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1fd356eadd2f35fcb26e9489bfdbd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而朝庭對這種事,向來是睜隻眼閉隻眼,一般都不管。

趙之龍的守備營有幾千人馬,駐紮在一條大河旁。

軍營東西長足有三裡之地,全是用木柵欄攔著,上麵建得有崗樓,有箭手跟哨兵站著的。

河水奔騰而去,窮鄉僻壤,環境那就不用說了,神仙修煉之地。

下午三點,唐文的人馬到達。

楚召早就在外守候著了,一見到唐文就道,“總兵衙門來了一個遊擊,叫‘丁鎮東’,趙大人正陪他。”

“遊擊可是從三品大員,他這次下來有什麼事嗎?”唐文問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正好了,咱們趕緊進去,就怕他一會兒又走了。”楚召搖了搖頭。

於是,唐文在楚召陪同下進了中軍帳。

這個大號軍帳還是唐文捐的,是指揮官住的地方,很大,足可以招集幾十人開會。

裡麵還隔了兩個小間,一個書房,一個指揮官休息的地方。

唐文進去,發現趙之龍正陪著一箇中年男子喝茶。

男子大圓的臉,耳廓很厚,一身華麗的淺銀色袍服。

戴著鑲玉的金冠,腰紮玉帶,銀袍鑲著華麗的金邊。

針線細緻,錦袍上繡著飛獸圖案,那圖案栩栩如生,做工不錯。

“稟報趙大人,一等伯爵唐文唐大人到。”楚召單膝下跪稟報道。

“哪位唐大人?”丁鎮東抬眼一瞄,問道。

“嗬嗬,是江州伯唐大人,江州府團練副使,蘇梅島之主。

不過,蘇梅島一半屬於江州,一半是煙陵管轄。

伯爵大人,有請。”趙之龍站起,笑迎道。

“丁鎮東見過爵爺。”丁鎮東細看了唐文一眼,估計是覺得太嫩了。

不過,也不得不站起,意思了一下。隻不過,動作很是敷衍。

“丁大人客氣了。”唐文笑著進去,坐在了下首第一張客椅上。

“丁大人,伯爵大人可是有好些令人新奇的東西,等下丁大人可是有口福了。”趙之龍笑道。

“嗬嗬,本官在省城,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裡遊的,什麼東西冇吃過?”丁鎮東一臉高傲。

“那當然,不過,丁大人吃的是咱們楚國的好東西。但是,爵爺帶來的不是咱們楚國的。”趙之龍說道。

“噢,爵爺的好貨來自何方?”丁鎮東一愕,看著唐文。

“西洋。”唐文道。

“西洋很遙遠啊,對了,你講起西洋我還真嘗過。前段時間有朋友帶了幾瓶酒,聽說就來自西洋。”丁鎮東笑道。

“西洋的酒幾千種,不曉得丁大人喝的是哪一種?”唐文問道。

“叫什麼葡萄酒,好像還有個名叫,對了,什麼張裕乾紅葡萄酒。”丁鎮東想了想說道。

“哈哈哈……”趙之龍大笑起來。

“趙大人笑什麼?”丁鎮龍一愕,拿眼看著趙之龍。

“那酒肯定也是從爵爺處買的。”趙之龍笑道。

“爵爺還賣洋酒?”丁鎮龍一愕。

“嶺海的洋酒都是我這裡賣的,比如,省城的沈西河就從我這裡買了不少,還有不少朋友,比如,伯爵肖蓋等。”唐文回道。

“爵爺不光有洋酒,還有許多洋貨,比如,三紋魚,那會吃得你喊娘,還有金槍魚……包丁大人滿意。”趙之龍笑道。

“那本官晚上就不走了,還真得嚐嚐。”丁鎮東回道。

“洛管家,交待我們帶來的廚子晚上把菜弄好些,就借趙大人的地盤招待客人了,趙大人,可否?”唐文說道。

“當然可以,我還求之不得。來人,叫人把廚房騰出來,讓爵爺的人處理。”趙之龍衝外邊喊道。

唐文知道,這是趙之龍在給自已創造機會。

因為,楚國跟現代華夏差不多,都有著濃厚的酒桌文化氛圍。

楚國,也是個人情社會。幾瓶杯下肚,到時,再聊征調的事就好辦得多了。

“丁大人,前段時間,距我守備營十來裡的莫雲寨遭到了天災。”趙之龍道。

“噢?山體滑坡嗎?有冇人傷亡?”丁鎮東一愣,問道。

“倒不是山體滑坡,而是一股臭水,那水很粘,又臭又粘。

流下來後還漏入了土地,糧食都無法種值,連樹木花草都給粘死了。

莫雲寨原有寨民一千多,那地方冇辦法住了。

所以,不得不搬走。還是唐爵爺大仁大義,接收了他們。

不然,我還真是有些傷腦筋。畢竟,莫雲寨以前對我守備營做出了許多貢獻。

關於此事,煙陵郡守大人張洪江也說要為唐爵爺請功。

所以,他收下的村民全都折成了戰功記錄在冊。”趙之龍說道。

“爵爺大仁大義,為朝庭做出如此貢獻,折成戰功那是應當的。”丁鎮龍點頭道,“不過,莫雲寨距離守備營不遠,那地兒成了廢墟。

會不會影響到守備營?你帶本官去實地檢視一番。

回去也好向總兵大人稟報,不然,到時出了彆的狀況,咱們都會惹麻煩。”

“那好,咱們現在就出發,晚上還能趕回來吃飯。”趙之龍點頭道,“爵爺,你遠來是客,要不,一起去瞧瞧?”

“也好,我也冇事乾,本想出來找獵的,瞧瞧就瞧瞧。”唐文點頭道,於是,一行人騎上快馬,直奔莫雲寨而去。

剛走了幾裡,一股臭味兒傳來,丁鎮東一愕,問道,“難道這就是臭水傳來的味兒?”

“冇錯!如果遇到颳風,臭味還會飄到我們守備營。”趙之龍道,十來裡路,快馬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

唐文往前一瞄,一片黑乎乎,走近細看,應該說它是黑褐色。

聞著那股子刺鼻的臭味,唐文差點笑出聲來。

尼瑪,這不是石油嗎?

石油居然從地底下冒出,那地底下貯存得有多少石油?

莫雲寨的房屋,良田,耕地,草地全給這種黑褐色的石油浸入,踩上去都粘乎乎的,根本就無法耕種。

“全毀了,可惡的臭水。”丁鎮東一臉痛心。

“這股子臭水還在往外流,範圍越來越大,汙染了大片區域。

雖說流得緩慢,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流到咱們守備營外邊的大河中。

到時,就怕咱們的守備營都保不住。”楚召說道。

“得趕緊想辦法清理,圍堵,把它們引入地下。”丁鎮東一臉嚴肅說道。

“這麼大的範圍,得多少人才能清理出來?

更何況,西北戰事吃緊,咱們守備營已經被抽調了二千人馬,剩下不多了。

平時還要加緊操練,防止敵國入侵。

哪有空騰出手來清理這些臭水?”趙之龍一臉苦惱的說道。

“那就征調煙陵本地兵丁、民團人馬。”丁鎮東說道。

“煙陵團練這邊的本地兵丁並不多,大量災民、亂民湧入,他們也不堪重負,根本就冇有能力再抽調人後。這事,我已經跟張大人提過了,他也是捉襟見肘。”趙之龍搖了搖頭。

“都是西北戰事惹的禍,不光煙陵,到處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