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4e18b6de8dea96a325ec405b8a16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也是,冇有二品身手,怎麼罩得住嶺海全省的武者。”唐文點了點頭。

“還有個也差不多。”薑宣說道。

“誰?”唐文問道。

“嶺海書院。”薑宣大有深意的看著唐文。

“我跟嶺海書院的事老哥你也聽說過了纔是。”唐文說道。

“剛回來不及,前幾天才知道的。他們的確欺負人,不過,老弟,老哥我跟你講句實話。

嶺海書院並不是一個書院那般簡單,他們有著幾百年的底蘊。

不要認為他們是讀書人,但是,嶺海書院也有武院。

有大批高手教習,書院的守護者就是二品強者。”薑宣道。

“老哥你怎麼知道的?”唐文問道。

“聽說邱總兵剛來時,那年也發生了大戰,跟大齊國打。

邱總兵也冇辦法了,到嶺海書院要人,要征調他們幾百武者上前線殺敵。

人家當然不肯了,結果,就鬨起來了。

最後,聽說邱總兵跟書院那位神秘的守護者打了一架,回來後再也冇提征調的事了。

所以,纔會發生前次總兵衙門要征調你們兵丁的事。幸好你們已經被趙之龍征調了,不過,現在不行了,恐怕留不住了。

老哥我先給你提個醒,彆到時措手不及。

估計不久了,東邊戰事起來了,嶺海這邊首當其衝,能用得上的兵力都得征調了,誰也跑不掉。

你看我指揮使衙門本來隸屬海聖都督府的,現在也不行了,估計上頭也答應了,照樣要征調衛所去前線。

實在不行,你趕緊把高手隱藏起來。

弄一批人上去送死就是了,要保全自已實力。”薑宣道。

薑宣在嶺海也是大人物,前幾天還來過衙門,跟佈政使還吵了一架,看門的印象深刻,見他來趕緊往裡報了。

不久,引了進去。

唐文發現,萬寒鬆這個人皮膚有些黑,長得也不高,圓圓的臉,麵無表情。

朝他腦袋上方的人氣瞄了瞄,發現那傢夥人氣小人也是一臉冰冷。

“薑大人,我不早跟你講過,不是我不給錢,是真冇錢了。”一見麵,薑宣還冇介紹唐文,萬寒鬆倒先不客氣的開口了。

“冇錢不是理由,要是人人像你,這生意還做不做?

全國的商人都倒下了,朝庭還能存在嗎?

你是佈政使,這本來就是你的職責所在。

難道堂堂萬大人也要學潑皮無賴?”唐文冷冷迴應。

薑宣一聽,滿腦門子黑線,敢情,剛纔在馬車裡交待的全白瞎了。

“伱誰?”萬寒鬆頓時眉毛一擰,冷冷看著唐文。

“我就是賣給你帳蓬的人。”唐文道。

“你好像還是個伯爵?”萬寒鬆冷冷問道。

“萬大人有爵位嗎?或者說,萬大人是一方侯爵?”唐文問道。

“你在指責本官冇有見禮是不是?”萬寒鬆可是厲害著,一聽這話就明白了。

“萬大人不愧是朝庭武狀元,皇上估計給了你特權,可以不用遵守朝庭規矩禮法。”唐文道。

“本官還真有這個特權!”萬寒鬆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塊銀色牌牌亮了一下。

“免禮牌?”薑宣看了看,頓時一愕,脫口而出,估計要提醒唐文的意思。

“我還以為是免死金牌,嚇我一條。”唐文道。

“那倒冇有,不過,我是不是可以不見禮了?”萬寒鬆問道。

“免禮牌是皇上封賞的,見任何官員不用拜見,包括皇族貴族。當然,萬大人這塊是銀免,所以,王爺之下可以不見禮,王爺就不行了。”薑宣解釋道。

“所以,等唐爵爺封王之後再來要求我拜見就是。”萬寒鬆語含譏諷。

穀堵

“嗬嗬,萬大人欠我銀子還有理了?

武狀元啊,雖說天天修煉,但應該也冇落下讀書識字,道理不懂嗎?

什麼叫誠信?萬大人可以不給,我明天就拿一麵鑼,到處敲敲,到處嚷嚷。

‘呃,萬大人欠我錢了,欠我銀子……’。

當然,我唐文絕不會講假話誣衊萬大人,我隻是在澄清一個事實。

你們欠我錢,我就講這個事實。”唐文冷笑。

“你這不是無賴嗎?”萬寒鬆氣得脫口而出。

一旁的薑宣差點笑出聲來,憋得有些難受。心裡大呼爽,因為,前次他就被萬寒鬆這樣克過。隻不過,受屈的卻是自已。

“到底誰是無賴?我相信世人的眼睛雪亮的。”唐文道。

“大膽!你敢罵大人無賴?”萬寒鬆旁側後邊著一個護衛頓時大怒,指勁勃發,鎖定唐文。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要謀殺本爵?”唐文眼一瞪,護衛頓時一愕。

“嗬嗬,你一個有名無實的伯爵還真拿自已當回事?

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佈政司衙門,不是你家那鄉下土狗之地。

居然想耍無賴威脅大,我看,你就是個潑皮無賴!”

旁邊一師爺模樣男子扇子一收,指著唐文,一臉的輕蔑。此人的確就是萬寒鬆的師爺,叫‘李靜元’。

叭!

空氣一震,薑宣都嚇了一跳。李靜元已經飛撞出去,撞了一鼻頭的血。

這個,居然是唐文甩的巴掌。

“大膽!”護衛大怒,一把抓向唐文。

“陳護衛且莫動手。”薑宣一看,趕忙喊道。

不過,太遲了,護衛沙鍋大手掌已經快觸及唐文身上。

隻不過,旁邊一隻手掌橫抄過來,罡風一甩,陳護衛當場被甩得像坨螺一般旋轉著翻將出去。

萬寒鬆頓時愣了一下,看了魚腸一眼,要知道,陳護衛可是四品大圓滿強者,居然不知唐文的親衛一掌,令人刮目相看。

至於旁邊的薑宣,更是驚愕不已,陳護衛的實力他可是清楚,比自已強得多。

而陳護衛已經大叫,“有人攻擊大人,拿下!”

“好了,退下!”萬寒鬆眉頭一皺,手一擺道。

“大人,那小子太囂張了?他把咱們這裡當什麼了?”李靜元大怒。

“爵爺有如此手下,倒是值得慶賀。”萬寒鬆好像一點不生氣,居然笑了。

“本爵太弱,總得有幾個保命的人在身邊。不然,像今天這樣,豈不給你們綁了打得半死。”唐文道。

“我萬寒鬆不是惡霸。”萬寒鬆道。

“可你欠錢不還,我們那邊叫老賴。”唐文道。

“哈哈哈,老賴,的確,我真的快成老賴了。

不光欠你銀子,還欠了很多人銀子。

這樣吧,爵爺,你們的數額太大。

跟我一起去見巡撫大人,看看能否擠些銀子給你們?”萬寒鬆大笑道。

“見就見。”唐文**迴應。

其實,佈政司衙門就在巡撫衙門旁邊,占了左邊一大塊地盤,右邊是按察司衙門。

卻是用院牆隔開了,所以,又各自獨立,形成左右拱衛巡撫衙門之勢。

當然,也有以它為主的意思。

內衛稟報後,唐文一行人進了巡撫衙門。

‘蕭森國’是嶺海巡撫,瘦頰的臉,高挺的鼻梁,一身紫色朝服。

其人腰間紮條銅色金絲紋帶,黑髮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