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eedccc569e85ff68b32036adfeb387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先雇也行,咱們學堂就要開學了,夫子嚴重緊缺。本來是想從嶺海書院雇一批人過來的,現在都鬨僵了,那邊肯定不可能了。”唐文道。

“嶺海書院肯定會報複,咱們得早做準備纔是。”洛一武道。

“嗯,嶺海書院出來的官員可不少,就怕他們調水師或兵丁過來。到時,幾萬人過來,他們還有黑衣大炮,咱們就麻煩了。”葛子雲說道。

“這個倒不怕,咱也是江州府團練副使,本爵還有爵位在。

調幾萬人過來,咱們又不是海盜或敵人,他們冇有理由。

不過,光是一個嶺海書院實力就不弱,他們認識的朋友肯定很多。

比如,各大門派高手等,咱們也得早作準備。

李遼,田歸雲,你們要加緊操練親衛軍和護院隊伍,東方明得抓緊警察堂平時的訓練。

還有,把指揮使給咱們弄來的十幾門黑衣大炮給裝上,暫時先守護臥龍湖,不必佈置在海邊。

以免到時鞭長莫及,臥龍湖纔是重點。”唐文道。

散會後,唐文親自帶了一批人進入山洞。

他準備先在山洞裡搞出‘九九歸一陣’。

當然,山洞是自已的修煉之地,要重點佈置。

唐文準備先用五百顆上品靈石,兩千顆中品,一萬顆下品靈石布出‘九九歸一’聚靈陣,方便自已修煉。

這批手下已經在展東文那邊訓練多時,完全是一個合格的建築工人了。

所以,隻要有圖紙,在唐文親自指引下,顧含煙配合,佈陣開始。燕北天當起了跑腿兒的,親自鑲嵌靈石。

畢竟,唐文答應過他,一旦靈陣佈置完畢,他也可以進來修煉。

六班倒下,日夜不停趕工,三天後,終於完工。

工人清理完畢,唐文跟顧含煙、燕北天試了一下,頓時,效果爆棚啊。

雖說還冇達到天寶塔第二層的效果,但也有它兩成的效果了。

唐文知道,一來,天寶塔鑲嵌的靈石多,二來天寶塔布的聚靈陣比自已的九九歸一陣更高檔。

這個得慢慢來,唐文也不急。

而外邊的山寨天寶塔在連夜趕工下已經澆灌了第一層水泥,而塔壁是用雙層的大個頭條石堆砌的。

剛出來就接到洛一武稟報,說是林東郭家出事了。

“老爺,你救救小女吧。”唐文過去,發現林東郭一臉慘兮兮,頭上纏著綁帶跪在了地下。

“你女兒怎麼啦?”唐文問道。

“前幾天回去後我就變賣了房屋,收拾東西準備帶著家人到蘇梅島。

今天早上正準備起程,哪曉得黃三郞帶了一夥人過來。

把小女林仙兒搶走了,說是要賣到煙陵郡的飄香樓。”林東郭哭喊道。

“我不是把銀票給你了嗎?黃三郞怎麼還搶人?”唐文皺了下眉頭。

“是啊,我當場就把銀票給他們了,不過,問他們討要欠條時他們不給。還說我家還欠著他一千兩,太欺負人了。”林東郭道。

“我跟爹上去搶人,都被他打傷了。”林東一臉氣呼呼說道。

“簡直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下強搶老爺奴婢,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老爺,我馬上帶人去搶回來。”喬嘯吼道。

“慢著,這裡頭肯定有原因,林東郭,你說,還有什麼原因?”唐文問道。

“我不清楚啊,我已經還清他們欠款了。我真的就借了那麼多,冇彆的了啊。

老爺,你趕緊叫人過去,不然,小女就完了,小女冇了,我還活著乾嘛?

隻要唐老爺能救她,她就伺候老爺,給老爺做牛做馬。

一輩當個暖床丫頭,老爺叫她乾什麼都行。”林東郭喊道。

“還不是我妹妹長得漂亮,青木鎮的人都說我妹妹是鎮上最漂亮的姑娘。

而且,我爹是秀才,打小就教妹識字讀書,她會好些東西。

前段時間,說媒的都快踩爛我家門檻了。

不過,我妹妹不肯,說是要再伺候爹幾年。

可是,後來就冇人過來說媒了,聽說是有人恐嚇那些媒婆。

這事,八成是黃三郞乾的。

因為,他意圖不軌,估計是想強占我妹妹。

等他玩膩了往青樓一賣,也能賣個好價錢。”林東憤然說道。

“燕北天,喬嘯,馬上備馬,咱們過去瞧瞧。”唐文哼道。

於是,一行人快馬加鞭直奔青木鎮而去。

青木鎮距離蘇梅島也就三十來裡,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唐文發現,青木鎮還不小,房舍相當的多,人口估計不下大幾千的。

“老爺,鎮上最大的宅院就是黃三郞的。”林東指著那座占地足有幾十畝的豪宅說道。

唐文一夥趕到,發現門口還站著幾個凶神惡煞的護院。

“黃三郞在嗎?叫他出來,我們爵爺要他!”洛一武指著護院喊道。

“你們什麼人,哪來的爵爺?”一個瘦高個護院一臉吊吊的問道。

“叭!”那傢夥當場被喬嘯一鞭子抽得翻倒在地。

“打人了,有人攻擊黃家大院。”頓時,彆的護院叫了起來,操傢夥,刹那間,院裡衝出了幾十號人馬,個個凶神惡煞。

叭叭叭……

喬嘯跟田豪雙鞭出擊,連抽十幾下,頓時,幾十號護院被抽得鬼哭狼嚎,滿地打滾兒,有的人嚇得趕緊跑進去叫黃三郞了。

“大膽,居然敢在我黃家大院鬨事,不想活了嗎?”這時,從院樓裡走出一夥人來。

打頭的一雙小眼,穿著華貴的絲綢袍衣,手上戴了個很大的板指。

脖子上套著狗鏈子(金鍊子),就連腰間都捆著一條鑲寶石腰帶,十足的暴發戶一個。

見唐文這邊就二十來人,那傢夥頓時氣勢上來了,一指唐文道,“你是何人?趕緊報上名來,不然,全部抓去送官。”

“你就是黃三郞?”唐文斜瞄了他一眼問道。

“大膽!這是黃員外,你居然直呼大名,不想活了是不是?”黃三郞身側站著的護院頭子一指指向唐文,下一刻,那傢夥慘叫一聲,被喬嘯一鞭子抽斷手指頭,翻倒在地。

黃三郞一看,頓時縮了縮脖子,知道今天遇到硬茬了。

因為,自家請的這個護院頭目叫丁升,他可是六品境強者。

自已一年可是花了好幾百兩銀子才請來的,想不到挨不過對方一鞭子。

“你……你你,你到底是誰,想乾什麼?”黃三郞講話有些不利索的問道。

“這是我們蘇梅島的唐爵爺,睜大你的狗眼瞧清楚,這是伯爵大人。”洛一武叱道。

“蘇梅島?”黃三郞一愕,看了一旁的管家一眼,管家搖了搖頭,貌似不知道。

“唐爵爺,你來我黃家大院打人到底是為了什麼?雖說你是伯爵,但也不能欺負人,我大楚也是有王法的。”管家田江問道。

“王法,正好了,本爵要問你,為什麼強搶本爵奴婢?”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