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e5389bfaf726977daed1a8616fad27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醫療藥品、能賺錢的酒水也不能少。分門彆類,足有好幾百種,可把趙江忙壞了。

接下,唐文一頭紮進了雲海市鍊鋼廠。

那是一箇中型鍊鋼企業,一年的產量應該也夠唐文建設所用了。

因為,唐文下一個建設項目就是鍊鋼,生產建築用的鋼材。其實,主要就是建設用的螺紋鋼跟普通的鋼筋了。

倒不需要那些高精度的航空鋁啊鋼材的,這對鍊鋼廠的要求又縮小了不少。

但是,鍊鋼廠比水泥廠複雜得多了,唐文這次先考察學習研究。

當然,鍊鋼廠圖紙設計什麼已經交待趙江去設計院設計了。

鍊鋼廠房建設,一整套設備安裝、鍊鋼視頻教學方麵唐文也交待人去收集、整理、錄製,彙總。

這次穿越回去挑出一批原本就在楚國小作坊裡鍊鋼的師傅們出來好好學習琢磨,應該也能學點什麼。

到時,時機成熟就可以建設鍊鋼廠了。

兩個月時間,唐文跟鍊鋼廠的師傅們全都熟得不能再熟了。而且,每一道工序他都去操作過幾天。

終於出師了,應該達到了專業師傅級的水準,半吊子工程師水平。

關閉了兩個月的手機終於開機了。

發現蕭勁國打來了幾十個電話,居然還有自已的秘書洛雪打來的,多達幾百個。

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洛雪不會打這麼多電話。

唐文趕緊拔通了回去,蕭勁國的聲音馬上傳來,“老弟啊,你去哪了?都急死人了,趕緊回南堂。”

“發生什麼事了?”唐文問道。

“到了我再跟你說,你馬上回來。”蕭勁國催道。

“可我還有一些事要處理,現在冇空。”唐文說道,畢竟,自已得先把趙江叫來瞭解一下各種物資的購買情況。

“老弟,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比如,你要大批防彈背心跟頭盔,甚至,你要當我們南堂的副堂主都行。”蕭勁國急道。

“那好,我馬上過來。”唐文回道。

“好,我馬上安排飛機接你。還在老地方,你直接過去就可。”蕭勁國回了一聲掛了電話。

於是,唐文打的直奔機場。

在車裡打了電話給自已秘書洛雪,那邊一接通就傳來聲音道,“唐長老,你馬上回堂口,有急事。”

“剛纔問了蕭副堂,他也是如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唐文問道。

“出大事了,喬堂主跟丘副堂都失蹤了。”洛雪道。

“失蹤,怎麼失蹤的?”唐文也嚇了一跳,趕忙問道。

“你到了我跟你具體說。”洛雪說道。

持斷電話後唐文打給了趙江,詢問了訂製的風機、港口建設需要的設備,比如,大型吊機,覆帶傳送等設備情況怎麼樣。

趙江回電話說是一切順利,再過一個月就能交貨了。

畢竟,水泥廠兩颱風機發的電肯定不夠,還有,蘇梅島這邊也得再安裝幾颱風機。

各項工程都需要設備,但是,唐文苦於行禮空間的載重能力有限。

而大型設備都很重,一台就幾十噸到幾百噸不止,行禮空間雖說載重達到了八千噸。

六颱風機就重達三千噸左右,再加上港口的吊機等,所以,也運不了幾台。

幾個小時過後,唐文到達戰龍門南堂訓練場。

蕭勁國早就在大樓門前等著,一見唐文過來,道,“跟我走。”

匆匆上了二樓會議室,已經坐著十幾個精乾弟子,包括洛雪,總教習楊凱也在場。

現場一片安靜,空氣很凝重。

“各位,事很緊急。前段時間,樓沙那邊居然有亮光閃動。甚至,在空中出現了一枚巨大的珠了。”蕭勁國說著,洛雪打開了白板螢幕。

頓時,一顆巨大的珠子出現在了空中。

唐文頓時一愕,我靠!這珠子跟老子手腕上戴著的木手鍊上珠子好像很像啊?

這廝立即開啟了眉間人氣眼看了過去,感覺越來越像。

難道這顆珠子是我木手鍊上其中一顆,或者說跟它出自同一個地方?

可是不對啊,這串木手鍊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的,它是楚國的產品,不同空間的東西怎麼會一模一樣?

難道這世上還有第二個穿越者,把它從楚國帶到了水藍星的大東國?

當然,唐文明白,這串木手鍊其實就是自已的‘大地主空間’,不曉得是哪位神仙的傑作。

頓時,唐文心裡翻湧起了浪花,於是問道,“蕭副堂,這影像哪裡來的?”

“它出現於樓沙上空,有人拍了下來。

不過,應該是海市蜃樓。隻不過,這事一曝光。

好些國家的門派組織都聞風而動,紛紛竄向樓沙考古。”蕭勁國說道。

“考古就是個愰子,實際上他們是想覬覦我大東的寶物。”楊凱哼道。

“那還用說?古樓沙可是有著許多美麗的傳說,像月亮城、巨瞳人、甚至,有人說有外星人降臨過古樓沙,那些巨瞳人就是他們的後代。”洛雪說道。

“那的確是個神秘的地方,有些武者也得到了一些寶物。甚至,有的武者在月亮城莫名其妙的轉悠了一圈,出來後居然晉級了。”蕭勁國說道。

“月亮城我去過,那隻是一個荒廢的古城。到處斷垣殘壁,黃沙滿天,除了一些破瓦殘木,什麼都冇有。”一個精明乾練的年輕人站起來說道。

“你去過那更好了,這次行動你就是嚮導。”蕭勁國說道。

“本人風淩笑,來自北堂總舵,堅決完成任務!”年輕人一臉豪氣的抱拳說道。

“風淩笑,我好像在虎榜上見過你。”有人驚訝的說道。

“虎榜第六名。”另一個人說道。

“失敬失敬,想不到你還是大英雄。”頓時,好些年輕人都站起,抱拳打起了招呼。

“大英雄談不上,為堂口做了些事而已,這是我應該的。

不過,各位,樓沙雖說什麼都冇有,但是,裡麵卻是凶險重重。

你看似冇事,也許,你一轉進去就回不來了。

據統計,失蹤在月亮古城的人可是不少。同一個人同一個地方進去,也許你看到的都不一樣。

不然,月亮城怎麼又被稱之為死亡謎城。”風淩笑一臉嚴肅的告誡大家道。

“風長老,聽說你已經跨入五品大圓滿?”有人問道。

“五品圓滿,那是一年前的事了。”風淩笑傲然一笑。

“四品?”頓時,好些人肅然起敬。

“不多,剛跨入四品初期而已。”風淩笑看似謙虛,實則一臉豪橫,臉上掛著的是一幅蔑視天下的氣概。

這是我在現代社會見到的第一高手……

唐文也暗暗吃緊,現代社會絕對藏龍臥虎,四品境的年輕人都出現了,那肯定有二三品層次的強者。

要知道,楚國的修煉環境比大東國好了幾倍,哪裡有稀薄的靈氣,會出現高手也正常。

可是現代社會,工業汙染如此嚴肅,幾乎找不到靈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