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adc7fc3a32938ee0a899f86934be2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咱們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唐文安慰他道。

楚召拿到帳蓬和一筆銀兩,以及十幾套防彈背心和頭盔,匆匆而去。

“老爺,聽說他還是個百戶大人?”楚召剛走,站一旁伺候著的藍雲兒忍不住問道。

“嗯,煙陵守備營旗下百戶。”唐文點了點頭。

“他對你好像很尊重。”葛雲兒道。

“嗬嗬,那是他必須的。”唐文笑道。

“為什麼?感恩老爺給他好處嗎?”藍雲兒好奇的問道。

“他跟你一樣。”唐文道。

“他……他也是唐家奴仆?怎麼可能啊,他是百戶大人啊。”藍雲兒嚇了一跳,滿臉不敢相信模樣十分搞笑。

“百戶為何就不能成為我唐家奴仆了,就是將軍又如何,今後照樣收進來。”唐文道。

“我纔不信將軍也會拜入唐家為奴。”藍雲兒撅著嘴兒。

“咱們賭一下怎麼樣?”唐文邪邪的一笑。

“怎麼賭?”藍雲兒眨巴了一下眼睛。

“如果我輸了,任你提條件。”唐文道。

“那我就提你給我自由。”藍雲兒道。

“唐家不好嗎?”唐文倒是一愕。

“我想當女俠。”藍雲兒一臉憧憬道。

“好吧,我輸了就成全你。不過,你輸了呢?”唐文問道。

“從此後儘心儘力伺候老爺你。”藍雲兒道。

“還得給我暖床。”唐文笑眯眯的看著她。藍雲兒臉一紅,白了一眼,“聽顧姐姐說你也經常這樣要求他,不過,顧姐姐要你打過他。我也一樣,你能打得過我我就暖床。”

“又來了!”唐文聳了聳肩。

“咯咯咯,誰叫你不行。你若跟我比鬥,我下回打死也不用媚術。隻要不用媚術,你的貓眼就失靈了,肯定輸。”藍雲兒一臉笑嫣嫣的。

“倒黴,你怎麼會是四品圓滿境。”唐文裝得一臉垂頭喪氣模樣,藍雲兒笑得更瘋了。

“聽你爹說你的天賦跟實力都來自大海?”唐文問道。

“嗯,我四歲就下海了,海中有許多寶貝可以助長我功力飛昇。

有次捕捉到一隻海龍,我吞了它的膽,喝了它的血,功力一下子連升三級。

從此後,也許是因為海龍鮮血好的緣故,我修煉一直都很快。”藍雲兒道。

“難道你一雙藍眼睛,以及黑髮之中夾雜著的藍頭髮,也是因為海龍的緣故?”唐文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自從喝了它的血後我的頭髮中就長出了一些藍頭髮。還有,眼睛慢慢變藍了。”藍雲兒說道。

“你今後不會變成海龍吧?”唐文故意說道。

“啊,不會吧,我會長成海龍,那豈不醜死了,我不要,不要啊。”藍雲兒給嚇壞了,驚恐的扯著唐文衣袖直搖盪。

“頭上也許還長角。”唐文嘿嘿又道。

“不要,我不要長角。”藍雲兒嚇得瑟瑟發抖,一把就往唐文懷裡鑽,像隻受驚的小兔子。

“彆怕彆怕,應該不會變的。”唐文身抱美人,拍打著她的後背安慰道。

“無恥!”這時,身背後傳來顧含煙的冷笑。

藍雲兒慌得趕緊站起,滿臉菲紅,有些舉足無措,“姐姐,我……”

“彆被他騙了,人怎麼可有變成海龍。”顧含煙道。

“我也是這樣安慰她的啊。”唐文一臉無辜。

“有些人,就是不安好心,雲兒,你太純潔了。唉……”顧含煙歎了口氣,道,“今後你要時刻提醒自已,姐姐要閉死關了。

林仙兒剛入品,也要閉關,所以,這段時間隻有你陪老爺。

不要把他想得太善良,因為,再善良的男人對女人來講都不是好東西。

特彆是我們這些奴婢,冇身份冇地位,任由主人宰割。

不過,你要定要死守最後一道防線,不要讓某些人得逞。”

“呃呃,我說含煙,在你嘴裡我成大色*狼了是不是?”唐文不滿的說道。

“自已清楚。”顧含煙道。

“你今天這樣子講我倒還真要色一次。”唐文化眉毛一挑,道。

“除非你打趴下我。”顧含煙很自然的就隨口而出了。

“我正等你這句話。”唐文笑了。

“姐姐,你不是他對手啊。”藍雲兒馬上道。

“嗯……我……”顧含煙反應過來,頓時,滿臉通紅,想了想,咬咬牙道,“我忘了,不過,不管怎麼樣,他先打趴下我才行。”

“哈哈哈,打趴下你還有什麼問題,老爺我四品,你還冇跨入四品。看來,老爺我晚上有丫頭暖床了。”唐文一臉得瑟的狂笑。

“你以前都是在騙我是不是?”顧含煙惡狠狠問道。

“女人,逗你玩玩也挺有趣嘛。”唐文道。

“你個混蛋!”顧含煙再也忍不住,指著唐文罵道。

“現在知道也太晚了,給你留點麵子,咱們挑個冇人的地兒挑。”唐文說著走了出去,顧含煙咬著牙跟在後邊,三人鑽進了越野車。

不久,車子轟鳴,唐文開到了一處偏僻地帶。

發現顧含煙在偷偷磕藥,連吃了好幾顆上品靈丹,什麼大力丹培元丹都往嘴裡塞。

“你吃那些也冇用,實力差距明顯。不過,我這裡倒有一顆優品的大力丹,吃吧,吃了後力量翻三四倍,這是你最後的機會。”唐文掏出了一顆紅色靈丹。

“吃就吃,我還怕你下毒不成。”顧含煙二話不說,拿過來就吞了進去。

僅僅幾十息時間,正在調氣顧含煙滿臉漲得通紅,全身充滿爆炸效能量。

“殺!”顧含煙大吼一聲,摧動心法,一拳朝著唐文狂擊而出,那拳罡噴出足有一米,紅豔豔的相當恐怖。

唐文隨手一掌過去,啪,拳罡相撞,顧含煙給震得翻滾了出去。

“殺殺!”顧含煙翻轉跳起,騰到幾米高空中,猛虎下山般的帶著身體狠撞下來。

這妹,好像不要命似的,根本就不顧身體要害,要是唐文是她仇人,她早死百回千回了。

唐文一拂掌力,顧含煙給扯得像風中的坨螺旋轉著打起轉來。

“秋風斬落葉!”顧含煙臉紅得賽血,她徹底怒了,咆哮著。

像隻發情的母獅,一把從虛空袋裡抽出優品寶劍,一劍斬出了五道劍氣。

那劍氣橫掠而過,猶如橫撞而來的巨浪。

“動刀子了,來得好!”唐文笑了笑,身了一個橫飄,一下子就飄到了十丈開外。

強大的劍罡之氣全撲空了,斬將在樹林中,頓時,啪啦啦一陣爆響。

十幾株樹遭了殃,枝折樹斷,碎葉如滿天雪花般飄拂著,瀰漫在周遭二三十丈空間內。

“太陽引!”顧含煙又是大吼一聲,眼睛血紅,劍氣凝成一個拳頭大的小太陽,往外一送,呼嘯著砸向了唐文。

唐文一掌過去,小太陽被抓住回一拋,轟隆一聲悶響。

顧含煙給炸得飛滾出去,煙塵散儘,一個蓬頭散發,衣裙破爛的瘋女人跳將出來。

她瘋了,朝著唐文連轟十幾劍,劍劍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