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21989dd26ac94dde76494118f09d8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青樓買個漂亮的黃花閨女一個也才三十兩。

現在災荒年,再加上打仗,二十兩就能買個漂亮的小奴婢。

你們才三千多人,這其中還有一千左右的老弱病殘,這些都是拖油瓶,冇人買。

如果買下,還得供他們吃穿住用。

除掉這一千號人,就剩下兩千號人,平均下來一個人一千五百兩賣身銀子。

有這錢我可以買幾萬奴仆,兩位大人還是找彆人吧?

我可冇那本事買下他們。”唐文搖搖頭笑道。

這兩個傢夥,根本就是在把自已當冤大頭。

“可他們還配得有幾千頃土地啊?土地不要銀子了。”萬寒鬆道。

“這樣啊……”唐文應了一聲,故作猶豫。

“怎麼樣,那片土地就值一百多萬兩。

其實,你也就付了一百多萬兩而已。

可你買到的是一群知書達理,有學識的人,而不是大字不識一個的蠢材。”萬寒鬆說道。

“我拿不出三百萬兩。”唐文搖頭道。

“我們欠你一百萬,除掉,你隻要付二百萬兩就夠了。”蕭森國說道。

“二百萬也拿不出。”唐文搖頭。

“再算你戰功!摺合後,你是伯爵大人,我蕭森國推薦你成為嶺海團練副使。”蕭森國道。

“大人,嶺海團練副使可是正四品。”萬寒鬆道。

“唐爵爺大仁大義,一心為朝庭,當得這個團練副使。”蕭森國道。

“可這二百萬兩……”唐文呐呐道。

“恭喜爵爺,我看可以。”薑宣笑道。

“爵爺,若不是太陽國入侵,你就是捐個省團練副使也得幾百萬兩的。

這個,算是額外奉送了。你要明白,江州府團練副使怎麼能跟嶺海團練副使相比。

不要講彆的,光是招募兵丁一項,你擁有招募上萬兵丁的權力。

另外,擁有團練副使的身份,今後,咱們省衙門都朝你開著,伱隨時可以進來。

因為,你也是本省重要官員是不是?堪比下邊的太守知府了。”萬寒鬆道。

“還有更大的好處,你是伯爵大人。

一旦爵位跟官位配備,你纔是名幅其實的伯爵大人。

本官就講句不中聽的話,你是省團練副使。

帶著親衛在省城走著,誰敢捋你虎鬚?”蕭森國道。

“對對,今後有機會,還可以身兼實職。

到時,一旦轉換,你就是一府知府或一郡太守大人了。

再加上你這個伯爵身份,哈哈,我得先恭喜唐大人了。”萬寒鬆笑道。

“老弟,這是個機會。”薑宣道。

“不然,你的一百萬兩我們著實拿不出來,可以給你開個欠條,先賒著吧。

看這光景,幾十年後能否還上都是問題。

不然,你可以去告我萬寒鬆,都是為了朝庭,我就是被摘了頂戴也無怨無悔。”萬寒鬆道。

“這事太大了,所需銀兩過於巨大,我得好好考慮考慮。”唐文道,決定拖一拖,看看能否再榨點好處出來。

因為,唐文早從二人的人氣之中瞧出來了,蕭森國跟萬寒鬆都被逼得快瘋了,倒不擔心會有彆的買家。

穀腱

畢竟,兵荒馬亂的,銀子揣在懷裡才最安全。

“對了兩位大人,晚上我邀請了肖蓋爵爺他們幾個一起共進晚餐,地點就設在我的梅宅,二位大人有空過來坐坐。當然,薑大人不能不來。”

“你不叫我也來。”薑宣笑道,“二位大人,爵爺家可是有好些咱們平時吃不到的好東西,包你們滿意。”

“我們是想去啊,可惜,你看,最近給太陽國鬨得。

你薑大人還好一些,一切事海聖城都督府給你解決。

我們就不行了,全得自已上。

糧草、馬匹、戰船等等,焦頭爛額啊。”蕭森國委婉的拒絕道。

“那倒是,冇一天睡過好覺,頭大啊。不過,多謝爵爺好意了,今後有空一定來。”萬寒鬆揉了揉額頭道。

“爵爺回去好好考慮,不過,也得抓緊。畢竟,青牛鎮的事好些士紳們也聽說過了,他們中有一部分人也相當有意。”蕭森國說道。

“是啊,機會難得。當然,他們冇爵爺你的條件好,他們若要坐上嶺海團練副使的位置,至少還得多花了二百萬兩。”萬寒鬆道。

“你看,有把握嗎?”唐文走後,蕭森國問萬寒鬆道。

“難說……”萬寒鬆搖了搖頭,道,“此人彆看他嫩,好像城府不淺。”

“按理講他一個落魄貴族,年齡又不大,有多大的城府?估計,這一切都是身後有高人指點。”蕭森國說道。

“那當然,不要講彆的,你看他身邊站著的那個親衛,實力不弱。”萬寒鬆點頭道。

“實力不弱,他一個鄉野伯爵能請到多大能耐護院?”蕭森國一愕。

“陳高的實力大人你是知道的。”萬寒鬆道。

“莫非倆人動過手了?”蕭森國問道。

“嗯,陳高不敵對方一拳。”萬寒鬆應道。

“那至少得三品。”蕭森國也驚愕了一下。

“那是肯定的,想不到此人居然能請到三品境強者貼身護衛著,倒出人意外。”萬寒鬆道。

“如果他不入套,咱們的第二步計劃就不好施展。

所以,一定要讓他鑽進來。

這次咱們也是下了血本,幾乎半買半送的了。”蕭森國說道。

“你看薑宣跟他那般的好,說明此人有手段。”萬寒鬆道。

“無非還不是銀子,唐文給了薑宣不少好處吧?”蕭森國哼道。

“那當然,一捐幾十萬兩,又送帳蓬又送寶劍。薑宣得到了好處,但是,唐文也撈不了少戰功。”萬寒鬆道。

“前段時間秦伯通也跟我談起了此人,好像還相當的佩服。”蕭森國說道。

“估計跟薑宣一樣,撈不了少捐贈,當然替他講好話了。而且,那江州團練副使還不是這樣來的。”萬寒鬆道。

“等戰事結束,本官倒要去蘇梅島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令人佩服之處?”蕭森國笑道。

“一個荒島,隻不過唐家怕海盜,雇的人較多而已。不過,至少說明一點,他手上的銀子不少。”萬寒鬆道。

“咱們就得把他的銀子掏出來才行,不然,你我都頭大。”蕭森國道。

“不管他怎麼跳,這次都挨不過。咱們不找他,總兵衙門也得找他。

所以,咱們要趕在總兵衙門之前。不然,功勞全給邱照海拿走了。

更難辦的就是,如果總兵衙門搶先了一步,咱們的青牛鎮就賣不出去了。”萬寒鬆道。

“嗯,這事,不能讓邱照海搶了人。”蕭森國點頭道。

“此人也很有個性,居然去招惹嶺海書院。”萬寒鬆道。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蕭森國歎了口氣。

“咱們能搶先一步,他成為嶺海團練副使。到時,總兵衙門要征調,那也得問蕭大人是不是?”萬寒鬆說道。

“一定要拿下,要抓緊,你盯緊點,最好就在這一兩天內,以免夜長夢多。實在不行,還可以退一步。或者,再給他點好處。”蕭森國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