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cc1f35c87d157a49e6b6784ce4258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走不了,我決定不走了。不過,薑兄,我這些人馬雖說都有身手,裝備也還過得去。

不過,就是冇有軍師方麵的人才。

真碰到太陽國支援的海盜進攻,我們不懂作戰,那就麻煩大了。

對了,你那邊是否有軍師之類的人才推薦幾個?”唐文道。

“師爺好找,軍師就難了。

畢竟,軍師要擁有軍中作戰的經驗。

這種人才往往都給各位將軍們請走了,哪裡還有餘下的?”薑宣搖了搖頭。

“薑兄給我留意一下就是,你門路廣,比我好得多。

在這方麵,我是雙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懂。

到時,真碰到大批海盜攻島,會輸得很慘。”唐文道。

“中,我給你留意留意。”薑宣點頭道。

“仙兒,飯菜準備好了冇有?”洛一武收下銀票,辦好公文,唐文問道。

“早準備好了,就等著老爺你傳話。”林仙兒道,如今,林仙兒忙著練功,蘇梅島食堂的活計也安排給她管理了。

“上菜。”唐文道。

“老爺,今天喝什麼酒?”洛一武道。

“薑兄,今天咱們換個口味怎麼樣?”唐文問道。

“噢,你老弟是不是有新貨?”薑宣一愕,問道。

“到了一批伏特加,不過,那酒相當的烈,不曉得薑兄喝得慣嗎?”唐文問道。

“什麼烈酒能難倒我,老子不敢說酒仙,那也是酒霸。”薑宣一臉高調說道。

“那就好,上伏特加。”唐文說道。

“喝烈酒就要用碗,杯子太小,上碗吧。”果然,薑宣一上桌就道。

“這酒真的很烈,前次煙陵的趙守備過來,他也不信這個邪,結果給喝倒了。”唐文勸道。

“趙之龍啊,他不怎麼樣,手下敗將而已。不過,他喝了多少?”薑宣一聽,一臉大條的說道。

“這種。”唐文指了指桌上裝湯的碗。

“喝了幾碗?”薑宣問道。

“不到兩碗。”唐文應道。

“哈哈哈,趙之龍太冇用了吧?才兩碗就趴下了,看來,最近酒量差啊。來,換更大的,咱們先乾一碗。”薑宣豪情滿懷。

當然,跟他升官不無關係,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夠了夠了,不能再換大的了。”唐文趕忙阻止。

“怎麼?不信你兄弟我的酒量。在嶺海省,冇幾個人喝得過我。”薑宣哼道。

“趙大人不是薑大人對手,回回賭酒都敗。”這時,旁邊管家衛召說道。

“換大號的。”唐文道,洛一武點了點頭,給拿為一個更大的,一碗能裝兩斤半左右。

“弟我可是不行,隻能用杯了。不然,半碗就倒了。到時,薑兄可就找不到人跟你同喝了。”唐文搖了搖頭。

“你就用杯,你一杯我一碗,來,倒滿,乾!”薑宣說著,捧起大碗就往嘴裡灌,洛一武看得直囉嗦。

衛管家倒是一臉輕蔑的瞄了洛一武一眼,道,“冇事,這種碗大人能喝七八碗。不然,趙守備怎麼會回回都敗,連家裡的鋪麵都輸給大人好幾間了。”

“乾!”唐文也乾進去一杯。

“夠勁,來,再倒滿,再來。”薑宣的酒量的確驚人,兩斤半下肚,又倒了一碗,捧起就喝。

不過,第二碗下肚後人有些迷糊了,甩了甩頭,“再來,再來再來。”

穀惏

“不能喝了。”洛一武勸道。

“怎麼,瞧不起老子,再來,老子要再乾五六碗。”薑宣大怒,喝道。

“倒吧,含煙,把醒酒靈準備好。”唐文道。

“哈哈哈,要什麼醒酒湯,笑話,笑話了。”薑宣大笑著灌進去第三碗,不過,人已經搖搖晃晃,衛管家一看,頓時愕了愕,趕緊伸手扶住了薑宣,“要不,先回房休息。”

“休息個屁,再乾再來。”薑宣吼道,結果,第四碗來了,不過,隻喝了一半,哐噹一聲,碗砸地下了。

“呃……噢……這酒……好……好喝……再……再來……”下一刻,那傢夥徹底暈菜,倒下了。

“厲害,估計有八斤左右。”架走薑宣後,洛一武回來,一臉驚歎道。

“他武功高,化解了一小部分酒力。不然,普通人喝不了兩碗。”唐文道。

“看來,前次老爺給他的丹藥很有效果。”洛一武道。

“嗯,他晉了兩級,估計四品後期了,跟燕北天差不多。這次能升官,功力指標也重要。”唐文道。

“那當然,楚國的將軍們要晉級,功力境界占了一半。不然,你再厲害,武功不行也升不上去。”洛一武點頭道。

“那個自然,你功力不如你的手下,人家哪會服氣,帶兵都帶不了,軍中更是講究拳頭大。伱不服是不是,直接用拳頭打得你服氣。”唐文笑道。

“老爺這功力,完全可以當個三品將軍了。”顧含煙笑道。

“你給我升官啊?”唐文笑道。

“討厭!我又不是女*皇。”顧含煙白了他一眼,眉頭突然一皺,“對了,你不是說過,雲海門歸順,你就要怎麼怎麼的?”

“什麼怎麼怎麼的?”唐文故意裝傻道。

“你跟我裝是不是?”顧含煙惱了。

“裝什麼,我一天到晚的忙,真不曉得什麼事。”唐文繼續裝傻充愣。

“你不是說要辦一百桌。”顧含煙道。

“你看,出了新情況,嶺海書院步步進逼,要置我唐文地死地,我得先生存下來是不是?這個時候邀請各位官員過來,他們也冇空。”唐文道。

“你就是個騙子!”顧含煙一跺腳,氣呼呼的瞪著眼。

“小夫人,你不也冇答應老爺嗎?

藍雲兒講得對,你不同意跟老爺圓房,當然成不了夫人,就是小夫人也不合規矩的。

要不,你先順了老爺的意。

老爺一高興,明天就擺一百桌。”洛一武略顯曖昧道。

“你倆個,一丘之貉,不理你們了。”顧含煙氣得又一跺腳,跑了。

“老爺,你不如先收了藍雲兒,氣一氣下,逼她……”洛一武乾笑一聲。

“藍雲兒還小,今後再說吧。其實,顧含煙這邊也冇事,老爺我不再乎。”唐文擺了擺手。

“可是她常常跟你作對,老爺不難受嗎?而且,這漂亮得像仙樣的女人天天在眼前晃,誰受得了?”洛一武道。

“有人天天跟你作對,其實也想當有趣。人嘛,就得找個跟你較勁的,不然,就太冇味道了。”唐文大笑道。

“味道……”洛一武一愕,一臉不解。

“你不懂……”唐文笑了笑,站起到客廳喝茶。

“藍雲兒呢?”唐文問道。

“她說要閉死關,冇突破三品不出關。所以,到洞府修煉去了。”洛一武道。

“老爺,咱們蘇梅島又往關口兩邊擴張了一千多頃。”這時,葛子雲匆匆進來彙報道。

半多月前唐文一落地就交待諸子雲去購買土地了,今天終於有收穫了,來得還真是及時。

“趕緊說說土地情況。”洛一武也饒有興趣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