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f3e6f1f08618a010b66fcc5e690f1d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這時候,河裡黑乎之物同時跳出了十幾隻凶猛的攻向彆的人。

啪啪啪啪……

唐文大怒,跳到空中,掌勁勃發,道道淡黃之氣狂擊而出,冒頭一隻就一掌乾將下去。

又借黑乎之物的反挫之力在空中再次挪位,又乾向了另一隻,這一掌的掌力勁何止萬斤?

黑乎之物哀嚎著被打進了水裡,頓時,水花四濺,平靜的河麵掀起了浪潮。

而隊員們迅速過河,唐文騰挪反覆,見一隻冒頭就從空中落下踩它腳上狂擊另一個,反過來又反手一擊。

如此反覆,十幾隻黑乎之物全給唐文打得無法攻擊彆的隊員。

僅僅幾分鐘,所有隊員成功過河,而唐文狠狠的把一隻黑乎之物踩進河裡,借反挫之力跳上了岸。

這廝頓時喘氣如牛,畢竟,這一口氣跟十幾個‘傢夥’打了一場。

都是借力打力,力勁耗費相當的巨大,那是趕緊掏出一顆靈丹吞下,盤腿調氣。

風淩笑趕緊朝大家擺了擺手,示意大家禁聲。

習地而坐調氣養息,而洛雪則是一臉嚴肅的板著臉站在唐文不遠處警戒。

半個小時過後,唐文長舒一口氣,睜開了眼,“河裡是什麼?”

“一種沙漠鱷魚,比常見的鱷魚更凶殘。他們身體並不是特彆的大,但跳躍能力特彆的強大。

水性很好,靈活,人給他拖進去估計就爬不上來了。

唐哥身手不凡,同時對付十幾隻都能抗下來,換成是我,肯定手忙腳亂。”風淩笑一臉佩服說道。

“當時也是急了,憋了一口氣,現在想想,凶險萬分啊。”唐文搖搖頭道。

“那當然,你看他們,對付一隻能行,對付兩隻勉強,三隻合攻過來肯定完蛋。”風淩笑指著譚雄他們說道。

“唐隊就是唐隊,佩服佩服。”譚雄過來抱拳,表示感謝。

“嗬嗬,你們唐隊是個高人。”洛雪這時笑道。

“那當然,我都不是他對手。”風淩笑點頭道。

“風淩笑啊風淩笑,你的眼光還是有些問題。”洛雪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風淩笑一聽,臉馬上板起,他服唐文,但並不等於他服所有人。

“唐長老可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洛雪道。

“你到底什麼意思,趕緊講明來,咱們還有任務。”風淩笑有些火氣了。

“你們在跑,當然看不清楚。不過,我卻是看清楚了。

唐長老掌掌力達萬斤,周遭十幾丈範圍都在唐長老攻擊之內。

什麼意思,你好好想想。”洛雪道。

“萬斤,十幾丈,你的意思唐長老是……”風淩笑拿眼看著洛雪。

“十幾丈範圍,那不是三品強者嗎?據說,四品圓滿強者的隔空攻擊力不會超過十丈,過十丈就是三品。”另一個小隊長李賢脫口而出。

“唐長老是三品高人?”頓時,眾人的眼火熱火熱,一臉求證的看著唐文,包括風淩笑。

“我還冇跨入三品,半步而已。”唐文搖了搖頭。

“半步三品,那也不得了,高人哪。”譚雄一臉驚歎道。

“十七歲的半步三品境,唐長老今後的成就不可估量,想想都令人顫抖,咱們一輩子隻能仰望了。”李賢歎了口氣,一臉羨慕。

“就算是半步吧。”洛雪笑了笑,唐文倒是一愕。

纔想起這位姐姐過河好像過得很輕鬆,好像冇有沙漠鱷魚攻擊她,怎麼回事?

難道她有問題?

於是,瞄了一眼她頭上人氣小人兒,冇什麼特彆。

也不是特彆的粗大,隻不過,神情表示是一臉不信,她在懷疑老子?

這個姐姐有問題……

還有,她先前不是說不會武功嗎?

還有,她隻是我的秘書,就是自已前次教她武功了。

也不可能能有多高的成就,為何蕭勁國會叫她跟自已一起來?

難道堂裡出任務時也需要秘書照顧生活起居?

問題越來越多啊……

“各位,月亮城周遭還有一片樹林,這個樹林也很神秘,各位切記要小心。”風淩笑拿出地圖指點著說道。

吃過乾糧,繼續前行。

不久,見到了一片稀落的樹夾雜在沙漠之中。長得並不好,稀稀啦啦的。

“風長老,這就是你講的神秘樹林?”譚雄有些不解的問道。

“正是,這是最外圍。你外邊看好像樹不多,很稀疏,進去後感覺完全不一樣。”風淩笑說道。

“有什麼不一樣?”李賢忍不住問道。

“斷壁殘垣都有,到處撒落著白骨,有人的也有獸的。

而且,陰深恐怖,樹好像長大長粗長高了。

樹多起來,那種感覺講不清楚,反正很複雜。”風淩笑說道。

“莫非裡頭有迷幻類法陣?”唐文脫口而出。

像玄武域的諸葛子亮就是法陣大師,當時布融合法陣時靈石往外一拋,頓時,感覺大不一樣,好像有作夢似的。

聽說他布的**大陣能迷死你冇商量,當然,唐文也冇有機會領教一番。

“不清楚,不過,法陣隻是傳說。誰也冇見過,倒是一些自然現象冇辦法解釋。

樓沙這地帶有著強大的磁場和光氣現象,咱們的對講設備都會經常失靈。

好像被什麼強大而神秘的東西屏弊了,有的時候還能聽到恐怖的怪音,好像妖魔鬼怪在嘶吼。”風淩笑說道。

“鬼打牆?”有人說道。

“怕什麼鬼,咱們是人,血氣方剛。”第三小隊隊長趙方一臉豪橫的握了下拳頭。

風淩笑用望遠鏡觀察了好一陣子,道,“從表麵上看冇什麼情況?

不過,也不得不防著國外,包括咱們國內的武者進入。

所以,咱們得時刻打起精神。還是我打頭,唐長老中間側應,洛雪掃尾。

這回進去不能單兵作戰,要兩個人一組,一個前一個側,互相配合,你們要挑好搭襠。

當然,三個小隊長功力比彆的隊員又要高上一些,不能互相搭配。

而且,最好挑弱些的隊員搭襠。

至於唐長老跟我和洛雪三個,肯定是全麵協助,不用搭襠了。”

交待完後,各人組成了雙人搭襠組合,於是,小心的進了樹林。

其實,總共就十五個人,六個組合加上唐文、洛雪和風淩笑三個頭兒了。

樹林中到處佈滿了帶刺類藤蔓植物,幸好大家穿著的都是特殊布料製衣的衣服。

但並不是軍方用的迷彩裝,聽說,水藍星各國護國門派的武者都是一樣,出外執行任務穿著的衣服都很普通,跟常人無異。

隻不過,布料特殊而已。因此,打起來時常常分不清對手是誰?

而出任務時隊員一般都不會留下任何有關自已身份證明的憑證。

殺了對方也隻能從對方的膚色等方麵來判斷對方是哪個國家的,但好些國家的人膚色都差不多。

就像是地球上的歐洲白人,非洲黑人這種狀況。

因此,隻能從大方向判斷對方來自那處區域,比如,南星州,北星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