一抖,趕緊搖頭。

“本爵剛進來就聽你在喊,你居然不老實,打!”唐文道。

啪啪啪……

幾個親衛上去,拳打腳踢。

“啊,王大人,救命,救命啊。”張道全大聲喊道,王立元自已都給嚇死了,哪還敢吭聲。

“啊……啊……我說我說,是王立元給了我一百兩,叫我到王家來演戲的。”張道全大哭起來。

穀獇

“胡說八道,我怎麼會叫你過來演戲?”王立元嚇得一囉嗦,拍桌而起。

“明明是你給了我一百兩,還說很簡單,往唐依依身上潑糞便,指責她是掃把星,要羞辱她,讓她羞愧自儘。”張道全喊道。

“小叔,你怎麼能這樣,斌峰在時對你向來言聽計從,孝順你,你怎麼乾出豬狗不如的事?”王和這個老實人也生氣了,指著王立元問道。

“王和,彆聽他們瞎說,張道全根本就胡言亂語,他是被打傻了。”王立元狡辯道。

“王立元,不老實是不是?”唐文冷冷看著他。

“我是千戶,千戶,你無權審我。趕緊放了我,不然,守備大人一到,你死定了。”王立元喊道。

“你害我妹妹在前,現在又威脅本爵,來人,打,給我打!”唐文一拍桌子。

“嗬嗬,王立元,老子會讓你生不如死。”唐軍陰笑著走了過來。

“啊啊,打人啦,打人啦,寧大人……寧大人……”王立元衝著那個外委千總大喊道。

寧大人縮了縮脖子,咱自身難保,哪還能救你,自然,裝聾作啞,不作聲。

“唐軍,這個老畜牲怎麼對待我姐,你就怎麼樣招呼回去。”唐文道。

“來人,找幾盆屎來。”唐文喊了一聲,順手撿起地上的鞭子。

照準王立元劈哩啦啦一陣猛抽,打得王立元翻滾著,哭喊著,眼淚鼻涕一起出來了。

卟!

洛朝盛端起屎盆子就往他身上潑,往衣袍裡灌,往嘴裡灌。

啊……唔……救……

王家一夥嚇得兩股顫顫,好幾個當場就尿了,頓時,堂廳上臭不可聞。

“捉幾千隻螞蟻來,放這條老狗衣袍裡。”唐文道。

“你個天殺的,不得好死!”王立元大叫著。

不過,老狗非常的頑強,被螞蟻咬著,痛苦的扭曲著,咬牙切齒,居然一直硬頂著不吭聲。

唐文瞄了一眼他的人氣小人兒,發現一臉驚恐的看著遠方,好像在害怕什麼似的。

心裡肯定有鬼!唐文心裡有數了,一拍桌子,吼道,“還不招,來人,先斬斷他小兒子一隻手臂送上來。”

“我就去!”唐軍大聲的應了一聲,猙獰的看了王立元一眼,轉身就往外走。

“記住,砍了直接拿上來就是,他再不招你就補砍一條腿……”唐文交待道,唐軍連連點頭。

“啊……不要,我說我說我說……”王立元大哭起來,連連叩頭。

“說吧,不說你兒子的腿就拿來喂狗了。”唐文陰森森說道。

“是康副都司跟我說,如果辦成,就正式推薦我成為‘鼓山守備營’千戶。”王立元說道。

“小叔,你簡直畜牲,畜牲啊。

斌峰可是你的侄孫,他人在大牢,你居然這樣陷害侄孫媳。

你是不是人啊?”王和氣得全身發抖,撲上前去,踢得王立元慘叫不已。

“豬狗不如!”

“枉為人叔!老東西,打死他。”

“應該浸豬籠!”

“我們都被老狗騙了!”

頓時,王家族人一片喊打。

特彆是王斌峰一脈族人,衝將上去,又踢又咬又踩。

“救命啊,救命啊……”王立元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來人,把這條老狗送到官府。”唐文擺了擺手道,再打就冇命了。

搞出人命的話又被嶺海書院逮到把柄,反倒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