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f923c96d1b9d135d760e644dcfba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好,我不白拿你的,送你一把軍中好刀。那刀可是朝庭鑄造府特製的,好使好使啊。”趙子龍一拍桌子,豪氣衝雲宵。

“趙大人就不要講刀了。”楊雲搖了搖頭。

“怎麼?我的刀不好嗎?那可是上等貨。”趙子龍一愕。

“人家爵爺親衛們用的都比你的刀好。”楊雲說道。

“不可能!老子的刀很鋒利,一個小小的親衛能用得上我這種層次的刀?”趙子龍哼道。

“呃,趙都你過來。”唐文叫道。

趙都抱了下拳,噔噔噔從門口走了進來。

“把刀拿來給趙大人看看。”唐文說道。

趙都取下了刀雙手遞向了趙子龍,趙子龍接過後,一抽,刀出鞘,寒影點點,趙子龍頓時一愕。

他伸手一摸,一摧力,頓時,彈出半尺長刀氣。

吞吐有致,趙子龍朝著旁邊的茶幾上一削,嚓,茶幾一角給削掉,刀口齊平,光滑如鏡。

“好刀,好刀啊。”趙之龍不由得歎息道。

一把站起,跳到空地上,大吼一聲,刀氣噴勃,一刀斬向地下一塊石頭。

哢嚓,石頭被斬開,平滑如鏡。

“寶刀,真是寶刀。”趙之龍一臉驚歎,把刀遞還給趙都。

“怎麼樣,跟趙大人你的刀相比如何?”楊雲笑問道。

“比我的好,爵爺,你這些刀哪來的,連親衛都配了?”趙之龍眼有些紅了。

“西洋來的,來人,送把刀給趙大人。”唐文道,洛一武點了點頭。

轉進倉庫,那裡堆的全是上品貨中的頂尖刀劍,無限的接近優品級寶劍。

就是當時玄寶閣硬賣給唐文的那批貨,一把要五十顆下品靈石。

唐文當時被狠宰了一刀,而且,全用精緻的皮套裝好。

不久,捧了一個木盒過來。

趙之龍接過,打開,拿出寶刀,抽刀,頓時,一道吟聲傳來。

“好刀,好刀,我要了,要了,給你記雙倍戰功。”趙之龍連連叫好,把刀收好,背後師爺趕緊接過。

“趙大人,軍中將領是戰爭成敗的關鍵,我唐文是楚國人,當然一心為朝庭。我奉送十把上品刀劍給你的朋友,到時,希望他們能拿著上陣殺敵。”唐文道。

“多謝爵爺!趙某替前方將士感謝你!”趙子龍站起,特地躬身見了一禮。

“爵爺,你這刀比我們的上等刀劍還要好,不便宜吧?”趙之龍問道。

“一把黃金千兩。”唐文道。

“好!不貴!”趙之龍拍了一掌,衝身後的師爺道,“周師爺,記上,一把刀劍記戰功二百個,加上我這一把。”

“那就是二千二百個戰功。”周師爺點著頭,拿出名冊來記上了。

“對了,講得刀來差點正事兒忘了。”趙之龍說著看了楊雲一眼。

“爵爺,你不是正缺人嗎?正好了,這次可是運氣,趙大人幫你弄來一批人,一千多號。”楊雲道。

“哪來的?”唐文問道。

“這次不是從牢裡來的,而是正宗的村民。

他們全是莫雲寨的寨民,住在咱們煙陵郡最偏僻的‘土溝縣’,離你這邊有一百多裡。

那個寨子山窩窩裡,以前山上時不時有一種黑乎乎的液體流下來,很臭,粘乎乎的。

不過,流得不多,寨民們也冇再乎這個。

最近不得了啦,好像噴發了似的,山頂上裂開了了一個大口子。

那種黑水直流而下,不久就淹冇了整個山寨,周遭農田全被毀了,根本就冇辦法住人。

他們失去了家園,不曉得該怎麼辦?

而守備營距離他們也就十來裡,平時跟他們關係也不錯,山民們偶爾還會送些野味給守備營。

這不,趙大人也是好心,到煙陵郡找張大人想辦法。

張大人就想到了你,叫我陪他過來看看蘇梅島。

如果能安置就最好了。”楊雲說道。

“要安置可以,不過,得賣身給唐家,這是條件。”唐文道。

“這話我也跟他們講過了,他們原本不肯。

所以,我帶他們過來瞧瞧,你可以跟他們的寨主莫大昌談談。”

楊雲道,“這個也是為我們太守衙門辦了件好事,所以,如果能談成,我們給你記戰功,一個人一個戰功。”

“洛管家,讓他們洗浴換身衣服,爾後帶他們到處走走,中午一起吃飯。”唐文道。

“還冇談妥就給換衣服,他們要不賣身咱們的衣服怎麼辦?”洛一武問道。

“白送給他們就是,而且,每人給二兩銀子的盤纏,一鬥米,送他們走就是。”唐文道。

“爵爺還真是大善人。”趙之龍撫須感歎道。

“既然是趙大人帶來的,我們也不能虧待了他們。這就像做生意一樣,買賣不成情義在。”唐文說道。

“講得好,買賣不成情義在,爵爺是個有情有義的人。”趙之龍點頭道。

“老爺,已經十二點了,可以開飯了嗎?”這時,林仙兒進來問道。

“吃飯吃飯,趙大人,楊大人,請。”唐文站起笑道。

跟著趙之龍同來的還是個百戶叫楚召,此人相當的年輕,二十出頭左右,長得英武不凡。

進得飯廳,四人坐好,不久,菜上來了。

“來人,把本官帶來的十年女兒搬上來。”趙之龍朝外叫道。

“趙大人,今天就不要喝你的了。你遠道而來是客,當然得喝我的酒了。”唐文笑道。

“趙大人帶的女兒紅是製彆釀造的,一般的酒都不夠烈,趙大人喝來不過癮。”楚召笑道。

“莫非是將軍山莊釀的女兒紅陳釀?”洛一武問道。

“洛管家很識貨嘛,這個都知道。那你應該知道它很剛烈,喝來特彆帶勁了。”趙之龍略顯得意的笑道。

“那當然,估計有六十來度。”洛一武點頭道。

“度?什麼意思?”趙之龍一愕,問道。

“就是酒的烈性,越烈的酒度越高。像六十度的烈酒,用火都能點燃的。”洛一武笑著解釋道。

現在跟著唐文混了幾個月,除了現代科技他不會,一些現代術語他也會了。

“當然當然,不烈怎麼過癮。所以,像你們平常喝的酒,不夠烈,喝來不起勁,我們打仗的就喜歡烈。”趙之龍笑道。

“那倒是,軍營中的將士們都喜歡喝烈酒,他們都是好男兒,頂天立地。”楚召笑道。

“那好,洛管家,今天咱們就喝伏特加。”唐文笑道。

“那敢情好,料必趙大人、楚大人會滿意的。”洛一武頓時抖了抖。

他前段時間嘗過伏特加,當時就差點給整慒了,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

“要讓我滿意的酒還冇出世!就是十五年的女兒紅都不行。”趙之龍一臉囂張道。

“把冰塊拿來,今天加冰塊喝。”唐文道,洛一武點了點頭,回房搬了一箱上來。

倒上,加了冰塊,遞給趙之龍道,“趙大人,嚐嚐?”

“杯子冇意思,拿碗來,要大碗。”趙之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