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b20788920d43d54b49415f42c18e2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係統你它孃的還真是牛,直接給老子整了個二百五,唐文相當無語的仰望著天空。

目前人氣指數已經達到了608人,再加250就是800多了,看似距離破千的目標並不遠。

但是,蘇梅島上基本上冇有彆的人了,要引進就得從彆的地兒引進,這個難度就大了。

落地時唐文突然一愕,纔想到一個以前被自己忽略了的問題。

那就是,雲海市的時空跟這邊的時空有著很大的差距。

像這次穿越,自己在雲海市呆了接近一個月。

可是回到這邊發現,楚國這邊的時間纔過去了一天,似乎雲海市那邊跟這邊的時間比例是30:1左右。

如此一來,自己穿越回現代就擁有了足夠的時間去辦事。

一落地,唐文就叫來了展東文,挑了一批人先把移動板房給建起來。

這種移動板房很方便,全部用螺絲旋緊固定。

隻要手中有一把螺絲刀,一把扳鉗加上一把錘子就夠了。

而且,唐文帶回來的幾座移動板房都屬於夾層合金加厚加粗加大,強力隔熱的那種豪華移動板房。

唐文手把手的教起展東文等人,這種活也是簡單易學。

“老爺,這個房子真是神奇。”裝好唐文的‘彆墅’後,展東文一臉驚歎道。

“西洋鬼子的腦袋比咱們強得多,這些發明隻是冰山一角,他們還有許多奇妙的東西,今後你見怪彆怪就是。”唐文笑道。

“老爺,我已經驚歎得快死了。”李四笑道。

“是啊老爺,估計就是機關世家也難以超過老爺你。以前,我還以為你是機關世家公孫家族收的弟子。”葛子雲說道。

“公孫家族可是擺弄機關之術的老祖宗,可惜冇有機會認識。不然,還真得向他們請教一番。”唐文說道。

“公孫家族的人名揚我們大楚,他們家族的人一個個都是鼻孔朝天,就是咱們大楚十大門派上門求教,他們也愛搭不理的,咱們就更攀不上了?”趙都說道。

“咱們老爺也不差,也許,他們今後還得求上門來纔是。”展東文一臉信心的說道。

“對了,前次襲擊咱們的人查到線索冇有?”唐文問道。

“那些人很詭異,好像突然從哪裡冒出來似的,一點線索冇有。”趙都搖了搖頭。

“他們是海盜,事一辦完就坐船溜了,咱們哪能查到什麼線索。所以,今後得加強防禦。”展東文說道。

“東文,光有防禦不行,咱們還得主動出擊。

不然,防不甚防,咱們一直處於被動捱打也不行。

這樣何時是個頭?”唐文哼道。

“那當然,等咱們的親衛軍建起來,有人了就不怕他們了。

目前咱們人手還不足,隻能收縮在臥龍湖這一帶。

到現在,整個島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咱們都還冇摸清楚,下一步就要全島搜查了。”展東文說道。

一天過後,幾十個人動手,幾座大型移動板房建起來了,唐文又組織人手把自己的東西搬了進去。

這幾座移動板房唐文跟母親使用,另外一座用來辦公開會,還有一座專門會客。

“真漂亮!”展君茹衝進自己的小房,一臉驚歎的說道。

“老爺真是聰明,這些也能弄到手。”顧含煙看著自己的小房,也點了點頭。

“姐姐你看,咱們的房間裡居然還有一個茅廁。臭不臭啊?”展君如指著那個可移動組合式衛生間說道。

因為,那座移動板房是帶三間小房間的,一大兩小。

唐文住的那間有十七八平方,展君茹兩女住的也有十平方,其中還有一間豪華衛生間。

“怎麼會臭,這叫抽水馬桶,上完廁所後你手按這個,一衝就行了。”唐文把兩女帶進衛生間,演式了抽水馬桶原理。

“你們倆也試試?”

“神奇,真是神奇啊,不臭,真的一點不臭。”展君茹試了試,叫了起來。

“嗯,還行。”顧含煙點頭道。

“老爺,這裡頭用透明東西隔開的就是浴房嗎?裡麵怎麼冇有木桶?”展君茹指著用磨砂玻璃隔開的乾溼兩用洗浴間問道。

“君茹,你看這個白色的瓷缸是不是浴桶?”顧含煙指著那個可以同時容納三個人按摩的浴缸道。

“浴桶怎麼是這樣的?上麵還有好些洞,不漏水嗎?”展君茹搖頭道。

“嗬嗬,當然不會。這叫按摩浴缸,水放進去會還從各方麵衝向你的身體,很舒服。”唐文笑道,立即放了水進來,一按開關,水衝了起來。

頓時,浴缸裡的水翻騰了起來。

當然,目前還冇裝上太陽能板,所以,暫時隻能用超大容量的儲電瓶代替。

“姐姐你看,手還會癢。”展君茹伸手在裡頭,頓時,感覺手被水衝得癢癢的,不由得叫了起來。

“水衝著當然會癢了。”顧含煙話雖那麼說,也好奇的伸手進浴缸裡,給水一衝,瞳孔也抽了抽。

“要不,咱們三個一起沖沖?”唐文一臉邪邪的看了兩人一眼,含笑道。

“啐!”兩女一聽,臉一紅,出了衛生間。

“嗬嗬嗬,君茹還行,你嘛,老爺我可是冇興趣。”唐文故意衝顧含煙說道。

“老爺,今後我伺候你沐浴。”展君茹一聽,頓時胸脯一挺,略顯得瑟。

畢竟,顧含煙老了,一個五十歲的老太婆跟自己有什麼好爭的?

“那當然好了。”唐文笑道。

“老爺,煙陵君捕頭楊雲帶著一批捕快到了,是布風陪著他們來的。”這時,趙都過來稟報道。

“好,帶楊捕頭到會客廳。”唐文點了點頭,戴上爵爺帽子出了房間,發現布風已經引著十幾個捕快過來了。

打頭的捕快濃眉大眼,雙眼炯炯有神。

“楊捕頭,這位就是我們唐老爺。”布風趕緊上前指著唐文介紹道。

“煙淩郡府捕頭楊雲見過男爵大人。”楊雲抱拳說道。

“楊捕頭好,裡麵請。”唐文點了點頭,往板房做的會客廳而去。

感覺這個楊雲有些翹皮,本來,他見到自己這個爵爺是要單膝下跪的。

可是他居然隻是抱了抱拳,用江湖禮儀見禮了一下,有些不合規矩。

會客室裡擺放著仿古木頭沙發,上麵有軟乎乎的靠墊。

唐文可是花了上百萬整了一套紅木傢俱回來,這樣式完全是仿照明清傢俱搞的。

展君茹跟顧含煙泡上了茶端了過來,楊雲頓時一愕,打量了顧含煙一眼。

可能是覺得這位唐老爺是不是有什麼嗜好,展君茹不錯,但像顧含煙這種長得又老又普通的女人拿來乾嘛?

堂堂楚國貴族再怎麼差家裡的奴婢也應該是漂亮的纔對,更何況,剛進來就發現了幾十頂帳蓬。

外邊還建了鐵絲網營寨,光是那圍繞營寨的鐵絲網就價值不菲。

而且,楊雲發現這裡住著的人還不少,再加上這幾座氣派的宅院(板房),楊雲還吃驚了一番。

“好茶!”當楊雲喝了一口特級西湖龍井後,不由得捋須讚歎了一句。

“嗬嗬,楊捕頭喝得順口的話等下回去帶上一包就是。”唐文笑道。

“這有點像是雲峰毛尖,不過,好像又不怎麼像?以前我在郡守大人家喝過一次,感覺味道又不一樣。”楊雲說道。

“這是西湖龍井,西洋鬼子的。”唐文笑道。

“西洋來的啊,那可就昂貴了。”楊雲又吃了一驚。

“還行,畢竟西洋距離咱們太遠了,能把那邊的東西運回來,不容易。”唐文點了點頭。

“當然當然,凡是西洋的東西都貴。”這時,坐在下首的劉班頭點頭應道。

“西洋在什麼地方,咱們誰也冇去過。不過,朝庭曾經就派了一位大人出使西洋。

那位大人回來後說太難了,出發時有三十艘船,回來時隻剩下三四艘了。

而跟著去的護衛兵丁死了一大半,有些是被海盜殺了。

有的是大風大浪掉進海裡淹死,還有的病死等等。

所以,當時那位大人帶回來的西洋玩意兒可就精貴了。

全被皇族的擁有,大王有的時候一高興,會拿出一件兩件的獎賞給立下大功的將帥們。

咱們郡守張大人的祖上就曾經得到過一件封賞品,被當成傳家寶一直傳了好幾代了。”楊雲說道。

“那料必是一件了不起之物。”唐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