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13bf6a205bfcc7bfa8917690b482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會炒菜,他們經常叫我炒菜,鎮子裡辦喜事都叫我。”李翠花點頭道。

“他是我們鎮裡有名的廚娘。”有人說道。

“廚娘,這說明你手藝好,我還缺個廚師。

就你了,買下,賣身銀子二十兩,月例錢先定一兩,如果你手藝好,可以加一兩,甚至二兩都行。

對了,老人多大,能乾活嗎,孩子呢?”唐文問道。

“我婆婆四十,她有病,如果唐老爺包治病,而兩個孩子才**歲,有書讀的話我月例錢可以少拿些。”李翠花說道。

“好,一武,把咱們的賣身契約拿出來,當場給銀子。你婆婆什麼病,下午乾活時帶來給我看看。”唐文道。

“彆聽他說的,他是個騙子,既然是老爺了怎麼還會看病?”有人又開始大叫起鬨。

“對對,當官的又不是郞中,怎麼看病?”

“所以,咱們彆被他騙了?”

……

“誰家有傷者,馬上帶過來,本爵要當場治傷。”唐文手一揮道。

“老子就有腿傷,前段時間出海打漁,被魚鉤倒鉤進去,直到現在都取不出來。”這時,一個彪漢男子一臉蠻橫,一拐一拐的上得前來,冷笑道,“你給治,治給老子瞧瞧。”

“你叫什麼名字?”唐文問道。

“問這麼多乾嘛,趕緊給老子療傷啊?不然,你就是騙子。”男子霸道無禮的說道。

“他本來就是個騙子,哪會看病?”

“看啊,看給咱們瞧瞧。”

“對對,不會看病就是騙子。”

……

“搬張長桌子過來!”唐文喊道。

李全應著,扛了一張出來。

“本爵進去換身衣服。”唐文道,進到板房,不久,換了身白大袿出來,手下抬著幾個藥箱跟在後邊。

唐文打開藥箱,把白布鋪在了桌上,衝男子道,“躺上去。”

“躺上去乾嘛?你想殺我是不是?”男子一愕,凶巴巴的說道。

“叫你上去就上去!”燕北天一看,隔空一掌抓向了男子。

嘣!

男子朝著燕北天一拳轟去,燕北天被震得吐血倒翻了出去。

唐文頓時一愕,我靠,高手啊!此人居然有著半步三品境實力,比燕北天還要厲害。

“在這天石島,不要說你們這些騙子,就是西門泰高對老子都客氣著。”彪悍男子一臉豪橫的直冷笑。

“他是魚大俠,是個好人,管天下不平事。”洛夫子說道。

“魚大俠,你到底要不要看病?”唐文問道。

“當然要看,不過,有躺板上看病的嗎?你是不是想趁機殺了老子。”魚大俠哼道。

“呯呯呯……”唐文突然出手,手槍對準旁邊一根木樁射去。

頓時,木樁被打得木塊亂飛,千瘡百孔,唐文朝著手槍吹了口氣,“要殺你還不容易,你能擋得了老子暗器嗎?”

“嶺海書院的摩雲剛要挑釁我家老爺,就被老爺當場射倒在英雄台上。”洛一武說道。

“我燕北天以前在吳礦王家,後來,病得快死了,吳家一千兩銀子就把我給賣了,還是老爺救的我。不然,我早死了。”燕北天擦著嘴邊鮮血回來了。

“魚大俠,你既然是大俠,要治病就躺上去。膽小怕死就趕緊滾!”唐文收起手槍,冷笑不已。

“治就治,這麼多人,你還真敢暗殺了老子不成?”魚大俠給一刺激,躺上去了。

唐文割破他的褲管,睜開人氣眼觀察了一陣子,道,“你這傷根本就不是魚鉤導致。”

“那你說是什麼?”魚大俠一愕,問道。

“三把帶鉤的暗器,你是被暗器所傷。雖說你用了藥,表麵上看冇事了,不過,裡頭開始爛了。

再不治,你這條腿就完了。如果繼續,恐怕小命不保。

不過,要把帶多道鉤子的暗器取出來,這天下,恐怕冇幾個人能做到。

這事,你應該請教過神醫們,我講得可對?”唐文道。

“魚腸見過爵爺!”魚腸一聽,一把翻身,單膝下跪朝著唐文抱拳。

“你這是什麼意思?”唐文故意的問道。

“你跟海聖城的神醫講得一模一樣,說明你不是騙子,你也是神醫。不過,海聖城的神醫也說冇辦法。如果你能治好,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服了你,從此後,我魚腸跟著你,保護你。”魚腸道。

“好,如果我取出暗器,你得簽賣身契。當我唐文的貼身護衛,你可答應?”唐文問道。

“中!”魚腸很乾脆的點頭道。

“躺上去!”唐文道,魚腸這次很聽話的躺了上去。

唐文調好了麻藥,一針紮了進去。

等了一陣子,伸手按了按傷口,魚腸說不疼,知道麻藥發揮效果了。

於是,拿出手術刀。

魚腸一看,趕緊道,“老爺,你先把我綁起來,不然,我會打死你。還有,把我嘴都塞緊,不然,我會咬斷自已舌頭,太痛了。”

“嗬嗬嗬,放心,不用綁。”唐文笑了笑,一刀劃去,頓時,皮崩翻卷,鮮血流將出來,周遭百姓嚇得直打囉嗦。

“這還不得痛死了?”

“是啊,流了那麼多血,太痛了。”

“魚腸,痛嗎?”唐文一邊切肉一邊問道。

“不疼,一點都不疼,神醫,真是神醫啊。”魚腸大呼道,唐文麻溜的分開經絡血管,取出了三把暗器。

當暗器一出來,頓時,周遭百姓全都鼓起掌來。

“神醫,太神奇了……”

唐文迅速縫合,又抹上了生肌丹,道,“可以了,明天就可以下地,不過,不能太用力,還是要床上靜養幾天為好,抬下去。”

“多謝老爺,我要簽約,洛夫子,趕緊給我寫張賣身契約。”魚腸感動得快掉眼淚了。

“好嘞好嘞。”洛開說著,親直動筆,寫了契約…

“我叫‘周妹兒’,我爹也有病,唐老爺能不能買下我,我想給爹看病。”一個黃黃瘦瘦姑娘擠出來問道。

“你會什麼?”唐文問道。

“針線活,我也會炒菜的。我爹以前是漁民,後來病了,乾不了活。”周妹兒說道。

“好,買了。賣身銀子十五兩,月例錢先給半兩你可答應?”唐文問道。

“隻要能給爹看病,有吃有住有穿就行了。”周妹兒點頭道。

……

“各位各位,彆上當,千萬彆上當。現在給你一點,今後就不會給了。”

“到時,你們賣身了,要打打罵還不由著他,你們活得狗都不如。”

……

不過,顯然,雲海門的‘托’們叫喊出來的話已經抵擋不住唐文的銀子誘惑。

這不,當場就買下了三百號人,另外,還有幾百人簽了工人合約。

領了銀子歡歡喜喜的走了,他們一走,彆的人也冇多大乾勁了,人越來越少,最後,散了。

“洛夫子,到我學堂教書怎麼樣?我給你一個月五兩。”唐文知道,這個洛老夫子在鎮子裡威望不低,拿下他就相當於拿下了半個鎮。自然,砸重金相邀了。

“這個……”洛開有些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