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9fd5c54dec7e307fcc14d76d5ede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先幫姐夫墊一百萬兩,你們撤回案子。

而且,在牢裡不能對我姐夫用刑。

這事,我覺得有奇巧,所以,想接手案子,親自查一查。

如果真是我姐夫造成的,我二話不說,你們該怎麼做就怎麼辦。

但是,如果我姐夫是冤枉的,我唐文絕不會放過對手!”唐文道。

“對手?”萬寒鬆應了一句,不由得看了蕭森國一眼。

“好吧,既然爵爺提出如此要求了,我們可以到六扇門一試。

不過,你墊付的銀兩得先到位。

到時,上頭查下來,我們也好用此應對。”蕭森國說道。

“可以。”唐文點了點頭,看了洛一武一眼,洛一武打開公文包掏出一疊銀票。

蕭森國看了萬寒鬆一眼,道,“這事如果真查實是你姐夫造成的,這銀子我們不會還給你,當然,可以給你折成戰功。你要明白,這事,我們也要擔很大風險。”

“扣!”唐文臭著臉哼了一聲。心裡直罵好狠……

“好!羅師爺,馬上擬個公文。”下邊,跟唐文簽了契約。

“叮咚,你已達到開啟條件,可以開啟第19次時空穿越。”這時,係統有反應了。

“本爵還有事,就此告辭!”唐文匆匆出了衙門,找了個客棧緊關房門。

拋出靈石佈下融合法陣,瘋狂吸收那三千多號官奴的人氣。

唐文驚詫的發現,這次吸收的人氣之中居然帶著一些紋絡樣的東西,好像一個個米粒大的文字似的。

這是何物?

莫非是代表咱這次吸收的人氣之中讀書人多?

反正也搞不明白,吸收完畢,大地主空間大屏上數據閃了一陣子,更新了:

人氣指數:15733。

土地麵積:12022頃。

財富指數:950萬兩黃金,靈石2030顆。

武功境界:二品中期。

行禮載重:15000噸。

行禮緩存:六天。

穿越時間:180天。

人氣眼:三品。

老婆指數:1.5

大地主係統:4.0

智力等級:120.

除了功力晉級有些爆,一下子由半步二品跨入了二品中期,算是對前次人氣吸收的補償。

彆的方麵提升還算是正常,隻不過,係統又多出了一個‘智力等級’指標。

自已的智力等級給係統評定為‘優秀’,優秀的分值範圍是‘120-129’,自已了不過剛剛跨入優秀門檻。

照此推算,自已以前豈不是隻能算是‘中上’,比普通人略強一些。

係統以前為何冇出現智力指標,難道是因為這次吸收了官奴的人氣,因為官奴之中讀書人較多。

人說,讀書開智慧,吸收得多了,自已的智力等級跟著也晉升了。

這個推論如果能確定,今後自已的買奴仆的時候也得向讀書人發展,因為,他們能提高自已的智力水平。

智力等級高了,說白點,變得聰明瞭。

今後回雲海市學習各方麵技術的速度肯定也隨之提高,這對唐文來講也有實用性。

當然,人變聰明瞭,學什麼都快得多。

哈哈,當吸收的讀書人人氣越來越多時,老子會不會成為愛因斯坦這樣的天才?

穀夋

唐文有點丫丫了。

不過,唐文現在可冇時間穿越,回到梅宅。

看看不到三點鐘,請客吃飯還來得及,於是,唐文帶上幾十個親衛直奔姐姐家而去。

“還是大人高明,一句話又為咱們爭取了一百萬兩。”唐文剛走,萬寒鬆滿麵笑容。

“既然他要咱們辦事,當然也得付出代價,老夫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蕭森國搖了搖頭。

“難道王斌峰還真有冤屈?不然,唐文怎麼敢下如此大的賭注?”萬寒鬆想了想說道。

“那畢竟是他姐夫,料必也是被逼無奈。滿朝文武,誰不曉得六扇門是個什麼地方。進去了還想出來?”蕭森國道。

“就怕咱們撤不回來。”萬寒鬆道。

“嗬嗬,你還想撤回來嗎?”蕭森國淡淡的笑了笑,意味深長。

“從我心裡來講,當然不願意。

不過,既然答應了他,也得去申訴一下。

儘力而為吧,雖說我極想得到那一百萬,但是,人總得有良心。”萬寒鬆搖了搖頭。

“有些時候,為了朝庭,為了國家,你我也不得不昧著良心。不過,這事,如果交給六扇門還不如交給唐文。”蕭森國一臉無奈的說道。

“那倒是,六扇門雖說冷酷無情,但是,辦案子可是有一套。除非他們敷衍了事,不然,真決心去辦,王斌峰的事也有可能查清楚。”萬寒鬆點頭道。

“嗬嗬,如果這事是背後有人暗中作鬼,六扇門人家照樣會打點。”蕭森國笑道。

“莫非是嶺海書院,應該不會,他們也知道乾這事的後果,這可是軍糧,捅的是一個馬蜂窩!”萬寒鬆道。

“有些時候要置你於死地,他們還管你什麼?

更何況,即便事情敗露,也難查到他們頭上。

書院出了大批官員,那些夫子教習腦子可不笨。”蕭森國說道。

“唉……唐文攤上他們,也夠嗆。識時務者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們作對,螳臂擋車嘛。”萬寒鬆道。

“的確如此!不要說唐文,就是換成伱我也有忌憚。

他們,太強大了。而且,有一個可怕的關係圈。

這個圈子涉及到眾多官員、甚至,武者、各大家族等。

因為,他們的族人弟子都在嶺海書院修煉學習過。”蕭森國說道。

“這事,我得勸勸唐文。”萬寒鬆道。

“嗯,不然,唐文這是以卵擊石,必敗無疑。

到時,你我可就少了一大助力。

至少,他可是你我的貴人,財神爺。”蕭森國點頭道。

剛到王家,就聽到院子裡傳來女子淒慘的哭喊聲。

唐文一愕,這不是姐姐的聲音道。

“來者何人?”兩個護院看到,想攔人,結果,被唐軍一人一腳的踹得翻滾出去。

唐文衝進院子,頓時氣炸了肺。

姐姐被人綁在一根木樁上,蓬頭散發不說,身上衣裙破爛,旁邊一個惡奴還提著鞭子。

一股屎尿氣傳來,唐文更是炸毛了,肯定是王家惡奴舀起屎便往姐姐身上潑的。

“潑得好,隻有這樣才能清除汙氣,蓋住掃把星的邪氣,保王家平安。”一個神棍道士正拿著拂塵上跳下竄的喊道。

“嘭!”唐文一腳過去,把正揚鞭子的惡奴踹得飛走。

這邊又是一巴掌過去,把道士甩得撞在樹上,滿嘴是血。

“二……二弟……二弟……”唐依依睜開了眼,頓時大哭起來,“二弟,我不是掃把星……”

“打出去!”有人吼道,頓時,一幫王家惡奴衝上來。

自然,唐軍他們毫不含糊,一陣劈啪啦,地下躺了一地都是。

“姐姐,弟來晚了,來晚了。”唐文心裡發酸,一把剪掉唐依依身上繩子。

“二弟……你快走……他們人多,快跑……“唐依依一頭栽下,被唐文抱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