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23944d9137079b37a68f0190482d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君茹走了後合適的人難找啊。”唐文搖了搖頭。

“我看那個林仙兒就不錯,聽說她還是青木鎮第一美人。

而且,人家又讀過書,還會彈琴。

麵對黃三郞都不怕,甚至,不要命也要守住自已的清白。”顧含煙道。

“不大合適吧?”唐文微微搖頭。

“你冇見過怎麼知道不合適?”顧含煙問道。

“怎麼冇見過,上午不就見到過了嗎?”唐文問道。

“她那個時候蓬頭散發,衣裙臟亂,跟叫花婆差不多。

冇準兒人家打扮打扮,塗點香粉什麼就漂亮得多了。

到時,你彆看直眼就是了。”顧含煙抿嘴一笑。

“奇怪了,你好像有問題。”唐文湊近她臉龐道,瞄了一眼她頭上人氣,發現人氣小人兒此刻正在賊賊的偷笑,果然有問題。

“有什麼問題,當奴婢的不就是儘心儘力的伺候好老爺嗎?

老爺舒服了,我們當奴婢的也舒服。

所以,我叫林秀纔去製衣坊挑兩套衣裙給林秀兒。

當然,衣裙的銀子從我月例錢中扣就是了。

你若答應,我叫他們過來便是。”顧含煙道。

“我的仆從都可以免得得到衣裙,扣什麼扣?”唐文搖了搖頭。

“那個不一樣。”顧含煙笑道。

“有什麼不一樣?”唐文問道。

“我給林仙兒的布料是絲綢的,她剛賣身過來,還冇資格穿那種麵料的。所以,我付銀子就是。”顧含煙道。

“我說你早有預謀還不承認,這不,衣裙都準備好了。

無非還不是想叫林仙兒打扮漂亮些,讓我瞧上順眼就留下來當丫頭了。

到時,你就可以抽身修煉,是不是這個理兒?”唐文哼哼。

“我有什麼辦法,我總得抽出時間修煉,天天圍著你轉,我功力什麼時候才能跨入四品境。

更何況,這隻是在島上,一出島,我還是會一直跟著你。

保護你的,你擔心什麼?”顧含煙翻了個白眼,道。

“好吧,成全你,不過,到時你可彆後悔。”唐文道。

“我才懶得理你。”顧含煙嗔怪的一瞥,頓時,媚態十足,唐文都震了震,大呼受不了,衝外邊喊道,“李全,把林仙兒叫過來。”

“好的老爺,我馬上過去叫。”李全應著跑出去了。

不久,傳來了腳步聲。

“老爺,仙兒見過老爺。”林仙兒嫋嫋而來,剛到門口就很有禮貌的盈盈的一福,爾後才跨入門。

唐文瞄了她一眼,頓時一愕。

隻見她羞達達的站在門口,臉兒微紅的微微低垂著,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

在屋中兩人臉上小心的轉了幾轉,容貌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好美!比展君茹漂亮得多,也可以說她是唐文穿越過來見到的第一美少女。

當然,顧含煙的真麵目他冇見過,不曉得如何?

唐文斜瞄了顧含煙一眼,好像顧含煙也有些意外。

不由得瞄了瞄她腦袋上人氣小人兒,發現人氣小人兒目光有些不自然,似乎有點不高興。

這廝頓時有了主意,大聲衝著站在林仙兒身後的林東郭道,“林秀才,你可是生了個好閨女。”

“誠蒙老爺誇獎,仙兒蒲柳之姿,不敢當不敢當。”林秀才貌似謙虛,實則得意,頭上人氣小人兒都樂開了花,正張大嘴在笑。

顧含煙卻是不自然的瞪了唐文一眼,道,“現在給你挑了個大美女,老爺你滿意嗎?”

“滿意,滿意,太滿意了。

含煙,你真是老爺的小棉襖。

辦事得體,得體啊。”唐文誇張的摸了一下冇毛的下巴,笑哈哈的。

發現顧含煙的人氣小人兒正在鄙視自已,嘴裡在嘀咕著什麼,好像在罵自已。

不過,人氣小人兒發出的聲音自已卻是聽不到。

“姐姐,我來收拾吧。”林仙兒盈盈過來,就要收拾桌上碗筷。

“不要!我自已來,你剛來,收拾這些老爺會不習慣。”顧含煙說道。

“誰說我不習慣了,就讓仙兒收拾。”唐文差點笑出聲來,顧含煙好像有些吃味兒。

如果換成長相普通一點的女子,有人幫自已收拾還不高興?

“給她收拾就給她收拾,我得走了,不伺候你了。”顧含煙把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擱,大步而去。

“姐姐這是怎麼啦?”林仙兒真是善解人意,一眼就瞧出苗頭來了,於是問道。

“冇事,她就這個脾氣,到後山修煉了,冇空伺候我。晚上,就由你來伺候我了。”唐文說道。

“我……我我……我……”林仙兒一聽,頓時臉現驚恐,緊張的轉頭看著爹爹。

“仙兒,老爺是好人,叫你乾什麼就乾什麼吧。

今天要不是有老爺在,你將被黃三郞霸占了。

最後,肯定會給他賣到青樓,到時,咱們一家就完了。”林秀才雖說老實,但是,一點小心思還是有的。

畢竟,如果自家閨女能成為唐文的貼身小奴婢,那林家在這蘇梅島就可以橫著走了。

因為,關於唐文第一個奴婢展君茹的事這些天做工下來林秀才也打聽到了一些。

不然,就憑展東文,要不是有展君茹當初這層關係。

怎麼可能爬到今天的‘位置’?成為唐文幾個核心手下之一。

而自已兒子林東今後還有許多事要做,也得攀上唐文這根‘高枝’纔有前途。不然,他隻是一個下人而已。

“是,爹爹。”林仙兒小聲應道,不過,卻是低垂著頭,臉紅通通的。

隔壁的,剛纔老子講的話她可能誤會了……

唐文馬上反應過來,叫她晚上伺候自已,可能林仙兒誤會成要侍寢。

就連林秀纔可能都一起誤會了,纔會講那番話。

“仙兒,要聽老爺的話,老爺做什麼你都不得反對,爹先走了。”林秀才又交待了一句,躬身見了一禮,轉身走人。

“嗬嗬嗬,你爹很懂事啊。”唐文突然起了作弄之心,故意笑道。

“嗯,我爹……我爹……老爺,你救了仙兒我,仙兒我會伺候得你好好的。聽說以前君茹姐姐就伺候得老爺你很舒服,仙兒會向她學習。”林仙兒吞吐了一下,小聲說道。

“君茹冇有給我暖床,晚上就由你暖床了。”唐文說道。

“啊……我我我,我剛來,要不……”頓時,儘管已有心理準備,但是一下子林仙兒還是難以接受,頓時有些慌亂起來。

啪嚓一聲,手一抖,一個碗給碰到地上,摔成了花兒。

“老爺,對不起,奴婢……”林仙兒嚇得趕緊跪在了地上。她身體囉嗦著,一臉驚恐。

“唉……逗你玩的。你白天可能被黃三郞嚇壞了,老爺我可不是他那個畜牲,我不會乾出你不願意做的事。去吧,收拾一下,過後我教你一些東西。”唐文歎了口氣,伸手扶起了她。

“謝老爺。”林仙兒叩了個頭才站起來,她麻溜的收拾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