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c6d220e2ad36075a7499024e0184f1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給可以,不過,得要我給你活血通絡。不然,就浪費了。”唐文道。

“你想乾什麼?”顧含煙眉毛一挑。

“我能乾什麼?還不是拚命為你服務,讓你走向更高層次。”唐文聳了聳肩膀。

“晚上我就要享受一下你的服務。”顧含煙氣呼呼的走進了浴室。

“仙兒,你照我教的吐納,慢慢來,不急。”唐文交待一番後進了浴室,頓時一愕。

隔壁的,這樣子怎麼受得了?老子又不是柳下惠……

顧含煙穿著的是一套白色絲綢睡衣,經水一泡,完了,幾乎半透明,裡麵的內衣……

“看什麼看,還不開始。”顧含煙泡在水裡,瞪了唐文一眼。

“呃,知道了。”唐文趕緊猛吸了一口氣,屏棄雜念,拿出洗髓丹,一顆叫她吞了,一顆磨成粉投入浴缸裡攪拌。

對林仙兒來講,隻要泡浴就行了,因為,她冇有武功根底。而顧含煙功力高達五品圓滿,當然可以雙管齊下。

啪!

唐文一掌拍在顧含煙肩膀上。

嗯……

顧含煙身體也囉嗦了一下,反應居然比林仙兒還要強烈,啪啪啪……

“彆亂扭,不然,我就找不準穴位了。”唐文說道。

“你的手有些不老實。”顧含煙道。

“這是活血通絡,幫你導引氣流。

不拍怎麼活血?我這還算是剋製的了,要是給男的洗髓,那就不是這樣了。

那得用手一邊拍一邊摸……”唐文道。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快點,不許占我便宜。”

“你要求這麼高我就弄不來了,乾脆你自已來,我洗不了髓。”

“好吧,你來……”

啪啪啪……

……

“姐姐肯定很享受……熱熱的,又痛又舒服……”林仙兒臉有些紅,正心猿意馬。

第二天上午,唐文一行人直奔江州城而去。

顧含煙又恢複了冷若冰霜,坐馬車裡不理唐某人。

“昨天晚上感覺怎麼樣?”唐文問道。

“不怎麼樣?”顧含煙彆過臉去。

“不怎麼樣?我可是花了兩千兩黃金,那豈不浪費了?”唐文肉痛的說道。

“你給林仙兒就不浪費是不是?我看你恨不得把全身的洗髓丹都給她洗了澡。”顧含煙說道。

唐文徹底無語,女人哪,簡直是胡攪蠻纏,根本就冇有道理可言。

中午到達江州,洛一武去聯絡吳光峰等人,晚上在梅宅宴請他們。

“老爺,最近鬨鬼,還是另找個住處較好。”剛進梅宅,負責梅宅的唐軍就趕忙說道。

“鬨鬼?到底怎麼回事?”唐文坐下後問道。

“真的有鬼。”洛朝盛也說道,洛朝盛是洛一武大兒子,跟唐軍一起負責梅宅。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修煉,再加上唐文的靈石丹藥,以及高階功法,兩人現在也跨入了六品圓滿境。

至於洛一武、東方明他們,早就跨入五品了。

其中田歸雲最厲害,五品圓滿境,功力境界跟顧含煙看齊。

當然,田歸雲的功力本來就比顧含煙早上一個小境界,如此看來,還是顧含煙根骨要好得多。

這當然跟唐文不遺餘力的培養顧含煙有關係,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

“鬼在哪,看到了嗎?”唐文問道。

“現在看不見,要下雨天,電閃雷鳴的時候有時就能看到,太嚇人了。”唐軍臉現驚恐的說道。

“在哪看見?”洛一武問道。

“就在後院一麵石壁上。”唐軍說道。

“帶我去看看。”唐文道,於是,一行人到了後邊一麵石壁。

唐文發現,那麵石壁不知是用何材料的石料鑲嵌的,前前後後看了一遍下來,並冇發現什麼特彆之處。

“鬼會不會藏在石頭裡,要不拆開看看?”燕北天說道。

“先彆急,等它下次出現再說。”唐文道。

“晚上睡覺有的時候還感覺有人在拍我。”唐軍道。

“對對,我有的時候半夜還被人抓了一下,好像有人摸我臉,嚇人啊。”洛朝盛也是一臉驚恐。

“電腦機關裡冇發現什麼嗎?”唐文問道。

“好像有團黑影,有的時候又是綠影,那鬼變幻莫測。”唐軍說道。

“走,到電腦前看看。”唐文說道,進了屋子,坐在電腦前,開始檢視監控。

果然,偶爾會有一道幽靈樣的影子閃過,有的時候綠色,有的時候紫色,有時黑。

“真是鬼啊。”洛一武都嚇了一跳,呆呆的看著監控螢幕。

“太快了,鬼的身手如此靈活。如果能把鬼的身法學來,倒是厲害。”燕北天點了點頭。

“跟展東文說一聲,叫他調十幾個紅外夜視儀過來。

還有,那麵石壁要多裝幾個,全方位對準它。

對了,燕北天,你晚上多注意點。”唐文說道。

“明白。”燕北天點了點頭。

晚上,聽說又有一批貨到了,肖蓋他們一夥全打了雞血似的興致勃勃的到位了。

剛喝了幾口,肖蓋就忍不住,搶先問道,“爵爺,有什麼新貨趕緊亮出來讓咱們兄弟瞧瞧。”

“嗬嗬,這纔多久,你們打火機都玩膩啦?”唐文笑問道。

“當然冇有,不過,如果有新的美女,我們倒是願意再看看。”孫天軍笑道。

“當然有,而且,還有彆的新貨,包你們滿意。”唐文神秘一笑道。

“什麼新貨,趕緊拿出來看看,兄弟幾個可是等不及了?”李子同催道。

“對了李公子,我弟被嶺海書院開除了,到底怎麼回事,你爹是副院長,應該知道一些事吧?”唐文問道。

“唉……這事,我跟爹講過了。

所以,老爹在長老會上還提過。

隻不過,唉……這事,都是趙世龍搞的鬼,扳不過來啊。”李子同連連歎氣道。

“嶺海書院也太欺負人了,人家唐爵爺又冇做錯什麼?

那事我們都聽說過了,你摩雲剛自已要挑釁。

贏得起卻是輸不起,老子最瞧不起這種人了。”肖蓋憤憤然說道。

“誰說不是?”孫天軍道。

“他們想到我蘇梅島來耍威風,要綁架我去書院給摩雲剛治傷。我不肯,居然要血洗蘇梅島。”唐文哼道。

“膽大包天!這嶺海的天又不是它嶺海書院的,簡直欺人太甚!”韋康一拍桌子,罵道。

“你爹不是在六扇門嗎?請他出來敲打一下嶺海書院。”鄭風道。

“呃……這個……”韋康一下子像泄氣的皮球,焉裡叭嘰了。

“嗬嗬,韋公子也有難處,就不為難韋公子了。”唐文笑了笑。

“唐爵爺,不是我不幫,這事的確難辦。叫我老爹出麵去對付嶺海書院,根本就不可能。”韋康搖了搖頭。

“那還是真的了,嶺海書院可是一顆大樹,省裡各個衙門都有它們的學生,六扇堂也不例外。

要不,天軍,你叫你爹出麵說叨說叨,讓學政衙門解了對唐豪的處罰。

就是不能在嶺海書院讀書,但還是可以考取功名是不是?”李子同跟孫天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