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4fb991f5006c822bfbe94fdb5955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時打傷摩雲剛的時候唐文也曾經誇下海口,說世上冇人能救他,要救他就到蘇梅島上去。

這個,估計隻有唐文有辦法。這事,本來就是摩雲剛做得不對!

咱們可以把摩雲剛抬到蘇梅島,付些銀子給唐文,這事就辦成了。

可是趙世龍硬要去綁人家過來,要顯擺。

甚至,回來後把唐文的弟弟唐豪給開除了,這下好了,把唐文徹底得罪透了。”副院李新陽說道。

“就因為這事,戰堂堂主李雄霸差點操翻了咱們長老會桌子。

唐豪是他嘔心曆血培養的弟子,那人練功天賦也相當的高,才十五歲已經六品大圓滿了。

將來跨入五品是絕對的,這樣的天才,咱們居然不要。

而且,還到學政衙門報備,取消了他的考試資格,這是要把人往死裡整。

估計現在唐豪都恨死咱們書院了。”長老,學院主事洛文相當不滿的說道。

“送到蘇梅島,讓唐文再次打我們的臉?

本來,唐文在書院鬨出這種事來咱們的臉都丟儘了,還把臉伸過去讓他繼續打?

那小子根本就是意圖不軌,叫咱們到蘇梅島,還不是顯擺,把咱們嶺海書院擱哪裡?

那是踩了再踩,簡直畜牲不如!

如此囂張小輩,就應該好好教訓。

現在倒好,趙世龍铩羽而歸,咱們更是丟儘了顏麵。

這事還冇幾天,居然在江州城傳開了,說咱們堂堂嶺海書院居然被一個破島的島主給收拾了。

聽聽,咱們書院還有臉擱這裡嗎?

這幾天,老子走出去都抬不起頭。

有時碰到朋友人家都會問蘇梅島在哪,怎麼怎麼的……

這事,絕不能罷休,一定要毀了蘇梅島,滅了唐家才行。”張明東氣勢洶洶說道。

“可那天人家是在英雄台上比武打傷人的,又不是在彆的地方。比武定輸贏咱們大家都清楚,這是合乎規矩的。”李新陽說道。

“可唐文是搞偷襲!用暗鏢傷人,太不地道了。

這種卑鄙小人,早就應該殺了他纔是。

哪還由得著他在外耀武揚威?

我看不必說了,直接派人下去乾掉他就是了。”執法長老陳萬才強硬說道。

“直接乾掉他不大好,人家可是一等伯爵,皇室貴族。

雖說也冇什麼,但終歸影響不好。

要是給外人傳出去,對咱們書院名聲有損。”大長老崔亭江搖了搖頭說道。

“難道就此放過他不成?”副院趙鎮洪冷冷應道。

“那當然不可能!正如趙世龍離開前所講的,咱們不一定要殺了唐文。但是,要讓他活得比死了還慘。”崔亭江一摸鬍鬚,陰陰的說道。

“怎麼乾?”陳萬才問道。

“嗬嗬,慢慢來,聽說蘇梅島唐家仆從不少,有幾千人。

甚至,還有親衛隊,火銃都有幾百竿,咱們要分化瓦解。

他不是江州團練副使嗎?那就先把他的火銃隊乾掉。”崔亭江笑道。

“妙,太妙了。到時,咱們請總兵衙門出麵,把他的火銃隊給征調到西北跟秦國作戰。”陳萬才笑道。

“火銃隊一走,他就是一隻被拔了牙的賴皮虎,收拾他剩下的幾個護院還有什麼問題。”崔亭江說道。

“還不忙收拾,下一步,斷了他的生意。

冇錢了,唐家也養不起那麼多下人。哈哈,下人為了活命,不得不離開。

到時,唐家人越來越少。窮困潦倒,再下一步,讓一些地痞牛牛氓到島上搗亂,天天折騰唐家剩下的幾個人。

搶了他妹妹,賣到青樓,連他母親都不放過,賣給人家……

咱們要讓唐文難受,痛苦,倍受煎熬,生不如死。

哭著喊著來求咱們,哈哈哈……”張明東陰笑,頓時,所有長老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隻笑麵虎,太可怕了。

“好了,這事就交待給張副院全權負責。”高丘冷冷的說了一句,站起,走人。

“唉……崔長老那主意太餿了。”出來後,李新陽歎了口氣。

“咱們也攔不住,算了,不管咱們的事,由著他們折騰就是。”洛文搖了搖頭。

“怪隻怪唐文太不自量力,趙世龍來綁你,你就給他綁就是了。

到時,治好了摩雲剛,書院也不可能殺了他。

最多讓他賠禮道歉,賠些銀子了事。

這麵子難道比全家人性命還值錢?”李新陽道。

“年輕人,火氣旺,終於要吃大虧。小小的唐家,跟咱們書院鬥,螳臂擋車,螳臂擋車啊。”洛文搖頭歎息。

“算了算了,不談這個了,咱們喝酒去。”李新陽笑道。

“你請客?”洛文笑道。

“你想賴前次那頓?”李新陽惡狠狠瞪著洛文。

“我是那種人嗎,我請就我請。”洛文狠狠道。

剛回到營寨,李全搶先衝了出來,老遠就道,“老爺老爺,有客人到了。”

“客人,誰來了?”唐文瞄了一眼空地上綁著的馬,應該是軍中的戰馬。

“守備,煙陵守備趙之龍大人,是楊雲陪他來的。還帶來了一批人,有一千多。”李全說道。

一聽有人,唐文頓時高興起來,三步並用兩步大步進了客廳。

發現客座首座沙發上坐著一個虎背熊腰漢子,漢子大圓臉,滿臉鬍子,一身肌肉壯碩得很,把衣袍都頂得高高的。

側後方站著一個瘦高老者,應該是師爺,再下首就坐著楊雲。

“楊大人過來怎麼不打聲招呼?”唐文笑問道。

“唐爵爺!”趙之龍一拍桌子,站起朝著唐文抱了下拳。

“趙大人,請坐。”唐文見此人還相當有禮貌,點了點頭,跟林仙兒道,“上白茶。”

“是。”林仙兒乖巧的福了一福,到後堂泡茶了。

“仙兒妹妹,白茶是要煮的,我教你。”顧含煙一看,趕緊進去道。

“煮?茶不是泡的嗎?怎麼還要煮?”趙之龍一聽,有些訝然。

楚國這地兒冇有煮茶一說,都是泡的。

“嗬嗬,這是我們老爺發明的。”顧含煙笑道。

“哈哈哈,唐爵爺,你發明的東西還不少啊。比如,這電燈,很神奇嘛。還有你們的什麼茅廁,居然還會香。”趙之龍笑道。

“大人喜歡我送你一個就是了。”唐文笑道。

“你送我茅廁?”趙之龍頓時瞪大了眼,愕了一愕,道,“這倒是天下最奇怪的禮物嗎?不要不要。”

“你不要可以給你的夫人子女用,料必他們會喜歡。”唐文道。

“可茅廁怎麼送來?”趙之龍問道。

“哈哈哈,趙大人,那個不一樣。送你的那人不大,就半丈左右,可以移動,裝在馬車上就能運走。

到時,在樓頂上裝上水塔就行了。

我家裡也有一個,是爵爺送的,我夫人孩子們差點高興壞了,天天搶著上廁所。

後來,有次張大人過來,上過我家的廁所後一直叫好。

所以,前次爵爺到煙陵,居然直接問爵爺討要。

結果,張大人又損失了幾幅字,哈哈哈……”楊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