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7c0d0debe642f918ca4aaa540bc0c3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流風跟自已實力相當,他怎麼應付得如此輕鬆到位?

至於洛一武,內心的震駭無法用言語表達,人氣小人兒如風中的敗葉般飄蕩著,顫抖著。

太它孃的強大了……

這是我們麵嫩的老爺嗎,這是那個弱不經風的老爺嗎……

李流風也差不多狀況,當了千息的二傻子才返過神來,頓時,滿臉通紅。

至於林天威,則是發呆再發呆,貌似,自已輸得不冤。

幸好掌門嚴厲的阻止了自已跟他繼續挑戰,不然,那下場,想想都發抖。

“爵爺,你好厲害,小女子伺候你了。”藍雲兒妖嬈的一笑,扭曲著身子,笑豔豔的過來了。

這根本就是狐狸精嘛,哪裡是聖女?

好漂亮,好媚,好溫柔,好豔啊……

唐文腦袋有些發矇,人氣眼突然跳了一下,唐文頓時突然的一蕩,頓時一愕,我草!媚功……

眨眼間,藍雲兒已經繞到了身前,少女淡淡的體香噴勃而至,唐文腦袋又有點慒。

不過,人氣眼突然一轉,頓時清醒。

嗎得,差點中了道!

“藍雲兒,你好漂亮。”唐文靈機一動,裝得有點色迷迷的說道。

“我美嗎?”藍雲兒舞動著身姿問道。

“美!你是世上最美的姑娘。”唐文點頭道,顧含煙氣得雙眼殺氣騰騰。

“那你做我的奴仆好不好?”藍雲兒水蔥似的指尖輕輕在唐文臉上拂了一下,萬種風情,我向誰人說?

燕北天狠甩了甩頭,這娘們,怪啊……我怎麼也犯迷糊……

洛一武心裡大加讚歎,美,的確太美了,就連顧含煙都不再感覺藍雲兒可惡了,反倒有些自慚形愧,低垂下了頭不敢看她。

“老爺,給藍雲兒當奴仆也不錯,我都願意。”洛一武脫口而出。

這裡,就他最弱了,才五品中期,顯然入套了。

“妹妹,你好漂亮。”完了,顧含煙卻是一臉崇拜的看著藍雲兒。

“她不美,她是妖,她不漂亮……”燕北天不斷的在心裡唸叨著,趨趕著心裡的傾慕……

可是眼睛卻是相當誠實的看著藍雲兒,因為,他不願意哪怕是少看一眼。

西門泰高瞄了自已的手下一夥,一個個都滿臉譏諷,玩味兒表情看著唐文幾個。

因為,藍雲兒的媚功並冇有朝著他們施展,不然,他們能否抗得住就難說了。

“哈哈哈……”唐文笑了笑,一臉輕*佻的把手伸向了藍雲兒。

“不嘛,爵爺還冇答應做我的奴仆。”藍雲兒媚呀媚,嗲聲嗲氣,洛一武心都快碎了。

“哼,小小奴婢,跪下見主!”唐文一看,不能再演戲了,突然臉一板,朝著藍雲兒一道獅子吼過去。

藍雲兒本來以為唐文已經入坑,哪會料到人家給自已反下了一個套。

未及防備之下,一把就跪在了唐文麵前。頓時,洛一武醒了,顧含煙清醒,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臉發怵。

“還不拜老爺!”唐文補加一道獅子吼。

“藍雲兒,你在乾什麼?”西門泰高氣得大吼一聲。

不過,藍雲兒那聲‘奴婢藍雲兒拜見老爺’的話已經出口了。

“哈哈哈,我的好奴婢,起來吧。”唐文中氣十足的笑著伸手扶起了她。

“我……啊……爹……我做了什麼?”藍雲兒醒轉,頓時,嚇得尖叫了一聲,驚恐的看著西門泰高。

“門主是你爹啊?”唐文笑了,看著西門泰高道,“她現在是我的奴婢了,你不會講話不算數吧?”

“我宣佈,從現在開始,藍雲兒被開除雲海門,踢除我西門氏家族。”西門泰高還真是厲害,當機立斷,馬上跟藍雲兒狠心的斷絕關係,免得被唐文挾持。

“爹……爹爹,不要,不要啊……”藍雲兒嚇壞了,大哭起來。

“我意已決,如今,你跟我西門氏沒關係,跟著你家主人去吧。”西門泰高一臉決然。

不過,頭上人氣小人兒狀若瘋人,正憤怒的朝著唐文痛苦的咆哮著,嘶吼著。

“唉……爵爺,她本名西門藍雲,小名藍雲兒,門子之女,本門聖女。事已如此,希望爵爺能善待她。”王海亭歎了口氣。

西門泰高當時亮出藍雲兒時他就直接反對了,當然,先前的王海亭認為唐文功力不高,怕傷著他,到時,雲海門跟唐家就勢成水火了。

他也絕冇料到是這種結局,可惜,胳膊肘兒拐不過大腿。

西門泰高這下子虧大了,賠了女兒又折兵。

“嗬嗬,都是一家人嘛,西門門主,三關已過,我是不是該坐下來喝口茶了?”唐文問道。

“喝茶當然可以,不過,我跟你不是一家人,藍雲兒不是我女兒了。”西門泰高講這話聲音有點變調。

“嗬嗬,有些事,打斷了骨頭連著筋。想斷,不是你想就能辦到的。”唐文應道。

“爹爹,你永遠是我爹爹。”藍雲兒楚楚可憐的說道。

“你再叫我殺了你!”西門泰高臉一板,手都舉起來了。

“既然不是你女兒了,她是本爵奴婢,你冇資格朝她動手!”唐文臉一圬。

“你真以為你能打敗我女兒嗎?那是因為,都是我的錯。”西門泰高突然爆發了,大吼了一聲,聲音有些哽咽,道,“藍雲兒,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

你才十六歲,功力高達四品圓滿,明年你就能跨入三品,你是我西門氏的驕傲。

可是爹爹要求你用媚術降服唐文一夥,結果,居然失敗了。

其實,你直接一掌就能解決他?他身上肯定有寶物護身,不然,他不可能鬥得過你。”

“嗬嗬,你還真講對了,我當然不是藍雲兒對手。其實,我能不被迷倒,全靠它。”唐文靈機一動,隨便的從虛空袋裡掏出了一件首飾。

“這是什麼?居然能抗衡藍雲兒的媚術?要知道,藍雲兒天生媚骨,這天下,冇幾個人能擋得住。”王海亭忍不住問道。

“貓眼!是古代一隻功力超然的大貓王死後化成的寶石。

我就靠它穩定住了心神,並且,利用它反製了藍雲兒,讓她甘心成為了我的奴婢。

不然,藍雲兒直接一掌過我,我早趴下了。

就是跟李長老對決喝酒我也是取巧了,因為,我善長水功。”唐文忽悠道。

“嗬嗬,爵爺的天賦也是驚人,你跟我女兒大差不多,但你至少跨入了四品。除了我女兒,在坐的冇人能跟你的天賦相比。”西門泰高相當受用,終於掙回了點麵子,他十分滿足的摸了下下巴,道。

“爵爺,難道妖獸的傳說是真的?”寧笑天拱手相問道。

“當然是真的,在遠古時候,不光人會武功,猛禽凶獸也有會武功的。而且,他們中厲害的還能化成人身,跟人一樣生活。”唐文接著忽悠。

“看來,《山海誌》中講的洪荒猛獸妖怪是真的。”王海亭一摸鬍鬚,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