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990d6c0fab4027b4392ebb984c9df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試試這顆靈石,摧動功吸收看看。”唐文輕輕擱桌上,楚召猶豫了好一陣子,終於冇忍住,抓起靈石摧功行氣。

下一刻頓時一愕,不久,全身摧動,靈霧冒出,他興奮的叫喊道,“好東西,真是好東西!”

“這種靈石一顆黃金幾千兩,你吸了千息時間,足足耗去十兩黃金。

這天下,隻有老爺纔有靈石,也隻有老爺擁有雄厚的資本讓你修煉如此上乘靈石。

你問問彆人,能修煉得起嗎?

老爺給你榮華富貴,堪比你的爹孃,賣身唐家你有什麼恥辱的?

就拿本姑娘來說,比你功力高得多,我隻是唐家一個小奴婢。”顧含煙道。

“爹……娘……孩子兒不孝!”楚召突然跪地大哭,哭了好一陣子,朝著唐文叩了一個頭,“我以爹孃發誓,楚召賣身唐家,一心忠於唐家,如違此誓,記不得超生。”

“哈哈哈,好好好,今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唐文過去,含笑扶起,洛一武拿來賣身契,楚召看過後簽字畫押。

“我給你帳蓬一百頂,應該有二千個戰功了,給你五把上品寶劍,上品靈石十顆,上品靈丹三十顆,銀萬兩,一套防彈背心跟頭盔……”

“謝老爺!”楚召躬身相謝。

“乾脆,我直接傳你玄階下品功法算了,晚上你跟我來就是。”唐文想了想說道。

“玄……玄階,世上真有玄階功法?”楚召頓時傻眼,一臉呆癡的看著唐文。

“我修的就是玄階功法。”顧含煙道。

“你不是說天階上品嗎?”楚召問道。

“那是以前修的,現在不用了。”顧含煙哼道。

“你先去休息,洛武,給他安排一個好的房間,今後它就是你的了。休息好了,晚上傳功。”唐文道。

“謝老爺!”楚召頓時躊躇滿懷的跟著洛一武走了。

“老爺,你怎麼一來就傳他玄階功法,要是他今後不聽話怎麼辦?”顧含煙說道。

“嗬嗬,有你在還怕什麼?莫非你害怕他反超你?”唐文笑了笑。

“就他?”顧含煙一臉不屑,“他敢反叛老爺,我砍下他狗頭。”

“哈哈哈,這不就行了嗎?到時,不要說他,就是燕北天也能走在他前頭。”唐文大笑道。

“那倒是,燕北天功力深厚,估計不久就能跨入四品圓滿,明年年底有可能晉級三品。”顧含煙道。

“不用那麼久。”唐文搖了搖頭。

“我倒是忘了修煉塔,有它相助,明年中旬應該能跨入三品。”顧含煙點了點頭。

“含煙,天天要把劍背身上,還得背個袋子裝女人用品,麻不麻煩?”唐文笑問。

“麻煩死了,而且,帶的東西還不能太多,太多裝不下。

可有的時候又需要,比如,去煙陵郡,我得帶上自已的臉巾,澡巾、沐浴液等。

背上的小袋子根本就裝不下,還得擱馬車上。

可馬車總不能跟著我走,太麻煩了。

要不,老爺你把搬山術教我。

到時,我施展此術把東西搬來就是了。”顧含煙問道。

“還是那句老話,你什麼時候成為我的女人,我什麼時候傳你搬山術。”唐文道。

“我還不是你的女人嗎?你叫我乾什麼我不就乾什麼了,聽話得很。”顧含煙撅著嘴兒道。

“小樣!你有那麼聽話嗎?”唐文切了一下。

“當然,我有底線。”顧含煙道。

“看看,還說聽我話,還是把我當外人。

老子現在連你長得什麼樣都不清楚,一個女人。

連麵目都不給男人看,我能安全嗎?”唐文眉毛一挑,憤憤然道。

“咯咯,誰叫你冇本事,來呀,來打趴下我由著你怎麼樣?”顧含煙那彎彎的眉毛兒一翹,麵帶微笑,指頭勾著,一臉囂張的指著唐文挑釁道。

“切!”唐文聳了聳肩,道,“算也,本來想送你一件好東西,不要拉倒。”

“什麼好東西,難道是某項高階武技?”顧含煙一愕,趕忙問道。

“你一天到晚就懂得武武武,除了武你就不會帶來點的,真冇趣。”唐文一臉鬱悶道。

“等我跨入二品,到時,我有能力報仇了,等我家的仇報了,我就可以放鬆下來。到時,好好陪你散步散心。”顧含煙道。

“你啊你,不要被仇恨蒙弊了雙眼。人要活著,而且,要活得快樂。有些事,該放下就要放下。”唐文道。

“放不下!我忘不了我的家人,我忘不了我刻骨銘心的仇人。”顧含煙頓時臉一板,咬了咬牙,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你仇家到底是誰?”唐文眉頭一皺,問道。

“等我跨入二品境就告訴你。”顧含煙道。

“以前不是說三品嗎?”唐文問道。

“以前是以前,我算錯了。三品還不夠,因為,我在辛苦修煉,我的仇人肯定也在晉級。所以,三品還不行,必須得二品。”顧含煙搖頭道。

“看來,你的仇家以前就是三品境了。”唐文問道。

“他太強大了,不光武功強大,還有一夥強大的手下。而且,不光武功,他位高權勢重。”顧含煙說道。

“位高權重,朝庭中人?”唐文一愕。

“嗯!”顧含煙道。

“當朝幾品?”唐文問道。

“等我跨入二品再告訴你。”顧含煙很固執的搖了搖頭。

“來,這個送給你。”唐文摘下腰間那個上品的虛空袋遞了過去。

因為,唐文已經從天淚老人處拿到了優品級虛空袋。

那個袋子可不小,長寬高達到三丈左右,接近一百平方。

這個僅有**平方,優品級是這種十倍空間的量,難怪天淚老人說優品虛空袋太難煉製了。

當然,天淚老人還算是不錯,給了唐文兩個優品級的,還有一把頂級的秀春刀。

雖說天淚老人冇說那刀的品級,但是,唐文能感覺出來,它比玄寶閣賣的優品級寶劍還要鋒利。

摧入內罡,刀芒輕鬆的就達到了半左右。

相當於秀春刀一下子長了一半。殺傷力自然大大增強,攻擊範圍也加大了不少。

不過,天淚老人也說了,他跟唐文的交易兩清了,以後不要再找他了。

這個老頭子太古怪了,唐文一直想請他入駐雲衣坊,可就冇能成功。

“你一個大男人送我荷包乾嘛?而且,還這麼點大。”顧含煙一臉嫌棄。

“不要是不是?”唐文笑了笑。

“算了,你送的,我馬馬虎虎收了吧。不然,你又得傷心了。”顧含煙一臉高調說道。

“既然如經勉強,我還不送你了。”唐文縮回了手。

“切!不送就算了,我還懶得要。”顧含煙一臉不以為然。

“睜大你的眼看清楚噢。”唐文歪了歪頭,手往虛空袋上一抓,一把寶劍出現,再一抓,一瓶酒出現。

“你……你會變戲法?”顧含煙頓時呆了。

唐文不理它,拿起一條椅子往虛空袋上一丟,椅子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