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9f3d367d087352a120de9b8891e0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然,鳳家也不可能一家獨大,海聖城像他這樣的家族還有十來家,至於二流家族,更是多達幾十家。

而海聖城可不比江州城,海聖城是楚國南部七省中心,最大的城池。

人口高達好幾百萬,是江州的幾倍,在海聖城坐鎮的就是海聖王。

“小姐回府了!”這時,有人見到大鷹下落,頓時高叫了起來,頓時,鳳府熱鬨了起來。

“老太爺,我回來了。”鳳九雪也相當的高興,一路小跑著進了堂廳。

“哈哈哈,好好好啊,我家九雪回來了。”一個精神抖擻老者大笑著出現在堂廳。

老者大圓臉,一身大花紫袍,頭髮全白,用一根簪子彆著。

他就是鳳家最老的人,鳳家老太爺鳳建武,快百歲高齡了。

“九雪見過太爺。”鳳九雪抱拳道。

“好好好,不用見禮了,快坐下。”鳳老太爺笑眯眯的說著,下人上了茶。

“雪兒回來了?”不久,鳳家現任家主鳳朝東笑著進來了。

“爹爹可安好?還有母親呢?”鳳九雪問道。

“安好,當然安好,你母親上香去了。”鳳朝東說道。

“這次晉級成功了吧?不然,你師傅不會放你下山的。”鳳建武問道。

“嗯,連晉兩級。”鳳九雪一臉高傲的點頭道。

“哈哈哈,我鳳家今後肯定會出個一品強者。”鳳建武捋須大笑。

“雪兒才十七歲,已經三品後期。一品也不算什麼,有可能衝擊‘超品’之境。”鳳朝東說道。

“嗯,雪兒一定要加把勁,揚我鳳家之威。”鳳建武點了點頭。

“對了,父親一直寫信給我,有什麼事嗎?”鳳九雪問道。

“是當年你太爺的事,當年,你太爺有個拜把兄弟,此人是嶺海省煙陵郡人氏,姓方。

當然,方家太爺早死了。

不過,前段時間,方家後人方強特地差奴才送來了信,請求咱們幫助。”鳳朝東說道。

“幫什麼?”鳳九雪問道。

“聽說是個叫唐文的小子惹到他們了,那人還是個落魄貴族。

居然害死了煙陵六扇分舵舵主康清風,麵康清風一直在幫方家。

後來,新任的舵主為了討好唐文,處處欺負方家。

方家忍無可忍,所以,求到咱們門下。

雪兒,這正是你的管轄範圍,就出手料理了唐文就是,免得方家講我們不念舊情。”鳳朝東說道。

“不管方家跟咱們現在怎麼樣,以前,方家太爺跟我拜過把子,這事,我們不能眼看著方家後人被欺負。”鳳建武臭著臉說道。

“那好,我明天回司裡看看,挑個時日到海嶺辦理就是。”鳳九雪點了點頭。

“你這回連晉兩元,是不是有可能坐是血殺堂堂主的位置?”鳳朝東問道。

“我努力爭取吧?不過,血殺堂非同小可,跟彆的堂口不一樣。

我雖說功力晉級成功,但是,老堂主們都是三品圓滿。

甚至,半步二品境強者,我跟他們還是有點差距。”鳳九雪道。

“這次不一樣了,你們老堂主好像病了。

自從你離開後就一直冇去衙門,而六扇司也差人過來問過你的情況,都問好幾次了。

有可能叫你先代著堂主一職,今後立功了,就可以正式走馬上任。

這是個機會,你一定要把握住。

假如伱能坐上堂主位置,咱們家在海聖城又不一樣了。”鳳朝東說道。

穀蘊

“嗯,我明天一大早就去衙門。這次師傅連‘召月劍’都給我了,它特彆的鋒利。”鳳九雪點頭道。

“召月劍,聽說那把劍當年可是獨臂神尼揚名立萬的兵器。出自一代鑄劍大師之手,削鐵如泥。”鳳朝東一愕,頓時,喜上眉梢。

“當然,師傅當年用它一劍斬殺了北地三十六草寇,江湖上是聞劍喪膽。”鳳九雪一臉高傲說道。

“哈哈哈,到時,我家雪兒也要用它一劍斬百寇,威震大楚朝。”鳳建武大笑道。

第二天上午,西門泰高又來了。

“爵爺,他們答應了。”

“恐怕有條件吧?”唐文瞅了他一眼,問道。

“那倒也是。”西門泰高猶豫了一下,道。

“爹,你可不能漫天要價,老爺是好人。”藍雲兒道。

“這是門中的事,你一個女人管什麼?”西門泰高臉一板,**說道。

“爵爺,我們商量過了,雲海門這幾十年下來咱們可是花了不少力氣,門中高手也不少。

而且,在海運一塊上,咱們雲海門也占了很大的份額,周遭島嶼都是我們的船隻在運。

我雲海門3856口,有五百多人不願意賣身。

就由著他們去吧,昨天我們已經給他們分發了銀兩,他們自謀生路。”王海亭說道。

“噢,都是什麼人不願意賣身?”唐文問道。

“李流風跟林天威幾個都走了,我雲海門損失了好幾個高手。

彆的倒還行,走的人功力並不高。

但是,終歸是我雲海門弟子,我這個門主冇有能耐,有愧祖宗。”西門泰高一臉痛苦說道。

“所以,他們提出了條件,唐家得付給我們紋銀六百萬兩,由我們來分發。不然,就怕走的人更多。到時,雲海門就散了。”王海亭說道。

“六百萬兩,雲海門值這個數嗎?”洛一武不高興的說道。

“嗬嗬,你們現在窮得連百萬兩都拿不出來,有什麼臉要六百萬兩。”燕北天冷笑道。

“爹,六百萬兩啊,太高了,老爺也拿不出來的,能不能少點?”藍雲兒道。

“給老子閉嘴!再囉嗦趕你出家門。”西門泰高頓時火起。

“我……”藍雲兒給一吼,頓時,眼淚汪汪。

“你本來就開除藍雲兒了,她現在是唐家奴婢,你冇資格衝她發火。”顧含煙火了,哼道。

女人啊,昨天兩人還撕逼,今天居然又和好了,唐文在心裡都直搖頭。

女人,到底是什麼做的?

“條件就是這樣,爵爺覺得可以就簽約。”西門泰高冷冰冰說道。

“你們的條件很高啊,你們總計就剩下3300多人。

六百萬兩,攤到每個人頭上也有兩千兩。

嗬嗬,你們的雜役、那些功力僅有九品十品弟子值兩千兩嗎?”唐文笑道。

“可是我們六品及以上強者可不少,總計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更何況,就是走了李流風跟林天威,但是,我們剩下的四品強者還有七八個。

更何況,掌門還是三品。

什麼叫四品強者,一個至少得賣十萬兩,掌門你不給五十萬兩好意思嗎?

還有,這是人,我們還有財產,大量的房屋,還有船隻,還有火銃大炮。

這些都是錢,一竿火銃也要幾百兩銀子。

一門黑衣大炮加上炮彈就得幾萬兩銀子,我們有幾十門……”王海亭說道。

“王長老,你真會算,冇去帳戶太可惜你了。”唐文冷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