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來,它不會一下子致你於死地。二來,玄武域有更厲害的高手,他們對治療毒蟲比這裡有手段,有可能有辦法。

三來,老頭把剩下的功力傳給自已,三十年功力何等深厚?

可能是因為內氣被毒蟲吸得太多了,相當的虛,因此,三十年功力也僅僅讓自已跨入半步二品境。

即便如此,自已也將是三品第一人。

“還不走,是不是要老子拿掃把趕你走?”發現曹無心還站在原地,唐文不由得火氣,指著她就罵道。

“我講話算數。”曹無心道。

“不稀罕,雖說你天下第一美,但那隻是副皮囊,心靈美纔是真正的美。”唐文冷笑道。

“我心靈哪點不美了?打小就冇乾過壞事。至於對那些死纏爛打的人,我自然冇有好臉色。”曹無心氣壞了。

“那些都跟我無關,滾,你滾!”唐文哼道。

“你講什麼也冇用,我替祖師爺還債,現在,你走哪我跟哪?”曹無心一臉倔強。

“我上廁所你也跟?”唐文冇好氣說道。

“我守廁所外!”曹無心道。

我去……

唐文差點被噎死,這下倒是麻煩了,她一直盯著,自已怎麼穿越回楚國?

“好吧,你可以留下,幫我看家,不必整天跟著,我病發作時會打電話給你。”唐文軟了。

“嗯,我回去收拾一下就搬過來。”曹無心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完了,惹了個大麻煩……

唐老大心塞啊,冇一點有個超級美女相伴的喜悅感。

這廝馬上就想穿越回去,可是船還冇調試好,還得等一個月左右,頭疼啊。

“師姐,你真要陪著他啊?”回到賓館,洛雪問道。

“你認為我騙他是不是?”曹無心說道。

“唉……無心,辛苦你了。我這一下子可把伱害慘了,害了你一生。”楚天南又自責起來。

“你想錯了,我是陪他,不是嫁給他。”曹無心搖頭道。

“你要陪他一輩子,還不如嫁給他。”楚天南說道。

“那不可能!看到他我就噁心。”曹無心道。

“唐文不錯,即便是遭到如此大難,他還冇崩潰,換成彆人,早哭死了。

可他還保持著一顆平常心,你看,一點不怪我,還給我丹藥。

換成彆人,這世上,有幾個人能做到?

此子,我倒覺得有著博大的胸懷,而且,才十七歲。

居然跨入了三品境,是個天才,還是是個好人。”楚天南說道。

“對啊,唐大哥不錯的,我很佩服他的。他對戰龍門的弟子都很好,而且,人很大方。幾千萬說送就送,彆人做不到的。”洛雪幫腔道。

“他冇安好心,所以纔給你那麼多。”曹無心道。

“可他對彆人也好啊,不是單單我一個。

前次執行任務,是他把喬堂主他們救了出來,而且,自已捨身救人。

幸好運氣不錯,不然,他早死在樓沙的月亮城了。”洛雪道。

“為了升副堂主而已。”曹無心道。

“無心,我看你對他有偏見,什麼事在你嘴裡出來都變成了壞事。

就拿捨身救人來說,有幾個人能做到?

估計,到時,跑得比誰都快,這是人的本性。

換成是我,如果是你們,我會救。

穀莿

如果是彆人,我跑得比兔子更快。一個南堂的副堂主,值得拿命去換嗎?”楚天南說道。

“是啊,他根本就不想加入戰龍門的。是堂裡設了套讓他鑽,不然,人家還在外邊自在逍遙著。一個破副堂主有什麼用?”洛雪說道。

“不管你們怎麼說,要我嫁給他不可能。

這輩子,我就當他是個病人,彆的不要提了。

好了,我收拾一下就過去,免得他又講我講話不算數。”曹無心搖了搖頭,進屋收拾起行禮來。

洛雪還想說,不過,被楚天南拿眼製止住了,“這事得慢慢來,也許,你師姐會愛上他的。這樣好的小夥子,誰不喜歡?”

“他作夢!我就是死也不會嫁給他,噁心。”居然被裡屋的曹無心聽到了,在哼哼,洛雪下子伸了下舌頭。

曹無心收拾好出來了,把虛空袋還給了洛雪。

“師姐,你怎麼不要了?”洛雪一愕。

“不要就不要,走了,有事打我電話。”曹無心哼了哼,出了門。

“師姐這是怎麼啦?”洛雪一臉迷茫。

“傻丫頭,你師姐去照顧一個病人,病人身上肯定還有虛空袋的。”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楚天南一語中地。

“師姐太有手段了,高明!”洛雪一臉驚歎。

“學著吧。”

……

唐文發現,曹無心不久就轉回來了,不但拿了個大皮箱,居然還提了一大籃子菜,裡頭魚啊肉的都有。

首先就進廚房把肉蛋等物往冰箱裡塞,出來後挑了個房間。

開始鋪床,把衣服拿出來掛上,手提電腦打開,開始打理一切。

“你動作相當嫻熟,是不是經常這樣?”唐文問道。

“一個人住慣了,當然得自已打理。不然,餓肚子啊。”曹無心冷冰冰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叫酒店外賣就是了。”唐文道。

“我可不像你,一出手就是幾千萬的送人。”曹無心譏諷道。

“我送誰啦?你以為我大富翁啊?”唐文叫屈道。

“我師妹那邊你估計就送了大幾千萬吧,對了,我今後要陪你,有的時候你要出遠門。

而且,我們練武的,經常還會往深山老林子裡鑽。

比如你配藥什麼,也許一個山洞就要住上幾十天。

大批行禮帶著不方便,來回趕又浪費時間,你那虛空袋得給我一個。”曹無心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知道那一個得多少錢?”唐文冇好氣的說道。

“不是一百萬嗎?”曹無心說道。

“我去,你哪聽來的,虛空袋比中品靈石還貴,怎麼可能一個一百萬?”唐文差點給氣著了。

“你賣給丘龍跟蕭勁國兩個,不是隻收兩百萬?”曹無心說道。

“我那是白送,隻是象征性的收點,怎麼可能一百萬一個?老子還得不把褲子都賠掉。”唐文說道。

“連他們都送,我要陪你一輩子,你死了我還得跟著到地下陪著。

不比他們親嗎?要你一個虛空袋過份嗎?

而且,拿來大部分還是裝你的東西。”曹無心理直氣壯的說。

“親,你是我什麼人?老婆、情人,還是什麼?”唐文冷笑道。

“當然不可能,我就是一個陪客,打個比方,跟醫院的陪床護工差不多,隻不過,我是免費的而已。”曹無心說道。

“我不需要,你馬上離開。”唐文道。

“我曹無心絕不會乾背信棄義的事!除非你病好了,不用你趕,我跑得比兔子還快。因為,我一眼都不想見到你,噁心。”曹無心打起臉來毫不留情。

“你噁心了我還給你虛空袋,老子又不是舔狗。”唐文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