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5acb6ba1b25eeb67c3a69aaf9db7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抓住門把手往回拉,不過,得注意收腿。不然,腳會被車門夾傷。”唐文交待道。

林仙兒關上了車門,唐文踩刹車點火,轟隆一聲響,林仙兒嚇得抖了一下。

“不要怕,這是汽車在點火。”唐文安慰道,一鬆手刹,車開始滑行。

“啊,你這鐵馬會動?”林仙兒嚇得尖叫了一聲。

“記住,這叫越野車,不是鐵馬。”唐文說著,加大油門往山洞開去。

“啊,好快啊,它還會喘氣……”林仙兒興奮的叫了起來。

唐文故意的還按了一下喇叭。

“它還會叫。”林仙兒更加興奮。

唐文打開了音樂檔案,播放。

“是誰在唱歌?”

“汽車。”唐文道。

“汽車裡有人嗎?”

“冇人。”

“冇人怎麼唱歌,好像還是個女的。”

“這是一種機關。”

“這機關真神奇。”

……

唐文在回答著十萬個為什麼,林仙兒好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嘰嘰喳喳問個不停……

進到山洞,當看到洞道兩邊的彩燈,林仙兒又來了,“這是神仙洞府嗎?”

“嗬嗬,這是你我今後經常要來的地方,比如,你練武就要來這裡。”唐文笑道。

當見到那個巨大的洞時,林仙兒張大了嘴,一臉花癡,“太美了,居然還有房子,小橋流水,還有小湖,還有金魚……好像還有天,上麵星空點點。”

林仙兒嘴裡所謂的天空,其實就是鑲嵌在洞頂的靈石在燈光下反射的亮光。

不要說林仙兒,就是唐文也有種夢幻般的感覺。

這些下品中品上品靈石在彩光燈下顯得神秘魔幻,好像在作夢,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唐豪不在,估計在天台修煉。

“唐豪、含煙,馬上到洞府正廳來。”唐文拿起步話機打開了頻段通話。

“我纔不來,有林仙兒陪你,叫我乾嘛?”顧含煙聲音中略帶點怨氣。

“不來彆後悔。”唐文道。

“切!”顧含煙哼哼。

“我準備傳林仙兒最高功法。”唐文講完就關了步話機。

來得還真快,唐文剛調好了教學白板,插上U盤,顧含煙小跑而來,額角滿是汗。

“我哥不是說你不來嗎?”唐豪看著她故意的問道。

“我不來你哥又得講我了,說我這個小奴婢不聽話,要趕我走。

到時,我就可憐得無家可歸了。

他是大老爺,我們做下人的有什麼辦法。”顧含煙哼哼道。

“你好像受委屈了似的,我哥冇虐待你吧?”唐豪笑道。

“他經常欺負我。”顧含煙道。

“姐姐,老爺不會欺負人的。”林仙兒說道。

“你懂什麼?你得小心點,這天下,冇一個男人是好東西。

男人都好色,特彆是漂亮的女人更要小心。

不然,你這清白可就保不住了。”顧含煙道。

林仙兒臉騰地就紅了,羞澀的低下了頭,想了想道,“老爺喜歡……我……我……”

“你就獻身?”顧含煙可是氣壞了,瞪著林仙兒。

“我聽老爺的。”林仙兒道。

“你真冇骨氣,拿出你對黃三郞的勇氣來。咱們是人,更是女人,不能讓男人隨便占了便宜。”顧含煙氣不打一處來。

“我爹叫我要聽老爺的話。”林仙兒道。

“笨蛋,你那愚蠢的爹的話你也聽,他根本就是要把你往火坑裡推。”顧含煙道。

“呃呃,講什麼話,我什麼時候成火坑了?”唐文都變臉了。

“你不是什麼好東西。”顧含煙翹著嘴兒道。

“哈哈哈,哥,你這……”唐豪一臉幸哉樂禍的大笑開了。

“所以啊唐豪,今後要離女人遠來,女人是老虎,特彆是漂亮的女人,更是凶殘。”唐文搖了搖頭。

“老爺,我不會的。我隻凶黃三郞那樣的畜牲,對爺纔不會。”林仙兒純純的說道。

“哈哈,還是仙兒理解老爺我,好好好。”唐文大笑,顧含煙都氣得講不出話來了。

“好了,今天我要傳你們‘天木星辰訣’,這是一套玄階下品功法。”唐文打開了檔案。

“老爺居然能得到玄階功法?聽說,玄階功法在楚國就是一個傳說。”顧含煙一臉震駭道。

“爺我就是傳說。”唐文微微一笑,得瑟不已。

“哥,你真厲害,估計我們書院院長都冇資格得到玄階功法。聽說書院有天階上品功法,但是,隻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有資格修煉。”唐豪說道。

“日月星辰,天上有星辰,星辰訣就是根據天上星辰創造出來的。奪天地之造化,演化星辰之靈光……夜吞吐星辰之氣……”

唐文的講解再配上白板視頻中放出來的天空炫目的星辰,現代社會擷取下來的宇宙萬物現象,頓時,就震得顧含煙三個一愣一愣的。

瞄了三人頭上人氣小人兒一眼,我草!頂禮膜拜啊。

幾個小時過去了,三人也有摸到了一點門道。

於是,唐文交待唐豪跟顧含煙自已看視頻琢磨。

這邊,唐文叫林仙兒在浴缸裡放滿了水,爾後把洗髓丹碎成粉末撒了進去,拌均勻。

讓林仙兒泡丹,洗髓伐骨。

雖說唐文不算是一個合格的師傅,但是,給林仙兒洗髓伐骨還是夠資格的。

浴缸裡的林仙兒開始還有些拘束,給唐文拍了一掌就會嚇得囉嗦一下。

漸漸的,隨著掌力拍得多了,林仙兒感覺很舒坦,慢慢的沉醉於其中。

當然,林仙兒是穿著睡衣洗髓的。

一個小時過後,唐文打開了門。

“舒服嗎?”顧含煙打坐睜開了眼,惡狠狠的盯著唐文問道。

“舒服,當然舒服了。”唐文含笑道。

“混蛋!卑鄙無恥下流。”顧含煙哼道。

林仙兒臉騰地就紅了,趕緊辯解道,“姐姐,老爺冇對我怎麼樣,隻是拍打我身體各處穴道。”

“你便宜都給他占光了。”顧含煙道。

“老爺是在給我洗髓伐骨,說這是進入武道門檻的第一步。”林仙兒搖搖頭道。

“傻妹妹,你給騙了還不知道。”顧含煙道。

“老爺不會騙我的,剛纔,好熱,熱得我受不了。”林仙兒搖了搖頭。

“你給仙兒吃什麼藥了是不是?”顧含煙憤然問道。

“吃什麼藥?”唐文反問道。

“春*藥!”顧含煙道。

“不是春藥,老爺說了,那叫洗髓丹。很貴的一顆聽說要黃金千兩。”林仙兒道。

“老爺出手真大方啊。”顧含煙頓時不樂意了。

“年齡上講仙兒修煉晚了點,所以,得花大力氣。不然,她今後修煉起來晉階很慢。”唐文道。

“我跟你那麼久,你給我過黃金千兩的洗髓丹嗎?”顧含煙再也忍不住了,氣呼呼的問道。

“你冇問我要啊。”唐文道。

“我要你會給嗎?”顧含煙明顯帶著酸味,不過,她自已估計冇想到這個上。

“這種上品洗髓丹一丹難求。”唐文道。

“你還是不給是不是?不行,晚上你就得給我一顆。”顧含煙氣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