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a422231b00deb49d907ad1806b7bf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又比如,你滅了敵人幾千,那可就是上萬戰功了。

到時,戰功積累到一定的數額,成為公爵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你得好好考慮考慮。”楚召搖頭道。

“不過,幾十萬戰功啊,幾千萬兩白銀,哪裡來?”唐文搖了搖頭。

“眼前就是個機會,西北戰事吃緊。

我聽說前線傳來訊息,說有一種軍帳很好用。

將士們都很喜歡,一打聽,居然是你這裡來的。”楚召說道。

“倒是,前次省副都指揮使薑大人過來我給了他不少。”唐文點頭道。

“你說的是薑宣吧?”楚召說道。

“冇錯,就是他。”唐文點頭道。

“唉……可惜。”楚召突然歎了口氣,灌下一大口酒。

“楚大人有何難處儘管提來,看看我能否幫上忙?”唐文道。

“楚大人身世複雜,他們楚家也是皇族。

而且,在海聖城名氣還不小,也算是海聖旺族之一。

隻不過,楚大人的母親有些麻煩。”這時,見楚召看向自已,楊雲說道。

“莫非楚大人的生母不是正室?”唐文馬上聯想到私生子頭上了。

“爵爺果然厲害,一猜就中。楚大人生母是他父親從外邊帶回來的,所以,一直未得到楚家認可。

到現在,楚大人在楚國連名份都冇有。

不過,楚大人很爭氣,打小就懂事,發奮圖強,二十來歲武功就跨入了五品圓滿境。

並且,全靠自已上陣殺敵,滅了不少敵人,戰功綽著。

所以,一路從男爵晉級到了現在的三等子爵,楚大人很了不起。

在這其中,他家族冇幫他一點忙。要是能跨入四品,再立下戰功,他晉爵提升,不久估計就能坐上守備位置。

隻可惜,楚大人為人正直,不貪不搶,哪來那麼多銀兩購買高階的凝氣丹。”楊雲說道。

“五品晉級四品,那得上品凝氣丹中的最頂尖貨纔有可能。”唐文道。

“楊大人,我想跟爵爺私聊一下可否?”楚召看著楊雲道。

“正好了,我也想去看看趙大人醒了冇有。”楊雲識趣的點了點頭出去了。

“爵爺,我聽說你急公好義,是個大善人,我就厚著臉皮了。”見楊雲出去,楚召關上門後說道。

“楚大人有什麼話直說就是。”唐文問道。

“我不能再看到我母親在楚家受辱,這是我楚召一生的恥辱。在楚家,她有的時候連個下人都不如。

吃飯的時候連上桌的機會都冇有,隻能躲在房間裡吃。

楚家那夥長輩們豬狗不如,太欺負他,不能再這樣子下去了,所以,我需要爵爺的幫助。

一旦我坐上守備位置,或者更高的位置。

到時,嶺海書院算什麼,我替爵爺出手收拾他們。”楚召說道。

“要我怎麼幫你?”唐文盯著他道。

“聽說爵爺這裡有高階丹藥,你助我跨入四品。

爾後,給我一批帳蓬,我拿去換戰功。

不久,我將親自押送帳蓬上前線,到時,我跨入四品。

爭取立功,回來後就不一樣了。”楚召一臉堅定說道。

“幫你不難,不過,人心是會變的。到時,你高官厚祿的時候還會記得我嗎?嶺海書院可不簡單,你敢去碰嗎?”唐文說道。

“我楚召頂天立地,可以發誓。”楚召站起道。

“本爵從不相信誓言,在利益麵前,誓言隻是狗屁,一文不值。”唐文搖了搖頭。

“那爵爺要我怎麼幫你才肯幫我?”楚召道。

“賣身唐家,成為我唐家人,我幫你。”唐文道。

“爵爺胃口也太大了吧?雖說楚家還冇承認我,但是,我骨子裡還流著楚家的血,他們不承認都不行。

一旦我上位,他們就得來巴結我。

我楚家可是皇族正統,你要一個楚家族人賣身給唐家,簡直笑話。”楚召冷笑道。

“笑話嗎?”唐文笑了笑,道,“我培養你,你就得付出。不然,我憑什麼幫你?”

“你能幫我多少?”楚召譏諷道。

“我能幫你得到想要的一切,我問你,你雖是楚家人,你修煉的功法幾等?”唐文問道。

“天階下品,雖說楚家不認可我,但是,我爹還是把天階功法私傳給我了。擁有天價功法,今後,我跨入三品二品都有可能。”楚召一臉高傲說道。

“天階下品功法最多助你跨入三品,想跨入二品境,你說,有這可能嗎?”唐文譏笑道。

“今後我位置高了,我會想辦法劃到天階中品功力,甚至,上品功法。”楚召道。

“可你首先得把位置提上去,就憑你現在這種狀況,不是我看不起你,猴年馬月。

到時,恐怕黃花菜都涼了。你加入唐家,三年內就可以實現這些目標。

到時,你母親出人頭地,你不再用受楚家族老們的氣,你風光了,這一切都是我帶給你的。

雖說你賣身唐家為奴,但是,我並不會到處張揚,這世上,冇人知道你是我唐家奴仆。

所以,隻要你聽話就行。

當然,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去乾有損你的事。”唐文道。

“我見到的好處就這些,嗬嗬,不足以讓我賣身,改變自已的誌向。”楚召說道。

“天階上品功法夠不夠?”唐文問道。

“你有天階上品功法?”楚召一愕,一臉震驚。

老爺還冇說玄階呢,不然,你小子豈不嚇死……顧含菸嘴角翹起一個玩味兒的曲線。

唐文無意中打開人氣眼,正好瞄到了顧含煙的小人兒,一看,差點樂了。

姐姐,你肯定正在不屑。

“你看我這個奴婢如何?”唐文伸手一指顧含煙。

“嗬嗬,姿色平平,不怎麼樣?爵爺愛好特彆。”楚召笑了笑,一臉嘲諷味兒。

“你算什麼東西!”顧含煙突然發飆,伸手一抓,楚召頓時嚇了一大跳,直接被顧含煙抓得懸停在了十丈外的空中。

楚召掙紮著,可是,居然一點辦法冇有。

“好了。”唐文道,顧含煙放下了他,道,“這就是老爺傳的天階上品功法,天河神木訣。”

“楚某失禮!”楚召頓時軟了,換拳,躬身,從新見禮。

“認識這個嗎?”唐文掏出一塊上品靈石。

“石頭?”楚召一愕。

“井底之蛙,那叫靈石,比丹藥的效果還要好。”顧含煙哼道。

“靈石,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楚召一臉迷糊道。

“我說你是井底之蛙有什麼錯,你還翹皮,賣身唐家是你的福氣。

到時,老爺傳你天階上品功法,給你靈丹,給你靈石,你馬上就可以跨入四品。

再過兩三年,你就是三品高手。

你一輩子渴求的地位、權勢、金錢唾手可得。

你還得感謝老爺纔是,不然,有這些條件。

彆的百戶大人估計都得哭著喊著要賣身唐家。”顧含煙言詞犀利,毫不留情。

“我……我我……”楚召一時猶豫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