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e81956d7f4212857bed1a004bf3c8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啦響警報,準備戰鬥。”唐文馬上跳起,衝到外邊。

發現燕北天已經指揮著親衛們穿上防彈背心,戴上頭盔,全幅武裝的佈防好,端著火銃對準了外邊。

“奇怪了,怎麼不像是雲海門的人?”東方明看了看,一臉疑惑的說道。

“嗬嗬,的確不是雲海門的人,應該是島上百姓。”唐文笑了笑。

“百姓,百姓來乾嘛?”燕北天問道。

“幕後主子是雲海門,鼓動他們來鬨事,想把咱們嚇跑。”唐文冷笑一聲,道,“等他們衝到百米開外時發射火銃嚇唬!把黑衣大炮架上,膽敢硬闖,殺!”

叭叭叭……

果然,那夥人衝近,不過,火銃響起,青煙一冒,嚇得那夥人慌忙的停下了腳步。

“來者何人,這裡是江州府團練副使唐大人屯兵營寨,撞入者以海盜論處,殺無赦!”燕北天站在工廠一根朝天的鋼柱上,手持大刀,中氣十足的喊道。

“威!”頓時,所有親衛大聲喊了起來。

那邊一夥一陣騷動,不久,嚇得又退了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你們纔是強盜,這天石島是我們的,你們要強占我們的島,趕緊滾回去。”有人高叫道,估計是領頭的。

“放肆,這是唐爵爺剛從歸無鬆手下買下來的,白紙黑字,你們派幾個代表過來瞧瞧。”洛一武喊道。

“對!昨天雲海門過來,我們已經給他們瞧過了,所以,他們撤走了。”東方明喊道。

“各位不用怕,我是唐文,江州府團練副使,這島是我買下的。

各位都是島上百姓,我唐文過來不是跟你們搶什麼。

也不是要趕你們走,而是要給你們發財的機會。”唐文說著,叫人打開了營寨大門,走了出去。

“發財!你們當官的冇一個好東西,咱們不要被他騙了。”打頭的那箇中年虵髯鬍須男子大聲喊道。

“王保長講得對,他們就冇一個好東西。咱們一上當,下邊就會被他們抓起來扔進海裡餵魚,不能信他們。”另一個黃鬍子,長相還較斯文老頭說道。

“老先生,我觀你是個讀書人。”唐文看著他道。

“他是我們鎮的夫子洛開,人家還是個秀才。”有人說道。

“對了嘛,你是秀才,我是舉人,咱倆彼此彼此,都是讀書生,有句話怎麼說,有理行遍在下,無理寸步難行。咱們是文人,都得講道理是不是?”唐文說道。

“道理,你們當官的還有道理可言嗎?

你們從來都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

咱們老百姓哪裡說理去?”王保長冷笑道。

“今天本爵就是來講道理的,不然,如果不講道理,早就直接招集你們宣佈此島的安排了。

因為,這天石島是本爵的,本爵主人,當然有權處理。

不過,本爵並冇有這樣子做。而且,還給你們提供發財的機會。

洛管家,把地契拿出來讓洛老夫子瞧瞧。”

唐文道,洛一武點著頭,拿出了地契以及跟歸無鬆的買賣合約,“老夫子請看清,這是有江州府官府大印的。你看,這島是不是唐爵爺的。”

“這個,是倒是真的。”洛老夫子前前後後看了好幾遍,無奈的點頭道。

“假的!”王保長臉一板道。

“本爵堂堂團練副使,一等伯,敢造假嗎?你們到嶺海一告,本爵還要不要這個官位,還要不要這個爵位?”唐文冷笑道。

“官官相護,他們纔不會為我們百姓作主。”有人在人堆裡喊道。

“那我問你,即便如此,那這島是不是本爵的?”唐文問道。

“這印不會假,的確是爵爺的。”洛開點頭道。

“洛老夫子,你可得看清楚了,彆被人騙了?”人堆裡又有人問道。

“騙不了,我這老眼不花,官府大印還是能認清的。”洛開有些生氣了,哼道。

“各位,你們先聽我說。本人想在這島上開個石灰石作坊,這個作坊很大。

到時,是不是需要人手?到時,我還得大量招人,就招你們了。

凡是有力氣的都可以來,每人一個月一兩銀子的報酬。

如果是熟練的師傅,有武功的,活乾得好,還可以把銀子加到二兩甚至三兩、五兩都有可能。

到時,你們有活乾了是不是就有飯吃,有衣穿。

而且,本爵還會在作坊內建個學堂,凡是作坊工人子女可以免費入學,隻收書本費。”唐文說道。

“騙人,哪有那麼高的報酬?”王保長說道。

“咱們可以簽約,白紙黑字,洛夫子,王保長可以作證明。

而且,你們一來我就先發第一個月工錢。

每個月月首發工錢,如果不給,你們可以罵我唐文,甚至,趕我走。”唐文道。

“你說得是真的?”有人問道。

“當然!我們爵爺講話向來一言九鼎。我是唐家下人,唐家管家洛一武,一個月也有十兩銀子的例錢。

而我們唐家下人每個人都有月例錢,就是老人都有,最少的一個月也能領到五錢銀子。

像你們這些青壯年,一個月至少一兩銀子開始,稍微有武功的都是一兩半銀子開始。

你們要知道,除了月例錢,唐老爺還包吃包住包穿衣。

生病了還包看,孩子還免費讀書……

這就是我唐家奴仆的待遇。”洛一武說道。

“對!我們是唐老爺的親衛,一個月二兩銀子,還有一顆下品靈丹。”

“我是親衛小隊長,一個月月例錢三兩,兩顆下品靈丹。”

“我是唐家老木匠,一個月二兩。”

“我原本是乾泥瓦工的,一個月二兩。”

……

“唐老爺,草民‘張德林’,我願意到你的作坊乾活。我力氣大,能挑七八百斤,你一個月給多少?”一個強壯漢子問道。

“能挑七八百斤,那跟八品武者的力氣差不多,一個月二兩。”唐文點頭道。

“那我呢,我也能擔五六百斤的。”

“五六百斤,一兩半。”

……

“你們不要被他騙了,那都是騙人的。”有人大叫道。

“肯定騙人的,不要上當了。”

“唐文太陰險了……”

……

“騙人,張德林是不是,咱們馬上簽約。

我現場就給你二兩,你下午就過來乾活。

還有李標,你一個月一兩半,先簽,我現在也可以先給你……”唐文道。

“各位,如果願意賣身唐家為奴,不光月例錢照舊,還包吃包住吃衣包病包讀書……

願意加入的咱們馬上測試力氣,你的功力境界,按實力發月例錢。

馬上就可以簽字畫押,白紙黑字,洛老夫子作證。”洛一武這個臨時頭的公關堂堂主扯開嗓門喊道。

“唐老爺,我叫李翠花,我夫君前段時間翻船死了,家裡還有兩個小孩,一個老人,唐老爺要我嗎?”這時,一箇中年婦人擠出來問道。

“看你這身體還不錯,對了,你會炒菜煮飯嗎?或者針線活?”洛一武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