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ffd47783bc05be9ae69c8b7cfeae0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老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林東郭搖了搖頭道。

“莫非你想跟我們一樣賣身給唐家?”一旁的洛一武隨口問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我聽說如果是秀才,因為秀纔有功名,所以賣身銀子也多一些。

而且,我家裡還有老孃、娘子去年得病死了,欠了一大筆債。

剩下兩個孩子,一個男的一個女的,他們都十五六歲了,也可以乾些活了。

聽說唐老爺可以買全家的。”林東郭說道。

“你若肯賣身唐家,你自已因為是秀才,有學識,會計賬。

可以給你安排到賬房子或者到蘇梅學堂當夫子教書。

你的賣身銀子五十兩,每個月例錢三兩銀子。

你的老孃應該能乾一些針線活,賣身銀子三十兩,兩個孩子都十五六歲了,可以進學堂讀書。

如果會武功還行,可以編入親衛隊或護院隊,也可以乾些活,他們倆賣身銀子每人四十兩。

所有人都給月例錢,你若同意,現在就可以簽定契約。”唐文說道。

“老爺,我欠了外邊三百兩,我全家賣身銀子共計160兩,還差140兩,能不能先賒賬,今後在月例中扣除。”林東郭說道。

“你拿的是高利貸吧?”唐文道。

“冇錯,他娘子去年病重,花了幾百兩。

林秀纔是從我們鎮黃三郞處借的錢,利息太高了,一天就要十兩銀子。

前次來討債,林秀纔拿不出來,還被打了。

黃三郞還揚言,再不還債就要把林秀才的閨女抓去賣到飄香樓。”旁邊一個大嫂說道。

“你的事我派人去跟黃三郞解決,這樣吧,你欠黃三郞的銀子我替你還一百兩,剩下多少錢到時月例中扣。”唐文道。

“林東,趕緊過來感謝唐老爺。”林東郭眼淚直流,忙點著頭衝後邊喊道。

下一刻,從人堆裡擠出一個年輕男子,朝著唐文跪下直磕頭。原來,他也跟著老爹一起過來打短工了。

“有紙筆嗎?我自已寫賣身契。”林東郭說道,還生怕唐文反悔。

畢竟,唐文幫自已還還了一百兩的債,這樣的好東家哪裡去找?

“賣身契約我們已經列印好,你看後冇意見的話簽上名字就行了。”洛一武跑回板房,不久,從公文包裡掏出了幾份合同。

因為唐家經常要買人,所以,唐文搞了個賣身合同範本出來。

列印了N張,到時,隻要簽字畫押就行了,方便快捷。

林東郭真有些盲目相信唐文了,也是給債務逼得快瘋了,所以,看都冇看,就按洛一武的指點簽字畫押了。

“唐老爺,我叫張憨子,彆人都說我傻。不過,我力氣很大的,你要不要我家?”這時,一個看上去五大三粗,塊頭足有一米八三左右年輕壯漢擠了出來問道。

“力氣很大,你能有多大力氣?”李遼都笑起來了。

“他是人傻力氣大,就剩下一把子力氣了。”有人笑道。

“唐老爺千萬彆買他。”

“為什麼?”唐文問道。

“因為他太能吃,你看看,這些天跟我們做工,他一個人每頓都要吃一鐵鍋。如果飯菜要錢的話,賺的工錢還不夠飯錢。”

“那豈不是比豬吃得還多了?”

“你還真彆說,他比我家的豬吃得還多的。”

哈哈哈……

頓時,大家鬨堂大笑起來。

“那邊有鐵鎖,你去試試,看看能提起多大個的過來。”唐文指著角落處的鐵鎖說道。

“老爺的意思是個頭越大我的賣身銀子越多了?”張憨子一臉興奮的問道。

“當然。”唐文點頭道。

“我去!”張憨子猛地吼了一聲,噔噔噔往鐵鎖走去,看了看,跑到最大的個麵前,蹲下,一手抱去。

隻不過,那鐵鎖紋絲不動。

“哈哈哈……”

“真傻!”

“那鐵鎖怕不是有上萬斤吧。”

……

“起!”張憨子頓時臉就紅了,氣得朝著手掌心上吐了一把口水,搓了搓手,大吼一聲,往下猛地一蹲,抱起鐵鎖,憋紅了臉往上。

“動了!”

“是動了……”

“啊,起來了起來了。”

……

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為,那鐵鎖緩緩的被張憨厚硬是抱起來了。

就是李遼跟洛一武都驚呆了,包括燕北天都愕了一愕。

“來,你能抱著它走過來我就給你一千兩賣身銀子!”唐文也相當意外,心裡一動,指著張憨子喊道。

張憨厚不敢吭聲,怕一口氣泄了,他腿顫巍巍的抖著,臉憋得都快成狗血了,不過,他終於艱難的挪開了一步。

不久,又挪開了第二步,第三步……

每一步都很慢,五十米的距離,張憨子足足走了十幾分鐘,終於抱到了唐文麵前。

“恭喜你,一千兩到手了!”唐文點頭道。

“卟……”

張憨子突然口噴鮮血,抱著鐵鎖倒頭栽去,唐文趕緊一把推去。

鐵鎖給推得飛到了旁邊,嘭地一聲砸在地上,纔不致於把張憨子給壓扁。

“你……你救了我,我不要一千兩,給我五百兩就是。”張憨子吐著血掙紮著說道。

“拿賣身契來,一千兩也拿來。”唐文道。

“我真不要那麼多,你救過我。”張憨子掙紮著說道。

“你練過武嗎?”唐文問道。

“冇有。”張憨子搖頭道。

“家裡還有什麼人?”唐文問道。

“我老孃一個,冇彆人了。”張憨子說道。

“好,一千兩,包括你老孃一起。”唐文道。

“不不,我冇練過武,隻是一身蠻力,隻要五百兩,你救過我,我不能知恩不報,那我成畜牲了。”張憨子堅決搖頭。

“這樣吧,我先給你五百兩,剩下的五百兩給你存著,到時,本爵給你安排個媳婦怎麼樣?”唐文說道。

“可不能太醜,不然,我不要。”張憨子一臉正經的搖搖頭。

哈哈哈……

“我說張憨子,你有媳婦就不錯了。”

“就是,還挑三撿四,你得感謝唐老爺了。”

“放心,我會給我挑個漂亮的。”唐文都忍不住笑出聲來道。

“像她這樣的就行。”張憨子突然一指站在不遠處的展青眉道。

頓時,全場一愕,頓時笑瘋了。

展青眉頓時羞得滿臉通紅,憤怒的朝著張憨子啐了一口,羞得跑了。

“我說張憨子,那可是人家展堂主的妹妹,你也敢想。”李遼笑道。

“啊……展堂主,我隻是說像你妹妹那樣的,我可不敢娶你妹妹,我高……高攀不上。”張憨子趕忙搖頭道。

“有什麼高攀不上,不過,展青眉的確很能乾漂亮,現在的製衣坊就是由她在負責。你要娶她這樣的,你得努力纔是。”唐文鼓勵道。

“我會的,會的會的。”張憨子連忙點頭。

“今後你就跟著我跑腿,媳婦包我身上。”唐文說道。

“謝東家,謝謝東家。”張憨子一把跪下,連連叩頭道。

“老爺,還買人嗎……”

“要,當然要。”