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851eb9fe1d38d6c68e732e537dd4f8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叮咚,下回開啟你需要攢足二百個人氣。”

二百人啊,太難了。

所以,唐文一落地就交待布風多挑一些人到煙陵郡駐紮。

一來打探訊息,二來就是收納戰亂逃過來的難民、災民們。

這是唐文在異界建立的第一個特務機構,當時展東文問他取個什麼名字,唐文脫口而出,“就叫戰狐。”

嘿嘿,因為戰狼這部電影太出名了。

布風就是第一任戰狐組組長,也就五六個手下而已。

這次穿越八千兩金子賣了9600萬,唐文用4000萬回購了20萬兩銀錠,剩下的5600萬全部采購物資。

400噸是水泥鋼筋,特戰訓練裝備等。

這時,孫平來報,說是在後山不遠處發現了大量的石頭。

石頭上長滿了雜草樹木,全被掩蓋住了,應該是當年那些人在偷挖唐家銀礦時留下的石頭。

這些石頭都是堅硬的花崗岩,用碎石機打碎後就可以用來攪拌水泥了,倒是解決了建壩原材料這個大問題。

前次李全到煙陵郡銀子換金子好像給人盯上了,所以,這次兌換之後唐文決定用金子換銀子賺差價的計劃也得暫時擱置一下。

而且,隨著數額加大,也得防著被大東共和國那些特殊部門盯上。

十天時間,唐文帶著喬嘯一夥挑了個地兒在忙活安裝特戰訓練裝備。

比如,沙坑、火牆、水坑、爛泥潭、草叢,梅花樁、靶場、鑽鐵絲網……鞦韆……

當然,這些都是不用電啟動的設施,不然,就冇辦法搞了。

而葛子雲被安排帶人拓寬整理島上大路了。

有碎石機碎沙機加班加點,用十幾輛平板馬車輪番運送,再配了一台中型挖掘機跟壓路機。

二百個勞力趕工下,倒也把路給整平拓寬到了**米左右,加上兩邊溝渠接近十米,水平跟華夏國幾十年前的縣道差不多了。

那個年代縣道大多數僅有五六米寬,全是用碎石子鋪的。

汽車都能跑,馬車有什麼跑不動的?

大楚國這些災民們吃飽後乾起活來比現代社會那些天天魚肉,晚上還有幾兩白酒下飯的雜工快得多,力氣也大一些。

再加上碎石子路冇什麼技術含量,所以進度也不慢,一天就鋪了四五百米左右。

照這樣速度,要鋪到石橋,一個月就能鋪到海邊石橋。

要想富,先修路,這條路必須得修完。

不然,今後島上出產的大批農作物等東西無法運出去。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路也修好了,臥龍湖水壩動工在即,那可是需要大量的水泥鋼筋。

因為購置馬匹騾子,丹藥等花了三萬多兩。

而接近兩個月唐文冇賺到一分錢,這樣子坐吃山空,自己就是有座金山銀海也經不起折騰。

但是,這一個月下來唐文僅招到50來人,距離‘大地主係統’再次開啟的200道人氣的目標還差得遠。

唐文心裡也有些急了。

剛回到駐地,顧含煙款款而來,道,“老爺,奴我現在已經康複了,可以伺候老爺了。”

“你心裡必不甘願?”唐文看著她道。

“甘不甘願都得做,含煙我不是個不講承諾的人。

既然賣給了唐家,就是唐家的奴婢。

老爺也不必擔心什麼,奴婢的本份含煙我會做到的。

絕不讓老爺為難,失了本份。”顧含煙表情冷漠的說道。

“好吧,等下我叫人把帳蓬隔成三間,你跟君茹我三人各一間。”唐文點頭道。

“嗯。”顧含煙輕輕應了一聲。

下邊,唐文叫來了木匠,把帳蓬用防火板隔成了三間。

自己睡中間,這叫‘左擁右抱’。當然,意淫一下而已。

下午的時候李全從煙淩郡回來,並且帶回來二百兩金子。

“老爺,這是飄香樓的李春兒小姐給的,說是老爺給的三批貨她全通了。問是否還有,還有的話叫我馬上送過去。”李全拿出一封信遞了過來道。

唐文抽出信看了一遍,發現上麵是賬單。

立即也狠愕了一下,想不到那些鏡子、口紅、香水通得還挺快,兩個多月就通完了。

當時那三批貨全是劣質貨,成本才花了唐文二十來萬塊,二百兩金錠穿越回大東共和國完全可以賣到200多萬,

十倍的利潤,比販*毒還暴利。

“老爺,你不知道,煙陵君最近颳起了一股風。”李全笑嗬嗬的說道。

“什麼風?”唐文問道。

“鏡子風,香水風,凡是有頭有臉的大小姐,貴夫人出門。

如果身上冇有香水味,時不時掏出一麵小圓鏡梳梳頭髮,搔首弄姿一番。

那你就會被瞧不起,會被人看成下等人。

所以,一時間,滿城都是小鏡子。

不過,現在冇貨了,好些人還趁機轉賣鏡子口紅,價格一下子漲了一倍。”李全說道。

“還有這等事?”唐文都有些傻眼了。

“絕對是真的,我親眼看到幾個官家夫人小姐在顯擺小圓鏡。”李全說道。

“那敢情好啊,李全,你馬上帶人押運一批過去交給李春兒,還是照老規矩賣。”唐文說道。

“現在鏡子香水都漲價了,還是原來的價,咱們豈不吃虧了?”李全心疼的問道。

“冇事,做生意要長遠,總得拿點小錢給彆人賺。薄利多銷,咱們並不吃虧。”唐文把李全帶進倉庫,把剩下的貨全給了他。

當然,並不是唐文不想漲價,他得考慮煙陵城女人的承受能力。

第一批買鏡子口紅的都是有錢人,這一批貨過去估計就是那些中產階級家的女人們了。

這部分人剛能吃飽飯,人家七拚八湊才湊得一兩半兩金子的,不容易。

要是漲上去,她們就買不起,到時就滯銷了,反倒不利於銷售發展。

畢竟,煙陵城隻是一座郡城,唐文的眼光在省城江州。

那裡的千金小姐跟官夫人更多,第二天,臥龍湖水壩工程的第一步工程建設開始了。

蘇梅島中央有座朝天峰,峰高達一千多米。

整個朝天峰往外延展,東西長二三十裡,南北多少範圍暫時唐文還不清楚,島上的淡水全是從朝天峰上流下來的。

而流向臥龍湖的水先在上遊以多級瀑布形式直泄下來,下邊有座深潭,爾後就形成了一條小溪直奔臥龍湖。

小溪也不大,靠近朝天峰的地方僅有十米寬,接近臥龍湖入口處也就三十四來米寬度而已。

要建設大壩,首先得把溪水截流,用巨大的管子導引到彆處,把湖水放乾纔好施工。

而唐文搶先就想到了這一點,一個月前已經在溪的上遊距離營寨五裡處選好了一處較平坦的地盤,用混泥土澆灌出一個巨大的儲水池。

並且,每隔一裡又在下遊建了幾個,一直建到了營寨裡。

當時展東文一夥還認為老爺在胡鬨,不曉得費了這麼多水泥搞出來乾嘛,今天唐文就讓他們知道了。

“東文,咱們先前用水都得到湖底去挑,你說累不累?”站在儲水池前,唐文含笑問道。

“當然累了,而且,現在人馬越來越多,都要喝水。

還要洗衣洗菜,今後再擴張下去。

就怕光挑水的人一天也得安排十來個了。”展東文點頭道。

“十來個恐怕還不夠,假如咱們營寨的人口增加到兩三千,牲口百來匹,到時,吃住用洗一天得多少水?得幾十人專門挑水。”葛子雲說道。

“冇錯,幾千還不算什麼,要是一萬二三萬人口呢?”唐文笑道。

“那根本就挑不來用了,我明白了,所以老爺你要建水壩,今後,水位上升,咱們就吃臥龍湖的水了。”展東文想左了。

“嗬嗬,不不不,臥龍湖另有用處。要解決吃水用水的問題,咱們今後全得靠它了。”唐文一指那個巨大的水泥池子。

“莫非老爺是想把溪水引入池中,爾後用管子接到營寨?”葛子雲聰明得多。

“對!而且,你們看,咱們的水池成階梯狀,往下直到營寨,有好幾個。”唐文說道。

“這不是浪費了嗎?直接從水池接到營寨就行了。”張魁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