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abb40b7389dbe50076375355ca694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幅畫,不過,跟咱們國法用的是不一樣的手法,風格詭異,很是奇妙。

隻可惜,有年失火,那幅畫給燒了。

郡守大人父親痛心疾首,現在一直病躺在床上,狀若瘋人,時不時又痛哭不已。

張大人為此傷透了腦筋,請了幾十個郞中,隻不過,都冇作用。”楊雲說道。

“那是一幅怎樣的畫,居然能讓張大人父親瘋狂如此?”唐文問道。

“那幅畫還在的時候,我大楚國畫大師‘柳元宗’曾經複製了一份。

後來,張大人花重金買了下來。隻不過,柳元宗雖然下筆如神,但西洋畫的手法跟顏料都不一樣,終究難以畫出神髓。

那幅臨摹畫我見過,畫的是一個英俊男子,上頭還標有‘APOIIO’樣的東西。

柳大師猜測所那個可能就是畫像中英俊男子的名字或者印鑒。”楊雲搖頭歎息道。

APOIIO?

我去,隔壁的,那不是古希臘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的‘太陽神阿波羅’嗎?

唐文頓時給嚇了一跳,這個世界怎麼會出現阿波羅神的傳說?

難道這個世界的古代進程也出現過古歐洲文明?

大東共和國類似華夏現代的平行空間,那這個世界難道類似華夏古代的平行空間?

“君茹,你把我房間裡掛在東麵牆壁上的畫拿過來。”唐文說道。

因為,這可是交好張太守的一個機會。

君茹點了點頭,轉進旁邊的臥房,捧來了那幅歐洲油畫。

當然,這幅油畫畫的卻是十二主神之一的智慧女神雅典娜。

楊雲瞄了一眼,頓時一愕,指著字母‘Athene’道,“奇怪,你這畫上怎麼也有類似的名字。而且,畫風跟柳大師臨摹的畫作有些類似。”

“我這幅畫也是西洋來的。”唐文笑道。

“男爵大人還真是個雅人,居然能弄到如此寶物。”楊雲一捋鬍鬚,感歎道。

“嗬嗬,祖上曾立下戰功,皇族封為涼州伯,連帶著這畫也是皇族賞的。

隻可惜,我唐家一代不如一代。

這畫倒是傳承了下來,是我唐家傳家寶。”唐文睜眼說瞎話道。

“失敬失敬!”楊雲站起,朝著唐文躬身見了一禮,爾後道,“楊某先前對爵爺有些不敬,不過,楊某不才,可也是武進士。”

“哪裡的話,該是唐某失禮了。”唐文搖了搖頭道,總算是明白了。

先前楊雲見自己並不下跪參拜,那是因為人家有功名在身。

大楚皇族規定,有功名在身可以見官不用下跪參拜。

隻微微拱手或連頭就行,就是一個秀才也能擁有如此待遇。

隻不過,楊雲堂堂武進士,混了這麼多年。

怎麼會落魄到煙陵郡任一個小小的捕頭?那至少也得是個七品官纔是。

“剛纔布風已經帶我去見過海盜的屍體了,這些人簡直罪大惡極,居然要搶劫爵爺財物。

此事,我楊雲一定會徹查清楚,給爵爺一個交待。

不過,爵爺居然能剿滅七十幾個海盜,彰顯我大楚神威。

而自己一方卻是冇死一個人,楊某佩服佩服!”楊雲連連抱拳說道。

“那也是機緣巧合,是他們勾結我唐家奴仆,最後被我們識破,請君入甕。

不然,恐怕楊捕頭見到的隻是我唐文一具屍首了。

不,不止我一具,是我唐家幾百具屍體。”唐文說道。

“唉……咱們煙陵郡有些偏僻,而蘇梅島更加偏僻。

這些年戰亂下來,又遇到災荒,死了不少人。

而沿海海盜更加猖獗,朝庭也相當無奈,隻能收縮兵力,保住幾個要塞之地。

水師大部分都駐守在關卡之處,無瑕顧及像蘇梅島這樣的地方了。

特彆是最近,趁著我朝正跟大秦國大戰之即,位於東邊隔海相對的太陽國也是蠢蠢欲動。

提督大人也相當無奈,進一步收縮水師兵力,全部擺在了省城東部對麵,以保省城為主。

不然,太陽國那群賊人一旦攻破我東部防線,省城丟失,我嶺海危險,國家危也。

如此一來,朝庭根本就無力對付海盜,所以,他們越來越猖獗瘋狂。

甚至,前個月還發生了海盜屠島的罪惡行役,簡直罪孽濤天。

可惜我楊雲空有一身功夫,卻是無力剿滅這些賊人,還我嶺海一片清明。”楊捕頭搖頭歎息道。

“所以,本爵也不得不日日操練親衛軍,以保我煙陵蘇梅島安全。

本爵也想衛護周邊海盜安全,替朝庭出些力氣。

隻可惜,朝庭就給了本爵六十人的親衛名額。

如果海盜再次來襲,而煙淩郡鞭長莫及。

恐怕到時島毀人亡,血流成河,屍橫遍野。”唐文說道。

“朝庭有朝庭的難處。”楊雲道。

“楊大人也是日理萬機,最近外省災民難民撞入。

一旦災民難民饑餓難耐,勢必會作出一些搶劫,甚至殺人的勾當來,楊大人也是大傷腦筋。

楊大人能抽出時間親自到我蘇梅島,唐某不甚感激。

隻不過,唐某也是有心無力。

如果朝庭能多給我些名額,我倒是可以組建更強大的親衛軍。

到時,打擊海盜,衛護海島,也能為煙陵郡解決一些麻煩。”唐文說道。

“這次倒有個機會。”楊雲想了想突然說道。

“噢?”唐文故意的一愣,看著楊雲。

“最近西北戰事吃緊,糧草馬匹都告急。

大秦國揮師八十師,妄圖強占我大楚西北三省。

所以,朝庭發了個戰時緊急公告。

楚國貴族如果要提爵,可以憑戰功晉爵。”楊雲說道。

“這個唐某當然清楚,隻不過,唐某一介書生,空有報國誌,卻是手無束雞之力。”唐文說道。

“嗬嗬,這次不一樣,可以捐贈錢糧,那也是變相的支援抗擊大秦國。”楊雲笑著搖了搖頭。

“難道捐贈錢糧也算是戰功?”唐文倒是一愕,像古代捐錢買官的事也不少見。

當然,捐贈買來的官職通常都是一些隻有名而無實權的閒官,用來裝裝門麵而已。

“當然!”楊雲說道。

“具體怎麼樣捐贈換戰功?”唐文問道。

“一百兩銀子一個戰功,像你們男爵,三等男爵升為二等需捐贈戰功五十點。”楊雲道。

“那就是五千兩白銀。”唐文點頭道。

“對!或者與之相當的糧草,不過,你若要升一等男爵就得一萬兩紋銀。”楊雲說道。

“這個好像不便宜,現在兵荒馬亂的,到處哀嚎遍野,饑餓而死的災民、難民可不在少數,想賺點錢太難了,更何況,那可是一萬兩銀子,太難了?”唐文故意搖頭感歎。

“那當然,爵爺請想想,要冇這個機會,你想要晉升一級爵位多難?

假如你參軍帶兵打仗,殺一個敵人也才領到一個戰功點。

就是升個二等男爵,你也得殺五十個敵人。

一等要殺一百個敵人,那肯定也得九死一生才能得以晉級的。

而且,跟捐贈銀兩相比,一個不小心,命就丟在戰場上了,而捐贈銀兩卻是安全無比。”楊雲點頭道。

“的確,都不容易。不過,如果升子爵呢?”唐文點了點頭。

“三等子爵一萬五千兩,二等兩萬兩,一等二萬五千兩。”楊雲道。

“如此算來,如果要升伯爵豈不是要三萬兩了?”唐文問道。

“伯爵,那可不一樣,子爵升伯爵至少十萬兩,那還是三等伯。”楊雲搖了搖頭。

唐文心裡打著算盤,十萬兩對自己來講並不是大事,捐個伯爵也不錯。

到時,按大楚律令,三等伯的親衛軍可以擴張到三百人了。

到時,自己就擁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蘇梅島了。

當然,目前來講自己人馬並不多,就是捐個三等伯也無法抽出三百人來建立親衛軍。

這是為今後考慮的,唐文擔心今後戰事一停。

捐贈錢糧晉級爵位的事又得停了,到時,就失去機會。

“這個本爵倒是有意。”唐文說道。

發現楊雲眼突然一亮,道,“那就得抓緊,如果爵爺有意,本官回去後第一時間向太守大人稟報此事。”

“可以!”唐文點頭道。

“老爺,準備開飯了。”這時,李全進來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