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255511ca0e251e2ca0a813f9e3e8c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都是西北戰事惹的禍,不光煙陵,到處都差不多。

朝庭已經向各地征調了上百萬兵丁雜役運送糧草馬匹,以保證前方將士作戰。

而咱們周遭大齊、大趙、就是隔海相望的太陽國等國也是蠢蠢欲動,都想趁機撈一把,侵占我大楚土地。

所以,那邊又得防著他們,麻煩啊。”丁鎮東一臉憂心的長歎一聲。

“哎呀,我倒是忘了,爵爺不是團練副使嗎?”趙之龍猛地一拍馬背,說道。

“趙大人,我可是江州團練副使,煙陵郡的事我可是不管。”唐文趕緊說道。

“煙陵郡也是咱們嶺海省的嘛,爵爺,國家有難,你是皇室貴族,更應為國家分憂是不是?”丁鎮東說道。

“是啊爵爺,既然你都願意接收莫雲寨難民,為何不還他們一個家園?

一來,他們有了家,安身立命。二來,更重要的就是,保住了咱們守備營。

不然,咱們守備營還得搬遷,又不曉得要搬到什麼地方,那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

更何況,鄰省又虎視眈眈,天鷹河是咱們最佳的駐守之地。

離寧西省就二十來裡左右,有事的時候快馬不到半個時辰就能到達。”楚召說道。

“當初我跟秦大人有通過氣,秦大人不給一文一兩,全得我唐家出錢招募兵丁。

所以,我隻能把下人們整備成了兵丁,包括衣服刀劍等,全是我唐家出的錢。

這種情況下本爵提出了要求,可以幫助蘇梅島周遭蕩平海盜。但是,彆的不參與。

秦大人也答應了,當時我還怕他反悔,還簽得有契約。

而且,蘇梅島已經遭到海盜兩次偷襲,我唐家差點滿門被滅。

如果抽調到這邊來,誰來幫助我唐家守護蘇梅島?”唐文說道。

“這倒也是實情,秦大人冇給爵爺一分錢,哪有臉動唐家的兵。”趙之龍表示理解的點頭道。

“爵爺,都是楚國人,你應以大局為重,克服一切困難,這天鷹穀守備營必須保住。”丁鎮東一臉嚴肅說道。

“清理這些臭水可不容易,又臭又臟,甚至有毒。

得需要大批人手,而且,他們每天還得吃住。

衣服給臭水弄壞了還得買新衣等等,那可是需要大筆銀兩。”唐文道。

“可以給你折算成戰功,每人一個戰功。”丁鎮東脫口而出。

“那估計得派出一兩千人。”楚召說道。

“太多了,我得考慮考慮。”唐文搖頭道,於是,一夥轉悠了一陣迴轉軍營,洗涮一番後就準備開飯了。

“趙大人,必須拿下唐文,這有關咱們守備營,這是命令。”丁鎮東把趙之龍跟楚召叫到了一旁商議大事。

“可人家是江州的兵,再說,秦大人冇給一分錢,哪有臉提這個?

而且,人家講得有道理,如果硬壓下來。

那費用也得咱們出,咱們守備營哪來的錢?”趙之龍說道。

“問張洪江要,他是一郡父母官。”丁鎮東哼道。

“他哭得比我還要慘,不過,我也清楚,最近他的日子不好過。聽說,給六扇門分舵敲去了不少銀子。”趙之龍搖頭道。

“晚上咱們不如把爵爺灌醉,到時,騙他立下軍令狀。”楚召牙一咬道。

“這個法子不錯,不過,這樣咱們有些不地道了。”趙之龍搖頭道。

“這是最好的辦法了,不然,還有什麼辦法?要不,我出麵跟他簽,要恨就讓他恨我就是。”楚召請命道。

“好,楚大人能為國分憂,這事就這麼定了。”丁鎮東點頭道。

“隻不過,咱們也不能太不地道,是不是也給他一點好處。不然,事後也不能太怪咱們是不是?”楚召想了想說道。

“多報戰功就行,按雙倍算。人員方麵多報一點,銀兩花銷上頭再多報一些折成之後差不多就雙倍了。”丁鎮東道。

“一切聽丁大人指令行事。”趙之龍跟楚召一起點頭道。

開飯了……

對於以現代手段烹煮的食物,丁鎮東當然感到新鮮。

不過,這傢夥也冇忘了目的。

跟趙之龍三人合夥,而唐文早接到楚召密報,不久,就醉了。

而且,糊裡糊塗的就簽下了軍令狀。唐文醒了,自然,大發雷霆。

趙之龍跟丁鎮東又演戲安慰,勸說,最後,丁鎮東還答應給唐文調配十架黑衣大炮。

許下戰功雙倍的承諾,唐文最後大罵了楚召一頓,隻能無奈接受了。

“楚大人,讓你受委屈了。”過後,丁鎮東親切拍了拍楚召肩膀,安慰道。

“為國辦事,為大人辦事,是楚召應該做的。”楚召一臉堅決。

“好好,不錯不錯,你的功勞我會如實呈報。”丁鎮東大笑。

“丁大人,我就要離開天鷹峽了,楚召不錯,而且,居然跨入了四品中期。

功力比我還要高上一等。我天鷹峽他很熟悉。

如果上峰調派一個新人下來,又得一段時間的準備。”趙之龍說道。

“嗯,不過,楚召太年輕了,還需要磨礪。這回押運糧草馬匹到前線,如果能立功,倒是有希望。”丁鎮東點頭道。

“堅決完成任務,隻要我楚召有一口氣在,就不會讓糧草馬匹丟失。”楚召一臉堅定。

“好好,咱們就需要這樣有勇氣,有魄力的將士,好好乾。”丁鎮東連連頷首。

而唐文已經帶著人馬再次迴轉莫雲寨,他小心的上到了山坡上,差點樂瘋了。

山坡上居然有個池子,方圓足有一裡左右,還在咕咕的冒著石油。

唐文發現,泥沙碎石已經被先前冒出來的石油衝到了山坡下。

而貯存在池中的石油相當的乾淨,如果裝回雲海市,基本上就可以送進煉油廠提煉了。

係統在開啟前有個提前緩存功能,開啟穿越後也有個延時緩存功能,這其中的時間有五天左右。

所以,唐文當機立斷。交待完洛一武後讓他們先迴轉招人過來清理。

意念之中喊著‘我是大地主’,頓時,池中石油滾滾的被吸將進去。

足足裝了7000噸,唐文發現,石油池頓時陷了下去,估計要再次流滿的話冇有一兩個月不可能的了。

這裡,將來就是自已的石油開采基地。

唐文跨入大門,青光一閃,回到了雲海市。

馬上交待趙江在煉油廠附近雇了許多大型油罐車,月黑風高之夜,這些石油全部裝入了油罐車中。

按當天國際原油走勢,唐文打了八點五折,三千萬落進了腰包。這錢,來得太容易了。

當然,現在的唐文胃口大了,幾千萬他已經瞧不上了,有些雞肋。

轉道,唐文坐飛機到了密魯國。

把楚國換回來的150萬兩黃金折成了銀磚,足足兌換了2900萬兩白銀。

剩下的30幾萬兩賣了接近三十個億,回到大東國購買物資。

這次穿越回去不用帶水泥了,所以,騰出了大部分的行禮空間。

主要采購鋼筋、卡車挖掘機碎石機等設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