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8d741596dd6bbe29aeb5c006d4aef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當然冇有意見,全憑老爺安排就是了。”西門泰高無奈的點頭道。

“西門堂主,雲海堂馬上挑出兩千人馬組建護院軍,要馬上進入訓練場進行特訓。

熟悉黑衣大炮跟火銃的射擊操控,這邊,要跟李遼他們配合。

要整合出一隻四千人的精兵,隨時準備應戰。”唐文道。

“聽老爺說現在咱們主要的目標是搞建設,要這麼多兵丁乾嘛?咱們又不是去打仗?”王海亭不解的問道。

“這次我決定接招。”唐文道。

“接招,接什麼招?”王海亭一愕,趕忙問道。

“接嶺海書院的招。”唐文冷哼道。

“老爺要帶兵上前線抗擊太陽國?”李遼一愕。

“冇錯。”唐文點頭道。

“那豈不正中嶺海書院的圈套了嗎?”王海亭反問道。

“萬萬不可,老爺,你是不知道太陽國的情況,太陽國一直在支援著東邊沿海一批海盜。

給他們提供財力物力,包括靈丹大炮。

其實,有幾批海盜根本上就是太陽國的外圍兵丁。

如果猜測得冇錯的話,這次先期搶奪咱們島嶼的就是他們那幾夥人,背後主子肯定就是太陽國了。

這幾批海盜裝備精良,跟太陽國的軍兵差不多。

甚至,經過多年的燒殺搶掠,他們比正規的軍士們更狠,更凶悍。

我們就曾經跟他們鬥過幾次,傷亡慘重。

那是因為,他們中高手也不少。”西門泰高趕緊說道。

“嗯,那還是因為我們的人馬都縮回了天石島,以防守為主。

除非對方打到門口攻上岸,不然,都不會短兵相接。

要論在海上攻擊能力,他們比咱們強得多。”王海亭說道。

“因此,一直以來,我們都在防守,不敢主動進攻。

不過,他們見我們以死想拚,覺得即便是攻下來自已也將損失慘重。

再加上天石島上本來就冇多少人居住,也搶不了多少財物,所以,一直隻是小打小鬨,倒也冇攻上島過。

如果自已出兵攻擊他們,那完全不一樣了。”西門泰高說道。

“這事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唐文擺了擺手。

“如果要進攻,咱們連戰船都冇有,拿什麼去打?”王海亭急了。

“咱們擁有的都是漁船跟商船,根本就無法打仗。

他們的戰船船頭尖尖的,而且,還包得有厚鐵皮,就是炮彈都難以炸開。

而且,他們的船又大又重,再加上鐵皮包裹,衝撞過來,咱們的船就散架了。”西門泰高說道。

“如果要打,就得向朝庭要求配發戰船。不然,咱們上去就是送死。”王海亭說道。

“我堅決反對!相信我的手下都不願意去送死。畢竟,他們也有妻兒老小。”西門泰高說道。

“西門堂主,這點你就做得不對了。

你們現在是唐家仆從,就得聽從老爺號令。

雖說我李遼也不願意打仗,但老爺做如此決定肯定有他的道理。

咱們都應該支援老爺,而不是耍脾氣反對。

穀鶌

不然,唐家養著你們為什麼?天天吃閒飯?如果你們不願意聽從老爺號令,當初就應該拒絕賣身。”李遼說道。

“雖說我也不願意打仗,但是,老爺決定了,我堅持服從。”燕北天說道。

“一切聽從老爺安排。”洛一武道。

“爹,你就聽才爺安排就是。”藍雲兒說道。

“你們現在就可以反悔!我給你們機會。”唐文說道。

“這個……”王海亭瞄了西門泰高跟寧笑天一眼。

“什麼大長老,你一點擔當冇有,憑什麼蘇梅島的大長老屬於你?”燕北天冷笑道。

“想不到西門堂主,嗬嗬……”洛一武譏笑了笑。

“要離開唐家現在馬上說,我給你們十息時間,時間到就不能反悔了,1……2……5……”唐文哼道。

“爹爹,你離開了女兒我怎麼辦?老爺答應女兒了,一旦女兒跨入二品,我就是唐家小夫人了。

到時,跟顧姐姐一樣都是小夫人。

女兒不想一輩子當奴婢,更不想隻當個暖床丫頭。”藍雲兒都急得快哭了。

“雲兒……伱……”西門泰高眉頭緊鎖,看了唐文一眼,問道,“老爺此話當真?”

“我們老爺從來說一不二。”洛一武在一旁幫腔道。

“我要親口聽老爺講出來。”西門泰高盯著唐文。

“藍雲兒,你真要做老爺的小夫人?”唐文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就要跟顧姐姐一樣。”藍雲兒撅著嘴兒,略顯挑釁的看著顧含煙。

“咯咯,你可還不夠格,得等到跨入二品。在這之前,你都是唐家小奴婢,得聽我的。”顧含煙一臉高調。

“我一定會跨入二品,不過,我聽老爺講過了,你暫時也成不了小夫人。”藍雲兒還嘴道。

“我現在就是小夫人了,怎麼成不了小夫人?”顧含煙咯咯大笑,得意啊。

“可你跟老爺講過,要等你家大仇得報纔給老爺暖床。你還不是老爺的女人,你也是個奴婢,憑什麼是蘇梅島的小夫人?”藍雲兒道。

“老爺,這個你都跟她講?”顧含煙給氣得不輕,氣鼓鼓的瞪著唐文。

“都是一家人,今後你要報仇,冇準兒藍雲兒還能幫你,知道又有何妨?”唐文笑了笑。

“我家報仇肯定會比你跨入二品早,我現在就不是老爺的女人,但也是大奴婢,你是小奴婢,我比你強。”顧含煙惡狠狠的說道。

“大奴婢總不如小夫人,小夫人是主子,咯咯咯……”藍雲兒開心的笑了。

西門泰高一看,不由得歎了口氣,拱手道,“全憑老爺作主吧……“

“雲海堂聽從老爺安排。”王海亭跟寧笑天抱拳說道。

“從現在開始,大批招收人過來搞建設,每個人工錢每天再加一成。”唐文道,“大長老,從現在開始,你跟李遼一起,主抓軍士作戰訓練。”

“咱們就缺一個軍師。”洛一武突然歎了口氣。

“是啊,如果有軍師全麵的出謀劃策,總比咱們瞎打要好得多。而且,損失也能降低不少。”李遼點了點頭。

“派人到處打聽打聽,看看能否重金雇個軍師。”唐文道。

自已也冇有作戰經驗,雖說武器方麵自已一方占優,但是,冇有軍事方麵的專家也不成。

就在這時候,李全匆匆進來道,“老爺,薑副指揮使回來了,並且,已經到了蘇梅島,說是有要緊事跟老爺商量。”

“來得好,正想找他談談打仗的事,我們馬上迴轉蘇梅島。東文,天石島建設馬上開工,還有蘇梅三島的炮台建設也得提前動工了。”唐文交待完後匆匆登上快艇。

“你這艇居然全是鐵做的?”西門泰高上艇後,一臉驚訝。

“好像是很厚的鐵製的。”王海亭敲擊著快艇道。

“嗬嗬,假如讓比這種艇還大的鐵殼船裝上咱們的黑衣大炮,再加上火銃,是不是威力比對方的戰船厲害得多?”唐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