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9ce0506cdc9aff03c995cfe33b3cb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要修煉到二三四品境界,那得付出比楚國武者幾倍的血汗。

“你是我們戰龍門最年輕的長老。”

“那當然了,虎榜第六啊,這是我們年輕人最具實力的榜單。”

“虎榜上榜的有幾百個,能衝到前六,那絕對牛逼。”

“不牛逼怎麼能成為北堂長老。”

……

頓時,下邊十幾個年輕人全都火熱火熱的議論開了。

“嗬嗬,你們都錯了。”這時,洛雪淡淡一笑。

“洛秘書,你這是什麼意思?”有人不服氣的問道。

“最年輕的長老應該是我的領導唐文唐長老。”洛雪手一指坐在最尾巴位置的唐文。

頓時,所有人眼光都盯了過來,唐文有種寒嗖嗖的感覺。

“不敢當不敢當,我隻是歲數小點,其實,我就會耍嘴皮子。噹噹教習還行,紙上談兵,要動真格的,不行不行。”洛雪也不曉得什麼意思,你這不是把老子往火上架嗎?唐文自然是趕緊搖頭否認。

“唐長老,你太謙虛了,我這個總教習可是不如你。”尼瑪,楊凱這個死人居然也來補了一腳。

“唐長老可是我們南堂的驕傲,他今年剛十七歲。”蕭勁國再補了一腳。

“唐長老,幸會幸會!”風淩笑臉上掛著熱情的笑走了過來,伸出了手。

“虎榜第六,久仰久仰。”唐文含笑伸出了手,發現風淩笑的人氣小人兒卻是一臉冷笑。

這傢夥不懷好意……

果然,手剛握在一起,一股大力傳來,手掌頓時一緊,敢情是這傢夥要給自已一個下馬威。

不過,唐文卻是一臉淡定的笑著,任由風淩笑拿捏。

那傢夥開始估計隻摧動了三分力氣,當然,都是同門弟子,一出手就捏斷了人家手骨也不大好。

見唐文冇動靜,力勁加大到五分,還是冇用,七分……八分……九分……

靠!

風淩笑的笑容僵硬了,他知道,今天踢中鐵板了。

而一旁的洛雪卻是一臉的怪笑,很顯然,這妹在幸哉樂禍。

下邊,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肯定是風淩笑要稱量稱量這位唐長老了。

自然,全都在心裡為唐文默哀一秒鐘。

冇人看好唐文,包括蕭勁國,畢竟,唐文前次回來表現得也僅有五品初期境界而已。

這纔過去多久,不可能一下子竄到四品。

“風長老,有些事,點到為止,任務要緊。”蕭勁國還是擔心唐文手掌被捏碎,趕緊提醒一句。

不過,風淩笑內心卻是一片淩亂,他已經把力氣摧發到了極限,額角的汗都冒出來了。

可是對麵這個該死的傢夥好像冇事人一般,難道這傢夥手掌是鋼鐵鑄成的?

接下,風淩笑給嚇著了,一股大力傳了回來,手掌頓時劇痛欲裂。

下一刻,在場的人終於意識到了什麼,怎麼還冇見唐文出醜?

難道這傢夥還真有實力?

“嗬嗬嗬,虎榜第六,果然名不虛傳,失敬失敬。”唐文一笑,鬆開了手。

當然,這是給風淩笑台階下,給他留麵子。

“唐長老,今後小弟我跟著你混。”風淩笑突然來了一句,話風突變,頓時,全堂皆驚,呆若木雞。

這話什麼意思?堂堂虎榜第六還要跟著這個姓唐的混?

顯然,風淩笑吃了暗虧。

洛雪居然挑了一下眉毛,嗬嗬笑道,“風長老,不會是你的掌力不如我領導吧?”

“我輸了……”風淩笑毫不知恥,大方的承認了,倒是讓唐文意外了一下。

畢竟,這種丟臉的事誰也不願意講出來的,更何況,還是如此心高氣傲的風淩笑。

“差不多差不多,我隻是天生神力而已。”唐文搖頭道。

“蕭副堂,這次行動我聽唐哥的。”風淩笑一轉身,朝著蕭勁國抱了下拳頭。

“唐哥不虧是我戰龍門最年輕的長老,名不虛傳啊。”

“看來,前次我輸得不冤。”楊凱服氣的說道。先前,心裡可是一直不痛快,甚至認為唐文有些投機取巧。

“各位準備一下,三個小時後出發前往樓沙古城。

這次就由唐長老帶隊執行任務,洛雪跟風淩笑協助。

所有人務必聽從唐長老指揮,絕不允許任何人亂來。

不然,門規處罰。”蕭勁國一臉嚴肅。

“堅決完成任務!”所有人都大聲應道。

過後,唐文給蕭勁國叫進了辦公室。泡上茶後,道,“這次時間緊,任務重。

我們也是冇辦法了,喬堂主跟丘副堂都失蹤在了月亮城,同時進去的還有十幾個師兄弟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他們找到。

至於說空中出現的寶珠,那倒是其次,救人纔是這次任務的目標。”

“總舵就派了一個風淩笑過來?為何不派更加強大的高手下來?”唐文問道。

“高手全都到各地執行任務了,抽不出人手。

咱們這批人都是從各堂抽來的精英,彆看他們都不上三十歲,但都有著七八品實力。

而且,作戰經驗豐富,都是血裡來火裡去的兄弟們。

開始的時候我為什麼一直要把你挑出來,就是要讓他們信服。

不然,你將無法帶領這隊隊伍。”蕭勁國說道。

“可以讓風淩笑來帶頭,我協助就是了。更何況,我對出任務並冇有什麼經驗。”唐文搖頭道。

“那不行,這次任務是我們南堂的任務,怎麼能讓他們作主?所以,這個臉你不能丟。”蕭勁國搖了搖頭。

“唉,麵子有那麼重要嗎?生命才重要。你們把任務交給一個毫無經驗的人指揮,那太不負責任了。”唐文歎了口氣。

“為什麼說人活一口氣,佛受一柱香,就是這個道理。

不光我們,各國不都一樣。不過,你倒是給了我意外的驚喜。

風淩笑可是虎榜第六,咱們戰龍門有龍虎兩榜。

虎榜是年輕人的天下,而龍榜纔是真正的強者天下。

至於你擔心的事,倒也不必過於擔心。

畢竟,還有許多人協助你,你並不是一個人單乾。”蕭勁國笑道。

“龍榜的高手估計都二三品了吧?”唐文也十分的好奇。

“有當然有,不過,四品也算是高手了。風淩笑畢竟是天才,常人不能跟他比。”蕭勁國搖了搖頭。

“咱們南堂不會就這點實力吧?”唐文表示懷疑。

“當然不止。”蕭勁國神秘一笑。

“明白了。”唐文點了點頭,道,“不過,我需要兩千套防彈背心跟頭盔,這是我修煉必備之物。

當然,我不會讓你們吃虧。

我可以提供與之價值相當的丹藥、靈石,甚至刀劍。”

“隻要你能救出兩位領導,一切都好說。”蕭勁國道。

“成交!”唐文點頭道,於是,把丹藥跟靈石刀劍都拿了出來。

“你的虛空袋不小嘛。”蕭勁國笑問道。

“比你們大一點,一個房間而已。這種東西的煉製涉及到空間法陣,大的空間不好弄,而且,材料也搞不出來。”唐文道。

“你可以從風淩笑那裡賺點錢。”蕭勁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