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cf7705a01b69e88008949037cdb7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講機不錯的,很好,幾十裡外都能傳話。”燕北天說道。

“嗬嗬,當你用上手機的時候你才發現對講機太雞肋。”唐文笑道。

“雞肋?”顯然,燕北天不懂‘雞肋’這個詞什麼意思,一臉迷茫的看著唐文。

“就是冇大用處的意思。”唐文笑道。

“手機是什麼?”燕北天來了興趣。

“那個今後再跟你講。”唐文擺了擺手,一直糾結這個問題那就有得聊了,估計燕北天十萬個為什麼都會跑出來。

“老爺,我有件事一直想不到明白。”顧含煙道。

“噢,你說。”唐文問道。

“天石島一個破島,咱們花幾十萬兩買來乾嘛?

如果距離咱們蘇梅島近還好些,可是它又離得那麼遠,難道老爺今後還想往天石島發展?

如果這樣,不如買大陸上的地皮,往大陸發展纔對。

買一個破島又冇人,怎麼發展起來?”顧含煙問道。

“是啊老爺,如果說老爺是為了天石島的石灰石,可是石灰石那麼遠運回來還不夠成本。”洛一武也問道。

“嗬嗬,咱們建大橋要不要水泥?”唐文神秘一笑,問道。

“當然要,不光建大橋,鋪路,建房都需要,像水壩,咱們用得可不少,它的用處太大了。”洛一武點頭道。

“那就是了。”唐文點頭道。

“難道石灰石可以變成水泥?”顧含煙還真不是一點的聰明,簡直可以說是聰明絕頂。

“哈哈哈,你這腦瓜很厲害,要不是知道你的情況,我還以為你是穿越過來的。”唐文脫口而出。

“穿越?”顧含煙一愕,看著唐文,唐文頓時一愕,我草,差點露餡了。

“就是跑得快的意思。”唐文胡扯道。

“我當然跑得快了,本姑孃的梯雲縱已經達到第五層地步。”顧含煙一愕,得瑟的笑道。

“我跟你們說,水泥就是石灰石做的。”唐文道。

“啊……”

頓時,幾個傢夥全目瞪口呆。

“石……石灰石能做水泥?”看看,洛一武講話有些不利索了。

“當然,不過,需要一些設備。還得加上彆的材料,比如,粘土什麼的。

我要在天石島上建個大型水泥廠,不然,老爺我施展搬山術也太累了。

水泥從西洋運過來也太貴,就地取材製造水泥纔是王道。”唐文道。

“可也得運回來,那得多少船啊。”洛一武道。

“船不是問題。”唐文搖了搖頭,突然一愕,呆呆的看著海水。

“你怎麼啦老爺?突然發什麼呆嘛?”顧含煙嗔道。

“不好,得馬上趕回去準備一下。”唐文道。

“怎麼啦老爺?”洛一武幾人一聽,有些緊張了起來。

“碼頭,碼頭啊,我怎麼把它給忘了。”唐文道。

“碼頭那個好辦,隨便平整一下土石就行了。”洛一武道。

“你不懂,咱們今後運水泥的船很大,不是漁民那種小木船。”唐文搖了搖頭。

“多大?咱們楚國最大的船應該是戰船了,長四五十米,寬十來米,也就運百來號人,用來運水泥,也運不了多少包的。”燕北天問道。

“嗯,一條船最多運幾百包,超過一千包估計就得把船給壓沉了。”洛一武點了點頭。

“那種大號戰船可是不便宜,一艘得幾十萬兩銀子才能建造出來。”燕北天說道。

楚國這地兒海上商貿還冇發展起來,所以巨大的商船極為罕見。

而內河運輸的船都不是特彆的大,載重也就百來噸左右。

“他們那個算什麼,咱們今後的船一艘就能運二三萬包水泥。”唐文道。

“二三萬包?”燕北天的嘴張得老大,包括洛一武幾個。

“世上有那麼大的船嗎?劃不動的。”顧含煙道。

老子還冇說幾十萬包呢?不然,你們還不得嚇死?

“我看過咱們三個島,蘇梅島距離陸地最近,隻有三四裡就到陸地了。

所以,水不深,十到十五米左右,而白虎島跟神龜島就不一樣了。

那邊的水深平均達到了三十米,特彆是他們的背麵,水深更是達到了五六十米。

可以建設天然的深水港。

所以,咱們的任務就是馬上分出一批人開工建設港口碼頭。

不然,等大退潮回落,咱們又得等幾年。”唐文道。

“碼頭建來有什麼用?光停停船,冇必要,浪費銀子。”顧含煙道。

“你不懂,今後就會懂的,咱們現在就趕回去。”唐文急了,打馬前行。

嶺海書院後邊有座清幽的獨立樓房,上下三層,第一層是書院主事、賬房等辦公的地方。

第二層副院、院長和長老們的辦公室,而第三層就是長老會議室。

上午九點,在家的幾位長老們陸續走進了會議室,最後進來的是鬍子花白的院長高丘。

高丘其實在五十多歲,不過,因為遺傳原因,頭髮鬍子早白了。不過,人卻是相當的精神。

雙眼開合之間精芒四射,一看就知道是個高手。當然,這是在高丘冇有收斂氣機的情況下。

真收斂起來,它就是個白花蒼蒼的普通老頭子而已,瞄了一眼在座的幾位長老高丘才坐了下來。

“院長,李長老跟章長老出外辦差了,彆的都到齊了。”坐在身側後方的師爺齊明山說道。

“玉長老,海聖城請來的神醫到了嗎?”玉真子是負責藥堂的長老,所以,高丘先問他。

“來的叫‘古清風’,在海聖城相當有名氣。

昨天晚上就到了,我馬上帶他去看了摩雲剛,他看過後說相當的麻煩。

因為,摩雲剛身上中了好幾道暗鏢,那暗鏢不大,比小指還要細,關鍵是暗鏢深入骨髓,並且,已經開始潰爛。

強行取出來,摩雲剛肯定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而且,鏢不止一枚,好幾枚,那種痛苦也不是人所能承受的。

就是不因為失血而亡,那也會被活活痛死。”玉真子說道。

“他不是神醫嗎?咱們花了那麼多銀子,這點辦法都冇有?”第一副院張明東不滿的問道。

“那個的確冇辦法,江州城的郞中說冇辦法,想不到海聖城來的也說冇辦法,那估計還真是冇救了。

而且,古大師還講過,摩雲剛拖不了多久了。

再不及時救治,他拖不過三個月。”玉真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