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d1771a218d25d01e03e16592b0518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來,一個個的賠……”唐文主持公道。

那些領到銀子的老百姓們全都朝著唐文跪下叩謝。

“叮咚!人氣澎湃,人氣已經遠遠超過穿越標準,人氣特殊,大地主係統3.0特彆開啟人氣吸收功能,吸收人氣,修複係統。”

這時,大地主空間居然有響應了。

頓時,唐文看到,院子裡站著的二千多老百姓頭上人氣小人兒都在朝著自已點頭,甚至,領到銀子的都在叩頭。

他們頭上人氣瘋狂的湧將過來?

還有這等福利?

不賣身也也能吸收他們人氣?

不管了,能吸人氣終究是好事。

唐文當機立斷,閉目養神樣子,實則,內裡摧動玄階下品功法‘天木星辰訣’瘋狂吸收人氣。

玄階功法果然了得,吸收人氣的速度跟天階功法相比,足足提升了五六倍。

兩千多人的人氣一起湧來,那的確瘋狂。

頓時就形成了一個人眼看不到的人氣旋渦,足有半隻巴掌大。

十分鐘過後,唐文長舒了一口氣。

感覺體內好像有亮閃閃的東西在蠕動,為此,唐文特地請教過高人諸葛子亮,這是功法在播種。

天木星辰訣修煉起來,就會在丹田內播下星光點點。功力越高,星光越多。

這時,大地主空間係統數據更新了,唐文瞄了瞄,發現隻有財富指數跟功力境界發生了變化。

功力晉級到了‘四品圓滿’,而財富指數增加肯定是因為自已在玄武城賺了不少靈石跟黃金造成的。

但是,人氣指數並冇能增加。

看來,要人氣指數正式的增長還得繼續購賣奴仆。

而今天吸收的人氣是因為人家感恩自已,還有的是因為自已主持了公道佩服自已。

所以,大地主空間纔會特彆開啟,吸收人氣修複空間係統。

自已做為空間主人,自已功力提升了,空間係統當然隨之成長了。

說白點,自已跟空間是一體的,自已就是空間,空間就是自已。

唐文走後,黃三郞癱軟如泥,心疼得暈死過去好幾回,“我要報仇,報仇,馬上通知我省裡的親戚,我要報仇……”

不過,剛迴轉,李全就跑出來道,“老爺,嶺海書院來人了。”

“我馬上帶親衛隊過來。”李遼說道。

“先彆急,李全,他們在哪?”唐文問道。

“隻來了幾個人,正在客廳等著的。”李全道,唐文跨進了客廳,看到一個布衣布鞋中年男子。

“楊堂主,你怎麼來了?”唐豪一看,趕忙問道。

“你就是唐爵爺?”楊顯不答唐豪,而是看著唐文道。

“嗯,楊堂主有何事?請坐,奉茶。”唐文問道。

“不坐了,我來這裡宣佈一件事就走。”楊顯說道。

“楊堂主請說。”唐文問道。

“唉……唐豪,你被書院開除了。

而且,書院已經把關於你的資料送到省學政大人處,上麵已經稽覈通過。

今後……唉……你好自為知。”楊顯歎了口氣。

“憑什麼,我做錯什麼了?書院憑什麼開除我?”唐豪一聽,臉都綠了。

如果在學政衙門掛了勾,基本上就毀了自已一生的仕途。

“你們書院好氣魄!這隻是我跟你們書院的事,居然用來毀我弟前程,唐某今天總算是見識了什麼叫卑鄙無恥。”唐文冷笑道。

“唉……好自為知吧,我先走了。”楊顯又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告訴你們書院某些人,唐某會讓他後悔一輩子的。這嶺海書院,不讀也罷。”唐文道。

“年輕人,你還年輕。

不要跟書院鬥,它的影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你這是螳臂擋車,記住記住。”楊顯哼了一聲,跳上馬揚鞭而去。

“哥……”唐豪跪地,大哭起來。

“弟,這書不讀也罷。

武進士又如何,今後跟著你哥我,你的成就會比一個武進士高得多。

今後,你要讓書院後悔,要讓書院哭著喊著來求你。”唐文道。

“可我們拿什麼跟書院鬥啊?楊堂主講過了,咱們的確不是他們對手。”唐豪哭道。

“誰說的?一個書院而已。”洛一武哼道。

“放心,哥答應你,到時。必到省城辦一個更大更氣派的書院,我要整圬嶺海書院。唐豪,到時,讓你任院長。”唐文眉頭高挑,斬釘截鐵。

“哥,真的能辦到嗎?”唐豪根本就不敢相信。

“相信你哥,他有這個能力。”李遼說道。

“明天去省城。”唐文道。

“這個時候去也冇用,嶺海書院不會改變自已決定的,去隻能是自取其辱。”燕北天說道。

“去嶺海書院乾嘛,咱們找你的老東家去。”唐文道。

“找他乾嘛?”燕北天眉毛一挑。

“談買賣。”唐文道。

“我不去!”燕北天哼道。

“你更應該去。”唐文道。

“我看到他們就想吐,為什麼要去看他們那張醜惡的臉。”燕北天憤然說道。

“嗬嗬,你去打臉不好嗎?你現在恢複得好好的了,要讓他們後悔纔是。所以,你必須得去。”唐文笑道。

“這樣啊,好像有道理,我去!”頓時,燕北天臉上掛上了陰陰的笑。

“唐豪,你現在好好練功,把功力提上去再說。”唐文交待道。

“哥,我會的,我一定要練成絕世高人。”唐豪點了點頭,擦了下淚水,大步往山洞而去。

“一武,安排個人伺候唐豪起居,就住山洞了。”唐文道。

“我馬上去辦。”洛一武點了點頭。

黃昏時,唐文吃過晚飯,跟顧含煙說道,“晚上你就不要去洞府修煉了。”

“為什麼?”顧含煙一邊收拾碗筷,轉頭一臉不解的看著唐文問道。

“勞逸結合。”唐文道。

“什麼意思?”顧含煙眉頭一擰,問道。

“就是勞動累了也得休息,不然,會累圬身子的。

有句話怎麼說,欲速則不達。

練武急不來,一口吃不成一個胖子。”唐文道。

“可是洞府裡靈陣剛裝好,我正好抓緊修煉。不然,明天又要陪你去江州,又得耽擱幾天。”顧含煙道。

“你剛跨入五品圓滿,想一下子衝進四品,那得需要時間。

這個,一直閉關修煉,那叫閉門造車,有的時候也得到處走走,散散心。

心境開闊了,自然,練起功來事半功倍。”唐文道。

“我纔不像你那麼懶,我身背血仇,還得早點跨入三品,隻有衝到三品圓滿,我纔有機會報仇。”顧含煙說道。

“不是跟你說過閉門造車不好嗎?有的時候,練功也需要靈感。

靈感怎麼說,也就是頓悟。

你看我,冇怎麼練不照樣跨入六品圓滿了嗎?”唐文道。

“你這是歪理,我不聽你的。你若需要人伺候,不如再找一個。

到時,有兩個丫頭伺候你我也好喘口氣。

比如,晚上我就可以安心到洞府修煉了,免得你又說我不在,冇人伺候著。”顧含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