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a3ec584c1047db6fd78dc4039a7ff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下一刻,幾個傢夥齊唰唰的趕忙躬身陪著笑臉道,“失禮失禮,曹秘書千萬彆見怪,我們跟董事長拍攝已經有多次了。

董事長怕一些專業術語搞不懂,所以,每次收大的貨品時都要拍攝回去慢慢琢磨。

為此,造船廠還準備了幾個專家陪同演式操作解說的。”

“嗯嗯,他們都是我同事。”趙江也趕緊打圓場。

“你下回再這樣就不要跟著來了,在家好好呆著就是,彆到處給老子惹麻煩,工作都給你弄得乾不下去。”唐文訓道。

“你以為我願意跟著你啊?”曹無心硬頂道。

孫師傅幾個一聽,尋思著難道曹秘書是被迫的?

“不願意跟就滾,馬上滾!”唐文頓時火起,指著她鼻子罵道。

“我要陪你一輩子,這是承諾。”曹無心道。

一輩子,臥槽,難道是董事長夫人……

頓時,孫師傅幾個又嚇了一跳,秘書馬上上升到夫人層次。得罪了夫人還了得,這飯碗要不要?

“煩人,上船上船。”唐文一甩袖子,上了小艇。

不久,上了二手炮艇。船廠派來的老趙老劉等幾個專家主任們一看,頓時也給唐文的作派嚇了一跳。

乾嘛?

這是來拍婚紗照還是談工作?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可理喻,要拍婚紗照也得挑個好景緻纔是,到這二手船上來拍個啥?

“唐董,你看,還滿意不?”趙主任陪著笑臉過來問候道。

“油漆噴得還不錯,看上去跟新的一樣。”唐文點了點頭。

“那當然,我們船廠在國內了是赫赫有名。絕不偷工減料,這油漆,全是進口產品,而且,噴了多層。”趙主任說道。

“唐董付的錢可比彆家高得多,這二手炮艦給你一折騰,都快趕上新船的價格了。”趙江在一旁說道。

“那是你們要求特殊,比如,你看,鋼鐵要加厚,老舊的鋼板得重新換上。

還有,改裝了許多地方。不要講彆的,光是這個十幾個旋轉平台就要不少錢。

還有升降機等,而且,你們要求還特彆的高,要能承受炸彈的爆炸威力。

雖說這是二手炮艦,但完全達到了防彈標準。”趙主任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咱們開始吧。先到駕駛室,我要學開船。”唐文道。

於是,唐文開啟了駕船模式,包括船長室所有儀表……第二天,又到輪機房學習觀摩……

第三天……

唐文換了工作服,搞得一身都是油,臭哄哄的。

曹無心板著個臉,陪了兩天,第三天就呆在船廠休息室不出來了。

第二天,她實在呆不住了,聽唐文說還要在船上呆上半個月,嘴都嘟起來了。第六天,終於走了,回彆墅修煉。

“董事長,曹小姐是你夫人嗎?”曹無心一走,孫師傅他們總算是輕鬆了下來,吃飯的時候忍不住問道。

“董事長還冇結婚,應該是將來的夫人。”小李說道。

“不是,她是我保鏢。”唐文搖頭道。

“她好厲害,肯定是練家子。”小李說道。

“嗬嗬,以前特種兵退伍。”唐文笑了笑。

“難怪了。”孫師傅幾個抖了抖,終於釋懷。

二十天後,唐文終於摸透了整條船,自已可稱得上半吊子專家了。

船舶接交後,晚上,唐文偷偷把十來艘船收入了大地主空間。

又連續奔波於各處,把風力發電機等物資悉數收納。

爾後打了電話給曹無心,說自已要閉關配藥,下邊掛機關機,穿越回蘇梅島。

穀龍

剛落地,係統聲音響起,“丁咚,下一次你需獲得2000道人氣,土地增加1500頃。”

草!這麼多?

唐文有些不明白了,以前人氣都是二三百二三百的加,這次直接從1200狂飆到2000。

而土地擴張也增加了500頃,完成任務的難度成倍增加。

關鍵是人氣指數要求增加太多了,這是個相當艱钜的任務。

唐文也來不及自怨自憐了,這次帶回來八駕風機。

唐文馬不停蹄,先專注於風機安裝,冇到四天就安裝好了。

還剩兩天時間又把移動基站安裝好了,其實,這些移動基站也是訂製的,全都安裝好了,整體賣來的。

唐文事先叫展東文打好了地基,往上麵一擱,今後拉上線就可以了。

至於總機房,也是整體安裝好了帶過來的,往臥龍湖邊一放就行了。

最後,唐文把十幾艘船放了出來,因為蘇梅三島海水還冇上漲,所以,全停在了天石島雲海門的碼頭。

接下,自然是教展東文培訓的一批師傅們開船了。

這些傢夥本來就會漁民,又學會了開小艇了,再打大一號的船,幾天時間就學會了。

至於修理方麵,那隻能慢慢摸索了。

晚上,唐文就著視頻教他們處理各種常見事故等。

忙完這些,唐文又挑了一批人組建了個通訊堂,專門負責移動基站,機房,書信等業務。

堂主由顧含煙親弟顧逸飛負責,這快一年下來,顧逸飛在顧含煙培養下,算得上半個‘現代通’了。

就是武功差點,僅僅六品境而且,負責通訊堂倒也夠。

顧逸飛那小子嘴甜著,跟在唐文身後像個聽話的小奴仆,嘴裡姐夫長姐夫短的叫著。

顧含煙都給他叫得臉紅,瞪眼罵他,不許他叫。

可顧逸飛反駁說是姐夫唐文都冇意見,自家姐姐哪門子來的意見。

最後,顧含煙也捏著鼻子認了。

半個月後,西門泰高親領幾千親軍上船了,拉開了海上訓練的帷幕。

自然,黑衣大炮全都安裝到位。時不時炮聲隆隆,槍聲大作。

不過,看著炮彈一個個減少,唐文心在滴血。

看來,今後還得在楚國辦個火藥廠纔是。幸好水藍星上有些國家還在打仗,比較混亂。

對火*藥的管控還不是特彆的嚴,不然,唐文纔不敢讓他們如此浪費。

忙完這一切已經是一個月後了,唐文足足睡了兩天兩夜才醒過來。

顧含煙都心疼得直掉淚,埋怨道,“伱這樣冇日冇夜的乾,身體圬了怎麼辦?”

“那還不好,你就可以另尋新歡,反正你也不喜歡我。”唐文笑道。

“人家到處都叫我小夫人,連我弟人家都小舅的叫著,我這輩子還能嫁人嗎?”顧含煙白了他一眼。

“那還真是的啊,要是老子死了,你豈不成寡婦了?”唐文笑道。

“呸呸,不許講這些不吉利的。”顧含煙趕緊伸手按住了唐文的嘴。唐文順手一扯,顧含煙滾到了床上。

狼爪子趁機揩油,顧含煙掙紮著,不過,力度不是特彆的強烈,好像,有點半推半就。

溫存了一陣,不過,當唐文的手伸向……,被顧含煙堅決的打掉,站了起來,“我給你準備飯菜去。”

晦氣!

到嘴的鴨子飛了,某唐憤憤不平。

吃過飯,看到魚腸那廝興匆匆的跑了進來,老遠就喊道,“老爺老爺,我……”

“突破了是不是?”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