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e9bd4dbccae73e9cc263b40cf17d8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是是,老爺給了我破境丹,這次,我閉了死關,想不到連中兩元,一舉跨入三品中期。

哈哈哈,西門泰高剛纔就被老子打趴在地了,以前都是他欺負老子。

今天輪到老子了,痛快,痛快啊。”魚腸嘴都差點笑裂開了。

“嗯,還不錯,今後還得繼續努力纔是。”唐文點頭笑道。

“老爺,今後魚腸有能力保護老爺了。誰敢欺負老爺,我打出他的屎來。”魚腸一臉豪橫的揮舞著拳頭。

“嗬嗬。”唐文笑了笑。

“老爺不信?”魚腸瞪大眼,一拳轟出,恐怕青芒飛飆向了大門外。

骨碌碌,十一二丈左右地兒擱著的一個石碾子給他擊得翻滾了出去。

“怎麼樣老爺?我魚腸是蘇梅島第一高手!”魚腸一臉得意,看著唐文。

“恭喜魚大俠。”顧含煙抿嘴笑道。

“小夫人放心,今後有魚腸在,你就不必跟著了,誰也不能欺負老爺了。”魚腸洋洋得意。

“你現在還能把石碾子打得更遠嗎?”唐文指了指翻滾出去的石碾子。

“不行,太遠了,超出了我拳勁攻擊範圍。”魚腸搖了搖頭。

“三品中期的攻擊範圍十二丈左右,石碾子都滾到了六七丈處,三品圓滿境者都難以轟到。”顧含煙看了看,搖了搖頭。

“起!”唐文突然一抬手,抓向石碾子,那石碾子直接被抓起換了個地兒落下。

頓時,魚腸成了呆瓜,顧含煙雙眼放彩,頭上‘人氣小人兒’一臉愛慕的盯著唐文,這一刻,她就是唐文的粉絲。

“老……老爺,你二品??”半晌,魚腸回過神來,講話有些不利索。

“所以,做人要低調。彆有了點小成就就翹尾巴,假如我是你的敵人,你就陰溝裡翻船了。甚至,會丟了小命。”唐文一臉嚴肅道。

“魚腸知錯了。”魚腸垂下了頭,滿臉通紅。

“當然,該豪橫的時候也得橫一下,不然,彆人還當你是軟柿子好捏。”唐文道。

“明白!”這回,魚腸回答得很響亮。

“我的功力保密。”唐文道。

“老爺,你真陰,估計好些人被你陰死還不知道。”魚腸嘿嘿乾笑。

“我一直都被他騙。”顧含煙嘟著嘴兒道。

“明天去江州,梅宅超市建設也該開始了。

魚腸,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親衛隊長。

去挑幾十個人,隨時跟著我,明天一起去江州。”唐文道。

“明白,我馬上去問莫大昌要人。”魚腸點了點頭,轉身大步而去。

“對了,牛憨子還冇出關嗎?”唐文問道。

“還冇動靜,不過,每天按時送去的飯菜都給他吃光了。

你這個弟子太能吃了,現在飯量越來越大,一頓要吃十幾個包子,七八個饅頭。

一鍋菜,一臉盆湯,五六個人都吃不過他。

你唐家下人們背後都叫他飯桶,說唐老爺賣掉他可是虧大了。”顧含煙笑道。

“嗬嗬,過段時間他們就不會如此說了。”唐文笑道。

“我不明白你要講什麼?我覺得伱虧大了,你給他靈石靈丹,甚至還給破境丹,每天花在他身上的銀兩不下幾千兩。

這都過去幾個月了,光是他一個人身上就花了我們十來萬兩。

照這樣子下去,一年得上百萬兩,有這銀子,咱們完全可以賣個三品高手。

老爺,彆跟我賭氣了。我是說他冇希望,因為,他練武太遲了,冇多大成就。

雖說有一身蠻力,但那隻是蠻力,連個七品武者都打不過的。

穀鵆

老爺花這麼多銀子,還收他為徒,太糊塗了。”顧含煙一臉心疼的說道。

“嗬嗬,不急。”唐文搖搖頭。

“還不急,一個月可七八萬兩啊。老爺你到底有多少銀子,就是金山銀海也不夠這樣浪費的。”顧含煙急了。

“等你成為我的女人後,我的銀子給你管。”唐文笑道。

“切!你給藍雲兒管就是,反正她今後也是你的小夫人。而且,他還有個後台老爹,你唐家大長老。”顧含煙直翻白眼。

“藍雲兒這次閉死關,一出來應該能跨入三品,含煙,你得加油了。”唐文道。

“破境丹給我,我也要閉死關。”顧含煙伸手道。

“我去!你們都玩命練武,都閉死關了,誰來伺候老子?”唐文問道。

“我是鳳體,我不能輸給藍雲兒。”顧含煙惡狠狠說道,手都快伸到唐文鼻子上了,“你給不給?”

“總得留一個吧,等她出來給我。”唐文搖搖頭。

“不行,我馬上要就,馬上就閉死關。

你不給,你厚此薄彼,你欺負我,瞧不上我。

虧得我最早跟了你,為你鞍前馬後,甚至,為你擋刀劍。

把你看得比我的命還重要,你居然這樣對待我……”顧含煙賭氣了,眼淚花花。

“你再講下去老子成負心漢了,算了算了,真煩,給你,給你不就得了。”唐文頭大了,給給給……

“老爺,拜拜,咱們幾個月後見。”顧含煙破涕為笑,馬上回房,收拾收拾,興匆匆去山洞。

草!

女人多有屁用啊,一個都冇……

“呃,女人,有的時候的確麻煩……”站身後的洛一武頗為感歎的搖了搖頭。

“你不是才一個,要不,本爵再為你挑一個。”唐文笑眯眯的說道。

“不,一個夠了。”洛一武堅決的拒絕了。

“男人嘛,能同時擺平多個纔算英雄。”唐文道。

“這英雄不當也罷。”洛一武搖了搖頭,道,“老爺,東邊戰事越來越激烈了。

距離咱們蘇梅島幾百裡靠近東邊的幾個島聽說都遭到了海盜打劫。

這次他們很狠,以前隻打劫不傷人,這次不光搶財物,還放火燒,殺人,無惡不作。

我看,他們根本就是太陽國的走狗。

咱們也得加強防備,親衛們都在天石島遠處操練,隔得太遠了,有的時候,鞭長莫及,還得先拉回來。”

“嗯,跟西門泰高講一聲,抽調一半人馬回來,執行輪換海練。

不過,海練是大事,而且,要嚴格保密。

不然,咱們也不會選在遠離蘇梅島幾百裡的偏僻海麵了。”唐文點了點頭。

“明白。”洛一武點了點頭。

“下一步要擴建水泥廠,今後大基建開始,水泥還不夠。

還有,接下去的工作就是籌建鍊鋼廠,咱們的鋼材要實現自已自足纔是。

西洋太遠了,運回來成本太高。”唐文道。

“不如去找那個吳礦王,買個鐵礦。不過,這裡有個問題,如果距離蘇梅島太遠不行。”洛一武道。

“可以考慮海運,到時,咱們的鐵船也可以運鋼筋水泥。”唐文道。

“如果鋼鐵廠建在像天石島那樣的海島上就好了,咱們的船大,運得多。

不然,如果要開公路,反倒成本很高。

而且,在陸地上開公路,有些地盤不是咱們自已的,還會攤上麻煩。”洛一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