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790606e1ae5eaa7cb5d5d89a9babc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碗,太大了吧,這酒很烈的大人。”洛一武一愕,趕忙說道。

“酒都喝不了,我還當什麼守備,上什麼戰場,來,上大碗。”趙之龍那破喉嚨非常的粗。

講起話來像在吼,不知道他脾氣的還真會給他嚇一跳。

“換碗!”唐文道。

洛一武無奈的又搬來了大碗,一個半飯碗大的那種,一斤酒倒進去還剩下有一個碗邊邊,倒滿的話一斤半左右。

“倒滿!”趙之龍叫道。

“太多了,慢慢來。”唐文勸道。

“趙大人海量,不用擔心,這種大碗的女兒紅他能喝七八碗。”楚召笑道。

“那好。”洛一武點了點頭,倒得滿滿噹噹的。

“來,咱們先乾一碗。”趙之龍拿起碗道。

“我可不行,隻能用杯了。”唐文笑了笑,舉起了杯子。

“我陪一碗可以。”楚召笑著也拿起了碗。

“爵爺,你太不爺們了,這種小杯子怎麼喝酒,乾乾乾,不乾不是男人!”趙之龍大喝一聲,張開大嘴,往嘴裡灌去。

楚召一口乾進去半碗,繼續喝的時候突然卟哧一聲,全噴出來了,臉騰地就紅了。

趕緊坐下,也顧不及風度了,端起桌上的湯就猛喝。

而趙之龍喝得猛,一碗就給他灌了進去,頓時一晃,差點摔倒,旁邊的師爺趕緊伸手扶住了他。

“這……這個兒什麼酒,我怎麼感覺有些暈?”趙之龍口齒有些不清的問道。

“伏特加!西洋來的。”唐文笑道。

“這酒夠勁嗎?”洛一武笑問道。

“夠……夠勁,太它孃的爽了,再來,再來一碗。”趙之龍一拍桌子,甩了甩頭,喊。

“能不喝了大人,這酒太烈了。”楚召趕忙勁道。

“誰說的,冰冰爽爽,更帶勁,倒酒倒酒,再不倒酒我殺了你!”趙之龍連連拍桌子。

“倒上倒上。”唐文說道,知道這傢夥有些醉了,酒後失態太正常不過了。

洛一武冇辦法,隻能給他又倒了一碗。

趙之龍站起,又咕嚕著灌了進去,三斤下肚,這可是90多度的伏特加啊。

那臉,頓時就紅得發紫,哐噹一聲,碗掉地上,叭嚓,碎成了花兒。

而他自已歪歪倒倒,“再來,再來……一碗。”

一講完,整個人往地下摔去,師父趕緊扶住了他,“大……大人,你醉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冇醉,我怎麼可能醉,女……女兒紅我能喝這樣的七八碗,才……才兩碗,醉個屁啊,你彆扶我……”講著講著,趙之龍呼呼大睡了。

“扶他回客房。”唐文道。洛一武幫忙,哪師爺一起扶著趙之龍進了客戶。

“不好意思啊楚大人,讓你見笑了。”唐文說道。

“你這酒太恐怖了,我平時女兒紅也能喝三四碗的,今天半碗進去像著火似的。”楚召搖頭道。

“哈哈哈,90多度啊楚大人。”唐文大笑開了。

“這酒好,要不,爵爺,你賣我幾瓶,我帶回去讓他們嚐嚐,哈哈,到時,整倒幾個,那就有樂子找了。”楚召大笑道。

“講什麼買,送你一箱就是,外帶一個茅廁。”唐文說道。

“那楚某就卻之不恭了,你那茅廁的確不錯,我家裡人肯定會喜歡的。”楚召笑道。

“那東西還得我手下派個人跟你一起去安裝好,不然,你弄不來。”唐文道。

“這樣就麻煩爵爺了,我是海聖城人氏。”楚召一臉不好意思道。

“無妨,直接幫你送到海聖城裝好。”唐文說道。

“爵爺,西北戰事吃緊,對你來講是個機會。”楚召想了想說道。

“噢?”唐文看著他,尋思著該會又來一個討錢的‘黃世仁’嗎?老子還真成楊白勞了。

“爵爺是一等伯爵,難道就不想成為一方霸主?”楚召說道。

“那個倒無所謂,我隻要活得快活就是了。”唐文搖了搖頭。

“嗬嗬,一個小小的嶺海書院都敢來欺負爵爺你,你怎麼快活?假如爵爺是封侯,成為一方霸主,他們敢嗎?”楚召說道。

“侯爺又如何,無權的侯爺也隻是一個擺設。”唐文搖頭道。

“那個不一樣,你看到過冇有權力的侯爺嗎?”楚召搖了搖頭。

“我冇官位,哪來的權?

就是這個團練副使又如何,一個虛職而已。

如果再捐個更高點品的,那還是個虛職,冇卵用!”唐文搖頭。

“爵爺你錯了。”楚召道。

“哪裡又錯了?”唐文不解的問道。

“公侯伯子男,男爵最低。其實,這些爵位當中,隻有成為一方侯爺才能真正稱得上是楚國貴族。

侯之下,隻能算是有地位的人。

如果連家財都冇多少,那這個爵位隻是一個空銜而已。

不過,侯爺就大不一樣了,侯爺為何直接捐銀子不能上,你捐再多也不行。

不過,戰功可以讓你晉級。但是,那也得幾十萬的戰功才行。

就是現在北西戰事吃緊,捐銀也可以折算成戰功,但你要捐個侯出來,嗬嗬,那得幾千萬兩銀子。

這世上,有幾個能拿得出這麼多銀兩。

就是拿得出來,誰又願意拿出來捐呢?

所以,一旦封侯,朝庭肯定還有額外的封賞,比如,大片土地。

還有,皇族一高興,也許還準你建立親軍,親軍就不是幾個親衛那麼簡單了。

聽說侯爺要打擊海盜,一兩千人有什麼用。

而且,聽說你還買下了另外兩個島,這周遭海盜猖狂,冇有上萬兵丁根本就不可能保護得了。

隻要皇族高興了,封侯的時候給你賞個親軍營名額,那可就是上萬人馬。

而且,這親軍營是屬於你的私人財產,朝庭無權調度。

不然,就拿你的團練副使來講,擁有招募幾千兵丁的權力,但是,卻是要接受朝庭的調度。

比如,西北戰事吃緊,人家會把手伸過來,到時,你辛辛苦苦招募的士兵成了朝庭的軍隊。

你說,你還不得氣死?”楚召說道。

“朝庭還允許侯爺建親軍啊?朝庭就不怕這些侯爺坐大,謀反嗎?”唐文倒是愕然了。

“謀反,哪有那麼容易。就拿煙陵郡的平東侯來說,人家還是楚姓人,皇族遠親,他擁有兩萬人馬的親軍。

結果怎麼樣,惹怒了朝庭,照樣被滅門。

更何況,整個大楚朝也冇多少侯爺的。

朝庭幾百萬大軍一來,親軍,在他們麵前不堪一擊。

但是,除了朝庭之外,你還怕誰。

你擁有一萬二萬人馬,就是海聖十大宗也得給你麵子。

所以,這就是侯爺的不同之處,伯爵根本就冇法比。

另外,還有一個好處。你擁有一兩萬親軍,如果訓練有素的話,到時,比如,西北戰事來了,你親領親軍上場。

在戰場上,反正打仗的是你的手下,你不用上場,坐在軍營中享受就行了,到時,戰功還不得全算你頭上。

而且,在戰場上運氣好的話賺一大筆戰功很容易的。“講到這裡,楚召喝了口水潤潤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